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林思琪回来了!
    “废物!”电话那端冰冷的机械音打断了她的哀求,“废物就没有利用价值。以后不要联络我了!”

    “你!!”要命张刚要破口大骂,当初说的好听,只要自己解决了顾雪舞他们就会许以重诺。

    可是现在这样明显是过河拆桥啊!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嘟嘟声,要命张发疯一般不断重复拨出电话,可令她绝望的是,反复听到的只是同一句话。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您查证后再拨……”

    ……

    慈善拍卖会。

    这里是星耀最大的一个大礼堂,进门右手是整面墙的大屏幕,而屏幕前则是一排排的椅子和号码牌。

    在礼堂的另外一边则是一个大型的舞会摆设,四周是加长的桌子,上面摆满了酒水和点心。

    整个宴会厅占地广阔,可以容纳近千人,悠扬典雅的音乐缓缓而起。

    大厅内,时不是传来一阵的热闹声,在门口众人的欢呼声中,各类豪门贵客在众人的注目礼中缓缓入场。

    高空中旋转闪光灯不断,欢呼激动的声音此起彼伏。

    顾雪舞坐在角落里看着眼前的众人觥筹交错间不断的相互交谈,指间有节奏的敲击在腿上嘴角划过淡淡的嘲讽。

    这泾渭分明的区域里分成了不同区块,代表着不同的年龄和阶级。

    穿着时尚的年轻人们聚集在一起,灯红酒绿,帅哥美女们觥筹交错。

    举杯畅谈中,彼此交换着家室背景,互相暗中比较身价、父母、学历,这里只有一个核心——攀比。

    而大厅另外一侧,穿着定制款西装,打扮得沉稳得体的学生家长们,则显得稳重许多。

    他们谈吐大方得体,言辞虽然含蓄却犀利尖锐,彼此都如同千年老狐狸一般,刺探各家最新的情况。

    表面上是在畅谈时政经济,可核心内容,却是试探与猜忌。

    而大厅当中布置的最为舒适,位置也最为重要的区块,却被一群上了年纪的老头子、老太婆们占据。

    不过他们可不是一般的老人,而是最早一批出自星耀的莘莘学子们。

    他们的身份,无一不是国家当中举足轻重的学术大师。

    与轻浮张扬的二代、市侩铜臭的商人们完全不同,这个区域里的大师们,彼此之间进行的是纯粹学术上的交流讨论,觥筹交错间,挥洒肆意的谈论诗词、学术,颇有魏晋年间竹林七贤的放肆不羁。

    突然间,宴会大门打开,一对壁人缓缓走入会场。

    男子一袭黑褐色手工西装,身姿俊美颀长,二十多岁的年纪,五官精致,举手投足间透着世家子弟的高贵优雅。

    他一入场,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便落在他身上,而他此时身侧的女伴也是明亮纤丽,一袭祼粉色的晚礼服,袅袅婷婷,动人心弦。

    “哎?这不是七班的转学生林思琪?”

    “她不是请了长假,怎么今天回来了?”

    “这架势还看不出来?专门回来和顾雪舞别苗头的!看来今天的舞会又有热闹可看了?”

    “她旁边的男伴……是不是国学大师郭老的高徒黄致远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