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豪门寡情义
    幕老爷子的卧房里,他并未如外人所想像那般昏迷不醒,尚在弥留之际。

    此刻,慕海霖孤独的靠在床头,面若金纸,不停的咳嗽,自觉口中的血腥之气越发浓厚。

    慕海霖好不容易缓过气来,长叹一声,疲惫的靠在床头,怅然又带着悲愤之情的望着窗外。

    豪门寡情义啊……

    想他慕海霖自诩诗书世家,家学渊源。

    谁曾想,最孝顺的小女儿含恨离世,而陪在身边的三个儿子,小儿子是个懒散不管事的性格,老大老二又是如狼似虎的性格,让他这老头子晚景凄凉。

    “除了司瀚那孩子,儿子、孙子都躲着我,嫌我是个累赘,呵呵……还有谁能想到我这个糟老头子呢!”慕老爷子怅然一叹,缓缓闭上了眼睛。

    “老爷,老爷,回来了,回来了!”

    张怀然闯进房间,身后跟着同样心思急切的慕司瀚,两人皆是神情激动,可一进门就听到幕老爷子这暮气沉沉的叹息,顿时眼圈就是一红。

    “爷爷,您别总说丧气话!你看谁来了……”慕司瀚压低着嗓音,喉间有些哽咽的说道。

    “……谁?”

    慕海霖挣扎着起身,浑浊的双眼慢慢看向门口。

    一头乌黑柔顺的发,简单又落落大方的着装,还有那淡然如水的神态,慕海霖一瞬间以为自己人之将死,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女儿慕婉婷。

    “是婉婷吗……?”慕海霖不禁喃喃说道,浑浊的又布满了鱼尾纹的双眸中,终于留下了思念的热泪,

    “孩子啊,你终于,终于来接爸爸了吗……?”

    滚烫的泪,顺着老人沧桑的脸庞滚滚而下,落在他满是皱纹的手背上,也落在顾雪舞自认为已经固若金汤,丝毫不会动摇的心上。

    她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那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为了自己早已死去的女儿悔恨终生。

    眼眶有些酸涩,喉间有些哽咽。

    她不由得想到前世的自己,是个连父母都不知道的孤儿。

    除了不停的撕杀寻找活命的机会,她根本没有考虑过亲情是何物。

    “爷爷,你别这样,是雪舞来看你来了。我表妹,顾雪舞,姑姑的女儿。”

    慕司瀚忍着泪水将慕海霖的手抓在自己的手里,生怕这个将他养大的老人就此离去。

    “顾雪舞?婉婷的女儿?”慕海霖像是将慕司瀚的声音听进去了一般,空洞的双眼再度看向门口。

    “表妹,快过来,看看爷爷。”

    慕司瀚口中佯装亲切的好似招呼一家人一般叫着顾雪舞,可眼中满是哀求的神色。

    哪怕是装模作样也可以,只求顾雪舞能让老人走得不那么遗憾。

    站在旁边的裴墨谦自然知道顾雪舞的表情变化,他看的出来,顾雪舞也是渴望亲情的。

    他轻轻的推了推顾雪舞,将她带进房内。

    顾雪舞慢慢地走到床边,张了张嘴角,在慕海霖满怀希望的眼中,吐出几个字:“外,外公。”

    一股奇异的陌生感觉萦绕心头,却也让她心中如同压制着自己心性的巨锁轰然裂开。

    何必在乎以前的恩怨是非,顺应心里的渴求,才是修心的本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