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马!路!牙!子!
    一大遗憾,就是当年陷害他的对手已经早一步死在别人手中,家破人亡,让他没了打脸回去的机会。

    第二大遗憾,就是一直没能找到一个真心喜爱,能够传授全部衣钵的亲传弟子。

    达加之流的弟子,只不过是他对外宣称收在手下的记名徒弟,跟收个学徒也没什么区别。

    可真正的能担得起他全部传承的亲传弟子,他到现在也没找到。

    而最后的一个遗憾,则是他从瞎了双眼,开了心眼之后,再没有遇到过足堪一敌的对手,让他有一种独孤求败的孤冷。

    他本以为只能抱着这些遗憾退隐、甚至死亡,而今,却没想到遇到了寻觅几十年也难得一见的对手,和让他也另眼相看的少年。

    想到这里,翡翠王原本有些严肃的脸部线条,都有些软化了,笑呵呵的携着顾雪舞的胳膊,一老一少,仿佛闲庭信步似的,登上了高台。

    “翡翠王来了,翡翠王来了!”

    “那位小姑娘也在,看来对赌要开始了!”

    “喂喂喂,后面的别挤啊!场内都是led,看屏幕就好,卧槽别挤啊!”

    原本只是嗡嗡声的场内,随着一老一少踏上高台,出现在屏幕上,场内的观众们都不由得心跳加速,不自觉的开始向前挤。要不是四周都立了大屏幕,也许这庞大的停车场也要发生踩踏了。

    “小友,开始解石前,能否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毛料?”

    翡翠王在台上,没急着去解石机前开石头,而是笑呵呵的看向顾雪舞。

    顾雪舞脸上淡然自若的表情不变,口中淡淡答道:“当然没问题,您老自便。”

    说罢,还扶着翡翠王的手臂,将老人领到自己的解释机器跟前,让他摸到自己选的毛料。

    随着二人的行动,关注着他们的摄像机也随着他们移动。

    当二人站定在顾雪舞的毛料前,摄影师还特意给那毛料一个特写,顿时让原本吵吵嚷嚷热闹的会场内一静。

    随后,就是轰然大笑。

    “小,小友……你这个是……”

    翡翠王也带着微妙的神色,一双布满了老茧和皱纹的手掌,在那毛料上来回抚摸,

    “是老朽摸错了?”

    顾雪舞唇角勾出一个淡然的弧度,道:“不,您没摸错。就是这个,一块路基石。”

    通过舞台上的收音麦克,会场中人也听到了顾雪舞标准的中文,不少懂得缅语的人还把这翻译过来。

    不多时,会场内本来就因为那石头太过接地气的造型而哄笑,现在更是热闹的好似菜市场。

    “这小丫头是搞什么?居然找了一块路基石?”

    “该说这安谱公盘是搞什么!居然连马路牙子都扒下来当毛料卖,而且居然还真有人买了!”

    解石机上,一块长方形,形状被打磨的十分规矩的石头端端正正的放在那。

    那形状,不管是任何国家的人看到,都能反应过来是什么。

    用东北人最恰当的描述来说,那块顾雪舞用来和翡翠王对赌的毛料,就是一块——

    马!路!牙!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