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下山与叫花兔
    第十六章下山与叫花兔

    虽然周蚩吃完晚饭后在外面忙碌了两个多小时,但是他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累。因为这样的忙碌在他看来是有价值的,有回报的。而且这个回报令他很满意。

    5分钟后周蚩回到了出发的地方,俄安大叔的茅草屋。这下他能够安心的休息了,一个晚上的辛苦也让他超过普通人的体力有点吃不消。毕竟他也不是机器人,会感觉到累的。

    整理好背包中的物品以后周蚩盖上被子,一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

    而在这个时候,森林里的水兔们却很惶恐。它们发现它们最强大的祖宗不见了,而且是真的消失的一点踪迹都没有,活不见兔,死不见尸。

    水兔们对于这种情况非常疑惑,但是以它们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脑袋,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居然会是一个人类杀死了它们的祖宗兼首领兼精神支柱。所以它们不约而同的做出了一个可以说的上是很明智的选择:远离水兔boss消失的那片区域。

    不过这些东西都跟周蚩没有关系了,因为他现在已经进入了香甜的美梦之中。他梦见自己成为了令人敬仰的法爷,左手一个流星火陨,右手一个霜冻新星。所有敌人见了他都乖乖的奉献出自己身上的宝物然后还不忘了给他贡献一点经验。所以这就是我们就能在深夜里听到一个痴痴的笑声的原因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又是一个大晴天。周蚩因为前一天睡了太久所以今天大概7点就已经起床了。而且好像到了这个世界以后连他原来赖床的习惯都消失不见了。眼睛一睁开,周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这个世界上没有牙刷,所以周蚩就模仿古人,折了一根树枝剥去树皮用来代替牙刷开始了一日之初的清理活动。

    没有牙刷,周蚩折了树枝,没有牙膏,周蚩捡了木炭,就这样刷完了牙。没有毛巾,周蚩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份水兔毛皮用从昨天晚上打怪升级的时候找到的一条溪水里取来的溪水洗了脸。从这些小细节可以看出来周蚩还是非常爱干净的,也对,毕竟是处女座嘛,这么一点洁癖无可厚非啦。

    就在周蚩洗漱完了想要点火用火的余热煨一只水兔当早餐吃的时候,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了周蚩的视野之中。

    附魔师俄安·斯塔克来了。

    “周蚩,哦,这个名字还真难叫。你准备一下,我带你去学院。”俄安一到看到正在茅草屋门口烧火的周蚩就开口准备让他跟着自己下山。

    “可是我的早饭还没吃,而且我也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能做下去,1个小时就可以吃了。俄安大叔你吃过了么?不忙的话跟我一起吃呗。”周蚩看着俄安云淡风轻的脸庞,自己的语气也不知不觉的变得随便了。

    “倒是不忙,看看你要做点什么东西吃。”俄安看着周蚩不时拨弄着火堆,自己也在火堆旁边找了个地方做了下来。

    “俄安大叔你等一下,我去房子里把准备好的食材拿出来。”周蚩还是和往常一样,把准备好的食材拿到了火堆旁边。

    “这是水兔的肉吧,没想到你小子的剥皮功夫还不赖。这一盆泥是用来干嘛的?灭火么?还有这个戴维草的叶子是要用来干嘛?”俄安看到周蚩准备的东西,好像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做一个早餐需要用到泥巴和路边从来没有人注意的野草的叶子。

    “您看着就知道了。”周蚩并没有回答俄安·斯塔克的提问。而是自顾自的做上了自己的事情。水兔肉调料涂抹均匀,虽然他有的调料只是当地人用来当盐使的果实粉末和昨天晚上得到烹饪术以后,采集到一种据说可以去腥的小草的草籽。还有就是刚刚俄安说的戴维草的叶子。

    这种戴维草的叶子很大片,具体可以参考用驴拉的石磨的大小。因为这种草除了成熟的时候会发出一种清香之外并没有任何用处,所以亚斯兰大陆的人们没有对它有任何的关注。就连戴维草这个名字都是据说有个名叫戴维的人因为家里穷所以吃了这种草充饥,然后就死了,所以才得来的。但是在周蚩的系统眼里它就是一种很好的可以代替荷叶的植物,虽然它不开花,不过这种植物其实也没有毒,传说里那个叫戴维的人大概是营养不良死掉的。

    周蚩在把调料涂抹均匀之后,用戴维草的包裹好,再把调制好的湿泥全部糊在了这只已经看不出形状的水兔上面。

    看到这里大家基本都能猜到周蚩要做点是什么了,没错就是叫花鸡的同系列美食,叫花兔。周蚩最后把这个泥团埋进里火堆的下面,然后又在火堆上面放上了两根y字型的树枝,然后又拿出了一只水兔,准备烤着吃。因为虽然是早餐,但兔肉真的没有多少,而且周蚩对自己的厨艺很有自信,所以他决定多做一点,以备不时之需。

    周蚩一边对着火堆下面的叫花兔使用烹饪术,一边关注着火堆上面的烤兔肉,不时的洒着自制的调料粉末,然后不时使用一下烹饪术。

    说道烹饪术,系统里是这么解释的。

    烹饪术:可以是食物变得更美味的一种神奇的技术。

    时间就在周蚩不断翻转烤水兔的过程里一点一点的走过了,俄安没有说话,周蚩也没有,他们的注意力都在了火上的烤水兔上了。

    “好了,可以吃了。”周蚩把烤好的水兔肉从火上拿了下来,递给了一边眼里放着精光的俄安·斯塔克。然后又把火堆移到一边,用木棍把埋在火堆下面的叫花兔取了出来。

    “这个也好了。”一棍子敲开包裹着兔肉的土层,清香四溢。扒开戴维草的包裹,周蚩看了看这叫花兔的样子。虽然没有到达我想象中的地步,但是只有这么一点材料的情况下,也不错了,多亏了金手指的烹饪术了。周蚩心里很高兴。

    周蚩转头准备把叫花兔递给俄安的时候,发现俄安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烤水兔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中的叫花兔。

    “给你。”周蚩没说什么,只是把手中的兔肉递到俄安面前。虽然他也很想吃,但是他知道自己打不过这个等级不明的附魔师,即便他对自己的态度很好。

    俄安还是很有风度的,他拿出了小刀、叉子和盘子,切下了一半的叫花兔,然后把剩下的一半,连同刚刚没有吃完的烤水兔肉都还给了周蚩。

    周蚩也没有客气,毕竟这是他自己给自己准备的早餐。两个人就这样在青山绿水的环绕之下,结束了早上的进食。一道烤兔肉和一道叫花兔,宾主尽欢。

    “你还有什么东西要收拾么?”吃完兔肉的俄安拿出手帕优雅的擦了擦嘴巴,然后向着周蚩问道。

    “没有了,我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周蚩虽然不知道俄安为什么对他身上的新手套装视而不见,但是没有问他就最好了,不然他还不知道怎么解释呢。

    “那就跟我一起下山去学院吧,我给你准备了一些东西。”俄安看着正在灭火的周蚩拿出了他自己的法杖,一根平淡无奇,但是又让人无法将视线抽离的神奇法杖。

    “轻身术。”俄安口中一阵念念有词后大声说出了一个魔法的名字。然后周蚩就感觉到周围的风元素突然活跃了起来。他们包裹着自己,就好像自己的身体真的变轻了一样。

    检测到周围有魔法师释放魔法,是否记录该魔法?

    系统机械提示音及时响起,周蚩开心的笑了,果然不愧是我的系统金手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