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舌战群儒
    第九十六章舌战群儒

    周蚩来到了特克斯城的草原王府邸,见到了草原王和他的长子科齐,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可草原王并没有正面回复周蚩,而是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沉默着。

    这时,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科齐突然开口说道:“父王,我认为周蚩既然拥有萨伦学院的信物,而且纵观历史,也没有如此年轻就成为中级魔法师的例子,我想,一般的势力是不舍得把这么有天赋的少年送出来当做间谍的。”

    没有隐藏等级的周蚩在告知两人自己是2年生的时候,就已经断绝了自己是弗兰克德波尔公国的大公派出来试探两人的探子的可能性。

    草原王和周蚩对谈,已经把他当成了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反而没有想到这一点,旁观者清的科齐在这时候提出这一点,说明他也是想要推翻弗兰克德波尔大公统治的。

    毕竟那可是掌握无数人生死大权的位置啊,而且只要他的父亲一退位,他就是那个万万人之上的大公,多么美妙。

    科齐已经忍不住要和周蚩讨论各种事宜,如果周蚩现在玩的是galgame,科齐头上一定会不断跳出好感度+1的提示,然后直接好感度满值,嘿嘿嘿。

    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这样吧,周蚩,你现在我的府邸休息一个晚上,明日我会召集府中几位先生,与你一起商议具体情况。”草原王没有给周蚩回答的余地,直接决定了明日再议。

    然后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科齐就负责为周蚩安排食宿。一路上,周蚩没有说话,专心的想着明天要如何劝服草原王出兵反王。

    给周蚩安排好了食宿,科齐回到了草原王身边:“父王,您是否心中还有其他打算,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啊。”科齐看着草原王一脸焦急。

    “孩子,我知道这是个好机会,但是你要想到更多,而不是仅仅注意到眼前的一点小利益。”草原王用宠爱的眼光看着自己这个十分争气的大儿子。

    “父王,您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可以做,但是要讲究方式方法对么?”科齐瞬间领会了草原王话语中的含义。

    “不错,正是如此。我们是要做这件事,但也不能只由我们来做,想要得到,一定会有付出。”草原王嘴角含笑。

    “那,周蚩口中的老师,到底?”科齐最后还是忍不住向草原王问出了那个问题。

    “这个人,大约只有我还知道他的存在,现在的你还不需要知道这么多,如果有机会,我会为你引见他的。”草原王并不想让他的儿子知道这位幕后之人到底是谁,于是说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那么明天就让那个叫做周蚩的小子面对几位先生的诘问么?”科齐心中又产生了疑惑。

    “不不不,这件事情注定要做,只是我需要几位先生为我们争取最大的利益。”草原王的笑容变得更加丰满,好像已经想到了明天周蚩在几位先生的唇枪舌剑下败退,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景象。

    “原来如此,我懂了,父王。那么我现在就去通知几位先生准备明天的事情。”科齐恭敬的退出了草原王的书房,走向府邸另一边去通知几位供奉。

    在草原王府邸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周蚩用过下人准备的早饭就被邀请到了草原王平时议事的大厅当中。

    “见过草原王大人,科齐学长,几位先生。”周蚩向草原王等人行礼,然后坐在了长桌唯一的空位上。

    “周蚩,这几位都是我府中值得信任的供奉,今天请他们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关于那件大事的具体事宜。”坐在草原王旁边的科齐开口为周蚩介绍几位看上去十分严肃的老者。

    没等周蚩再次问好,其中一位白胡子法师就第一个站起来质问周蚩:“听说你的老师只派了你一人前来与我王商议此时,你觉得你的身份配得上我王么,你是何德何能可以与我王平起平坐呢?”

    “老先生,第一,您是如何知道我只身前来的呢?我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啊。”周蚩说着看了门外一眼。

    “第二,我并没有觉得我和草原王大人平起平坐,我是科齐学长的学弟,自然有些关系,草原王大人是我的长辈,我和他商议一些事情,他请你们来帮忙,并不是请你们来破坏草原王大人和我老师的情谊的。您觉得您正在做什么呢?”

    “第三,我的老师是一位智慧超群的大人物,他的想法,草原王大人已经完全认可,两人有宏图大计,等闲之辈哪懂得这个。国家大事,社稷安危,都要有真才实学的人拿出好主意。而口舌之徒,坐而论道,碰上事儿,却拿不出一个办法来,只能为天下人耻笑。”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周蚩没有退后一步,而是就这位老先生提出的问题,立刻反驳,将这位老先生驳的哑口无言,默默坐下。

    “弗兰克德波尔大公有帝国帮助,且其自身佣兵几十万,高手上千,如何才能推翻他的统治呢?你确定不是痴人说梦么?”

    又一位花白胡子的老先生站起来怒怼周蚩。

    “这位先生,我认为弗兰克德波尔大公已经是将死之人,他手中的兵权已经十分不稳,没有多少人会真心为他卖命,如果此时草原王大人登高一呼,并保证事成之后不会滥杀无辜,我想很多人都会愿意投效到草原王大人的麾下;其次帝国最近因为兽人犯边之事已经搞得焦头烂额,好像整个草原的兽人都来到了帝国北方的拒兽关一般,这可是我的老师花费潜藏多年的棋子才办到的事情,希望草原王大人不要浪费这个机会。”周蚩先是就老者提出的问题做出了回答,然后又转向了草原王,把兽人出现异动的事情,揽在了自己那个无名的老师身上。

    如同诸葛孔明舌战群儒,周蚩在草原王的议事大厅中把所有的草原王供奉都怼的无话可说,然后十分平静的请草原王答应,在3月之前完成这件大事。

    至于理由,周蚩给出的是为了避免帝国怼完兽人拿草原王开刀,所以一定要速战速决,而且这件事要从基层开始做起,先动摇弗兰克德波尔大公的统治,然后发兵直指都城吉拉斯,要像毒蛇攻击一样一击毙命。

    作为雄踞北境数十年的草原王大人,这点战略眼光还是有的。于是,挥退被周蚩怼的不成样子,一直怀疑人生的几位老先生,草原王在科齐金光闪闪的眼神里,与周蚩签订了被后世称为《六号条约》的六项约定。

    这一天,也被弗兰克德波尔公国的人民称为新约日。

    ps:第二章,第三章的话,会稍微晚一点。身在浙江的我已经被这每天每天的雨搞疯了。天漏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