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真相只有一个
    :6级食材,品质78,被混入无色无味的散气蚀骨之毒的高级食材。

    周蚩用一把小刀插在这块雪白的熊掌上,把它插起来,举到尼安德特的眼前。

    “怎么?周蚩大人,这食材有问题么?”尼安德特看着眼前的这熊掌,完全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

    “没错,这就是你父亲身体内毒素的来源。接下来,我们只要找到所有的接触过这块熊掌的人,就能找出给你父亲下毒的那个凶手。”已经被这件事情勾出了自己的侦探**的周蚩完全止不住自己脑袋里飞速膨胀的脑洞。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去让所有的接触过这件食材的人都站出来。”尼安德特看着周蚩脸上诡异的笑容,心里不禁一冷,连忙退出了厨房,去找接触过熊掌的所有下人了。

    “周蚩大人,这里就是所有接触过这块熊掌的下人了,总共7人,都在这里了。”尼安德特看着正摩挲着自己光洁的下巴的周蚩,恭敬的说道。

    眼前之人可是自己父亲和家族产业起死回生的的关键,尼安德特怎么敢用对待巴里那样轻松的语气对待他呢。

    而周蚩也是没有关注这点小事,此时他的脑子里已经全部都是抓住这个下毒之人以后如何逼问他到底是谁指示的了。

    周蚩施施然走到一众下人面前,放下了手一个一个的观察着这些下人的表情。

    *

    的光芒在周蚩眼中显现,他利用了让自己可以一次性鉴定所有的下人。

    这个不是,恩,很忠心。

    这个也不是,哇,原来尼安德特家里还有二女共侍一夫的人生赢家呀。

    这个还不是,不过看起来一副鬼头鬼脑的样子,不像是好人。果然,利用职务之便,偷偷从主人家的菜金中克扣了一笔巨款啊。

    这个不是,表里如一啊,整个就是一个傻大个。

    一一看过前面四个下人以后,周蚩发现了一个挪用公款的小领班,还有一个人生赢家,但给尼安德特的父亲下毒之人,还是没有出现。

    那么,就是在接下来的这三个下人当中了。

    周蚩的眼神在剩下的三人当中来回游移,一一查看探测出来的三人的信息。直到看到最后一人,周蚩的嘴角才流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微笑。

    “周蚩大人,到底有什么发现没有?”尼安德特看着周蚩嘴角的微笑,心里就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不要担心,尼安德特,我已经找到了真正给你父亲下毒的人。”周蚩的金手指已经告诉了他这个犯人的所在。

    在亚斯兰大陆,能够学会的人比神秘侧魔法师还要少,并且他们的只能鉴定物品,对于人的信息,完全没有办法。而周蚩从弗洛达拍卖行的鉴定师那里学会了,并与“注意力集中之术”合二为一之后,周蚩的就成为了可以分辨世间万物的神技。

    “真相只有一个,而真正的犯人,就在你们三个中间。”说出这句藏在自己心里许久的台词之后,周蚩的手指指向了排在靠右的三个下人。

    “尼安德特少爷,你要相信我啊,我在府中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是不会做出对老爷不利的事情的。”第一个出声解释的是一位大约六旬的老先生。

    只见他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口中直呼冤枉。

    “少爷,我可是从小就跟着您的人啊,我对少爷和老爷的忠心日月可鉴啊。”跟着老先生跪倒的是一位看上去比尼安德特稍大,大约20岁出头的青年。

    他也是跪在地上,一个头磕下去就没有起来。

    “少爷,我是冤枉的啊,我只是看了一眼那块熊掌,根本没有接触到它呀。”最后一个犯罪嫌疑人是尼安德特家里负责检查食材新鲜与否的厨师长。依他所说,他并没有接触到那块熊掌,但事实上,到底有没有接触,只有他自己知道。

    三个下人跪倒在地上,诚惶诚恐,剩下的四人则是一副死里逃生的表情。给自己的主人下毒,这样的事情在亚斯兰大陆这个半封建半奴隶制社会,完全是正常人无法忍受的。

    只要被发现,就一定会死的很惨,有些时候就算被冤枉了也只能怪自己点背。因为在这片大陆上,下人的性命有时候还比不上受主人喜爱的宠物。

    “周蚩大人,到底是谁给我父亲下毒的,您快告诉我吧。”站在周蚩旁边的尼安德特此时已经处于十分烦躁的状态,眼看暗害自己父亲的凶手就在眼前,一般人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

    周蚩并没有立刻告诉尼安德特实话,因为他现在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知道犯人是谁,难道告诉尼安德特自己拥有看到别人身上重要信息的能力么?

    神明都没有这种本领吧。

    周蚩在三人面前慢慢踱步,让三个一直跪着的下人无比紧张。

    “真正的犯人就是他。”突然停住,然后手指指向第一跪着的老先生,周蚩想到了如何解释自己发现。

    “还有他。”又指向了最后一位厨师长,周蚩的发言让众人惊叹。

    “少爷的这位朋友是如何知道犯人是谁的?”

    “对啊对啊,我完全没有看出来,到底谁是犯人啊。”

    “而且老头子和厨师长也不像那种会暗害老爷的人啊。”

    “对啊,对啊,会不会是少爷的朋友弄错了?”

    “恩,我看有可能。”

    周围的议论声并没有让周蚩分心,他只是蹲在老先生,就这样淡淡的看着他。

    “是,是我干的。”老先生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也只是在厨师长呼天抢地的冤枉声中淡淡的承认了。

    “周蚩大人你是怎么知道的?”一头雾水的尼安德特命令两个侍卫将老先生架起来。拖向用来关押犯事的下人的马厩。

    “呵呵,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另外一个犯人承认罪行。”周蚩说完,快步上前,从厨师长胸口处的衣服夹层中撕扯出了一包被羊皮纸包裹的透明状液体。

    “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周蚩的眼神如同杀意之刀,狠狠刮在厨师长的身上。

    “这...这...少爷饶命啊,我也是被逼无奈啊。。。我上有80岁老母,下有8岁小儿。我都是被逼的啊。”厨师长还是不死心,哭天喊地的求饶。

    “哦,那你藏在自己房间床底的那五百枚紫晶币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难道是猫还是狗背着你放在你床下的么?”周蚩的反问,让厨师长的求饶就此一顿。

    周蚩他,什么都知道了。

    ps:这几天公司比较忙,所以更新基本都比较晚。但每天该更新的绝对不会少,人品保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