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幕后真凶
    花费几千点魔法找到暗害尼安德特的凶手的周蚩此时已经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像他自己的状态。

    单手反复拍打厨师长的胖脸,周蚩嘴中的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厨师长先生,我想和你做一次事关你性命的交易,你看如何?”周蚩的话语如同恶魔在耳边诱惑这厨师长,让他没有细想周蚩的话中可能存在的陷阱。

    “什么交易,只要能饶我一命,我什么都答应。”厨师长先生已经被周蚩的未卜先知吓得不太正常,知道陷害主人是是什么下场的他,只能像溺水的人一样,抓住周蚩抛出的这最后一根稻草。

    “只要你交代出到底是谁指示你们向尼安德特的父亲下毒,我就替尼安德特做主,让他放过你如何?”周蚩的等级还太低,所以只能看到极少部分的信息。刚巧,两个投毒者的信息里都没有幕后真凶的名字。

    站起来的周蚩,走到尼安德特身边示意他稍安勿躁。

    “真的能放过我么?”厨师长先生的眼中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求生**,挣脱两个压住他的侍卫,膝行到周蚩面前,一把抱住了周蚩的大腿。

    “那是自然。”周蚩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开口。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看到自己生活下来的希望之后,厨师长大人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节操掉了一地。

    “是塔德尔西斯家的人,是他们的让我给老爷下毒的,他们说只要我能够成功下毒让老爷身亡,就可以给我剩下的一半500紫晶币。”厨师长先生瞬间就把自己的身后的幕后黑手交代了出来。

    “果然是他们,我就知道。”尼安德特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脸上的愤怒神色满溢出来。

    “他们?”

    “是啊,塔德尔西斯家族就是我们家的竞争对手,往往我们家卖什么东西比较畅销,第二天他们家就会出现同样的东西,而且卖的更便宜,就算是亏本也要和我们家作对。”

    稍微解释里一些塔德尔西斯家的情况,尼安德特就准备召集侍卫去塔德尔西斯家要个说法。

    “尼安德特,你先冷静下来,我不是说了有办法帮你的家族起死回生并且让你的敌人死得很难看的么,相信我。”周蚩真诚而坚定的眼神打动了正处于非常冲动状态的尼安德特。

    “况且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你父亲尽快好起来。”周蚩的下一句话,彻底打消了尼安德特立刻去塔德尔西斯家族的念头。

    “好,我听您的,周蚩大人。”低下头,尼安德特终于相信眼前这个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但其实只有13岁的少年,是个自己无法相比的天才。

    打开系统商城,花50魂点购买了毒药的解药一瓶,周蚩带着尼安德特返回了卡贝里所在的卧室。

    “这是老爷子身上的毒药的解药,喂他吃下去之后就可以解除他身上的毒素了。”周蚩拿出解药,交给站在一旁,脸上终于有了些许笑容的尼安德特。

    “这是。。。真的么?”尼安德特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如果这是真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不用看着父亲日渐消瘦,走向死亡了。

    “自然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现在就喂老爷子喝下去。此外,我这里还有一瓶极品,也送给你,一起喂老爷子喝下去,你立马就可以看见一个活蹦乱跳的老爷子。”周蚩又拿出了一瓶泛着红光的药剂。

    “这。。。多的话我就不说了,从今天起,周蚩大人您就是我的兄弟,如果有人要伤害你,就必须先踏过我的尸体。”尼安德特双手握拳,发誓要做周蚩的兄弟。

    “先喂老爷子喝药吧。”周蚩没有回答,只是笑着让尼安德特先去喂卡贝里喝药。

    “好,大恩不言谢。”左手击在自己的胸口,尼安德特向周蚩献上了最正宗的骑士礼仪。

    将躺在床上的卡贝里老爷子扶起来,老来得子的卡贝里虽然已经将近60岁,但在这个大陆上,60岁不过壮年。

    可被毒药折磨了几个月的卡贝里看上去就像80岁的老人,所以周蚩才一直以老爷子相称。

    先喂卡贝里喝下解药,解药下肚,卡贝里突然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让尼安德特有些手足无措,还是巴里旁观者清,将卡贝里背后垫着的枕头稍微立起来一点,让他咳的更顺畅一些。

    “咳。。。”一股黑血被卡贝里从嘴里咳了出来,吐在床前的地面上。

    “父亲你怎么样。”着急的尼安德特用尽量温柔的手法在卡贝里背后轻轻拍打着,希望自己的父亲过的舒服一些。

    “没事没事,总算舒服一点了。”卡贝里虽然已经把身体里的毒药都排出来了,但此时的他还是处于临危的状态,血量只剩下最后100多点。

    “来,父亲,把这个也喝了。”听出了自己父亲话语中的虚弱,尼安德特拿出了周蚩给自己的极品。

    深红色的顺着卡贝里的喉咙滑下,绵密的口感如同鲜血,味道确实可爱的草莓味。

    +3000

    周蚩的眼中,卡贝里头顶升起一个绿色的代表血量增加的数字,然后卡贝里就站起来了,他真的从床上直接站了起来。

    “哈哈哈哈,这躺在床上的日子真的不是人过的啊。”卡贝里看来也是个性情中人,恢复过来的第一件事居然不是生气,而是抱怨躺在床上的日子太难过。

    “儿子,查出到底是谁给老子下的毒了么?”把刚刚周蚩和尼安德特的对话听进心里的卡贝里终于关注到了重点。

    “是塔德尔西斯家族,父亲,就是他们收买了厨师长和一位负责清理厨房卫生的老仆,负责给父亲下毒。现在两人都已经被关在马厩里了。”尼安德特的回答让卡贝里十分高兴,然后他就想冲到马厩去把两个暗害自己的下人给碎尸万段。

    周蚩看到一样冲动的两父子,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撑起这偌大的家业的。

    “父亲,周蚩大人已经答应帮助我们击败塔德尔西斯家族了,我相信他。而且解毒药剂和刚刚您喝的极品都是周蚩大人送给我们家的。”尼安德特的话语让卡贝里冷静了下来,冲动不是蠢,只是不太喜欢阴谋诡计。

    “好,既然我儿子相信你,那我也相信你。而且除了我儿子答应你的东西,为了报答周蚩先生,我决定一切结束之后,可以让周蚩先生进入我们家族的藏宝库自行挑选三件宝物。”卡贝里的眼睛一直看着周蚩,希望从周蚩年轻的脸上找到一丝破绽。

    但经历过这么多事情的周蚩,已经不是原来的周蚩了。

    ps:感谢云枫的100书币和怀念、怨..?的388书币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