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我的人岂是谁都能欺负的?
    “小家伙,你要知道,这一路上可有不少人想找你的麻烦啊。”西里斯院长点点头收下周蚩的感谢,开口提醒道。

    “谁要找我麻烦?我觉得我没有得罪谁啊?”周蚩看着西里斯院长,一脸懵逼。

    “呵呵,周蚩啊,你要知道,这世界上不是你不得罪别人,别人就不会来找你麻烦的。有些时候只是因为你挡了别人的路,所以人家自然会把你这个‘路障’清除掉。”西里斯院长的笑容里有周蚩不明的深意。

    西里斯院长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但以他的身份,能提醒周蚩让他注意,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这说明周蚩在西里斯院长眼里,是个十分重要的人。否则就算西里斯院长知道了有人要对周蚩出手,也不会告诉周蚩任何消息。

    这次的事情,自然是西里斯院长通过自己的渠道知道了消息,所以才召周蚩来他的法师塔,给周蚩提个醒。

    至于如何解决,那就是周蚩的问题了。

    一早就看出周蚩已经达到魔导士级别的西里斯院长,对于周蚩也是十分放心的。

    和周蚩叙旧一会儿,西里斯院长就看出了周蚩好像还有事要去办,联想到正在某个凉亭中等待周蚩的那个骑士,西里斯院长也明白自己不便多留周蚩。

    “周蚩啊,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就好好处理好吧。我在学院等你回来提交毕业申请哦。”难得一直保持威严的西里斯院长和周蚩开了个玩笑,让周蚩感到自己似乎愈发受重视了。

    “多谢院长大人提醒,周蚩会注意的,也希望您好好保重身体,结束了领地上的事情,我就回来看望您。”小心的向西里斯院长告别,周蚩终于完成了离开帝都的大部分准备,接下来去几个朋友和长辈那里告别,就可以离开帝都,向自己那从未去过的领地进发了。

    但离开法师塔的一瞬间,周蚩突然感觉到心里一紧。那是一种莫名的预感,似乎是自己的亲近之人中,有谁遇到麻烦了。

    凝神细心体会这种预感,周蚩知道,这种预感来自于自己强大的实力。

    按照玄幻小说的说法,修炼到一定程度,就会有天人感应。能够提前预知一些对自己会产生重大影响的事情。

    而在魔法侧的世界里,也有这种预感的存在。简单的解释一下的话,就是你身体内的力量变强了,与世界的连结也就增强了,也就能略微的感知到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或者尚未发生但对自己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的事情。

    升到lv.50,成为魔导士以后,周蚩就产生了这种预感。虽然是第一次,但周蚩知道,自己的预感不会错。一定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了。

    转念,周蚩突然想到了独自一人待在人生地不熟的学院里的卢卡。很可能就是卢卡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麻烦,自己才会产生这种神奇的预感。

    想到这一点,周蚩立刻给自己加持上了这个魔法,在学院里挂起了一道白色的旋风。从周蚩身边划过的风声,把周蚩的法师袍硬生生吹成了一面旗子。

    看来周蚩是时候准备一套劲装了。

    一转眼的功夫,周蚩就回到了亭子附近,然后发现了被近百人围在中间的卢卡斯。

    “交出坐骑令牌,否则我们就要动手惩处你这个在学院里偷东西的盗贼了!”周蚩在人群外围停了下来,

    找了个围观的吃瓜群众询问围着卢卡斯的人为什么要说他是盗贼。

    “我也不知道啊,好像听别人说是这个骑士不是我们学院的学生,然后又有人说他偷了一个五年级学长的坐骑,所以才被那个学长的追随者包围着,不让他走。据说那个学长的弟弟也在这里,就是不知道是谁了,好像叫什么纳克洛。。。纳克洛·德萨特,对,就是这个名字,好像还是地榜第八呢。”吃瓜群众似乎对于有人向他询问情况非常开心,一股脑就把事情的原委全都讲给了周蚩。

    “看来纳克洛那小子最近也没闲着啊,地榜的排名还往上爬了一名。照这样的趋势下去,他距离升学应该也不远了。”周蚩回忆起了这个名叫纳克洛的就是自己升学时击败的那个甲三班的实际一把手。

    心里暗暗夸了一句,因为这个纳克洛行事还是比较光明磊落的,周蚩不相信他会参与这种龌龊的事情。

    不过人心隔肚皮,如果真的是纳克洛带人欺负卢卡斯,周蚩一定会让他感受到和自己的差距。

    周蚩单脚点地,同时使用技能,整个人如同仙君,飘飘然从众人头顶越过,落在卢卡斯身边。

    “没事吧?”

    “暂时还没事。”

    “有人要打你?”

    “看样子好像是的。”

    “为什么?”

    “他们看上了我的熊大,我不给,他们就准备把我揍一顿,然后拿走坐骑令牌,还污蔑说是我偷了他们老大的宠物。”

    “还有力气打架么?”

    “嘿嘿,我的双剑早已饥渴难耐。”

    周蚩和卢卡斯一问一答,两人的默契不言而喻。如果不是要在这里等着周蚩,卢卡斯早就骑上熊大,离开这个地方,就凭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学院派,怎么抵挡的住骑在熊大上的前流浪骑士,现在周蚩的守护骑士卢卡斯。

    恐怕卢卡斯都不用出剑,就能杀穿他们松散的包围圈。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周蚩今天算是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只不过因为一个坐骑,这群人就要无中生有污蔑一个纯洁的青年,周蚩的节操不答应。

    和卢卡斯对视一眼,周蚩转身走出凉亭。

    “你们说要对我的守护骑士怎么样?”周蚩没有放出气势,因为一旦那样,在场能够坚持下来的估计不剩几个了,那就不好玩了,不是么。

    “周蚩?”是纳克洛,他在众人的身后第一个发现了走出凉亭的魔法师,居然是那个离开学院的周蚩。

    “是我,纳克洛,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嘛,居然沦落到要强抢我守护骑士的坐骑了么?”周蚩的质问让纳克洛哑口无言。不过还好周蚩的证明了他的清白,他只不过是碍于面子来帮他堂哥的一个小弟站台。

    这件事基本与他无关。

    发现这一点,周蚩心中那些刚刚对纳克洛提起的厌恶,消散了不少。但周蚩也不会和原来那样重视他了,他堕落了。

    “我的人岂是谁都能欺负的吗?你们问过我手中的法杖了么?垃圾们?”

    ps:继续码字,同志们,求打赏,求订阅啊,作者菌要吃土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