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自爆
    怼完了敢和自己呛声的前圣域牧师,主教柯雷文,周蚩终于走到了这最后一步,那就是收拾魔族入侵者的先遣军头领,魔族王子九十四·拉基。

    从一开始,周蚩就没想让这个魔族王子活着回到魔界。

    欺负了自己的女人,那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周蚩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拉基王子,那不含任何一点温度的目光让拉基王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于这种自小长在帝王家的人来说,察言观色只是他们最基本的能力。

    “魔法师大人,您看什么时候能放小的离开?”拉基王子虽然发现了周蚩冰冷的眼神,但他还是没有放弃最后一丝逃生的希望。

    可把自己生的希望寄托在敌人的怜悯上,这位拉基王子看来智商也是余额不足了。

    “看来你很着急么?是准备去找你那个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的圣域刺客保镖么?”周蚩的话就像利剑,刺穿了拉基王子卑躬屈膝的伪装。

    “你。。。这。。。你怎么知道?!”这一刻,拉基王子的内心被惊惧填满,脸色也变得煞白。

    “呵呵,我能读心,你信么?”周蚩把脸凑近跪在地上的拉基王子面前,轻声的说道。

    “不,这不可能,我们魔族最为擅长精神系魔法的炼心魔也不敢说自己会读心术,你。。。怎么可能。。。”拉基王子不想承认,或是说他不敢承认。

    “哦?看来你也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世家子弟么,不过你的眼界还是太小了,区区魔族怎么可能比得上我呢。”周蚩仍旧是凑在拉基王子的耳边,轻声说道。

    看似十分放松的样子,其实周蚩早就扣住右手食指上的神器戒指,只要拉基王子一有不对的苗头,立马发动无敌技能。

    不过周蚩还是想多了,已经被周蚩击溃的拉基王子,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想要抓住周蚩,要挟众人,谋得一条生路的想法。

    “这。。。这。。。这。。。”拉基王子这了半天也没有放出半个屁来,于是周蚩还是不耐烦了,挥手打断拉基王子的支吾,周蚩已经给他决定好了下场。

    “这位魔族的魔法师先生,我想你也明白,我不太可能放你离开。但作为俘虏我还是可以给你一个优待的。”周蚩站直身子,轻抚手中的法杖,用满不在意的语气宣布着对拉基王子的判决。

    “什么优待?”拉基王子听到周蚩的话,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希望,他赶紧抬起头,看向周蚩的方向。

    但消散以后那刺眼的阳光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我可以让你选择自己的死法,并且给你留个全尸。”周蚩的语气仍旧是那样风平浪静,似乎只是在诉说什么无关紧要的话题。

    “不!!你答应我,只要我交出所有东西,你就可以放我一条生路的!!你怎么可以欺骗我!!”拉基王子听到周蚩的话语,心里重新燃起的火焰又被一盆冷水浇灭。

    “哦?我刚刚说过这种话么?我不记得了。”周蚩平静的语气让拉基王子险些崩溃,人族当中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一转眼就可以否认自己说过的话,魔族里最狡猾的欺诈魔也不会无耻到这种程度。

    “不!你不能杀我!我的父亲是魔君大人,你要是杀了我,我父亲他不会放过你的,他一定会派遣最强大的手下来亚斯兰大陆追杀你,还会屠杀整个亚斯兰大陆。你如果杀了我,一定会后悔的。”拉基王子的大声吼叫让在场的众人知道了他的身份,但周蚩早已知道眼前这个魔族还是个皇族,但这并不影响他要击杀魔族的想法。

    可有人不这么想。

    “这位魔法师大人,我看你还是放了这位魔族的王子殿下吧,否则面对整个魔族的追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于非命了呢,还会牵连整个亚斯兰大陆,你担得起这个责任么?”柯雷文,又是刚刚那个出言让周蚩准备坐骑的前圣域牧师颐气指使的说着没有任何逻辑的话语。

    “看来有人想在通往冥界的道路上给这位魔族做做伴呢。”周蚩转过头来,气势再次聚集在柯雷文一个人身上。

    “嘭!”柯雷文再一次跪在了周蚩面前。

    “小辈,你怎么敢这样侮辱我,等我恢复实力,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抽筋扒皮,大卸八块。”柯雷文已经疯了,两次被周蚩逼到跪地,他长年位高权重蓄养的内涵已经完全被他抛弃,此时的他活像一个菜市场上为了一毛钱和小贩吵架到大打出手的中年妇女。

    “现有光明教廷前主教柯雷文,私通魔族,贩卖情报,背叛整个亚斯兰大陆,幸而圣女殿下及时发现,击杀了叛徒柯雷文。你看,这样解释主教大人的死,是不是很合理?”周蚩顶着前世的脸庞,说着让人感受到彻骨之寒的判决。

    “不,你怎么敢!?”柯雷文终于发现,现在的情况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是待宰割的那一方。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这个魔族,你快杀了他,我不会为他求情了。快杀了他。”柯雷文瞬间就把拉基王子给卖了,反正不是自己人,卖了就卖了。

    这一刻,自己的性命才最重要。柯雷文已经后悔刚刚为什么忍不住自己的怒气要站出来怼周蚩了。明明之前已经服软,为什么又要出言讽刺呢。柯雷文现在恨死了自己这张臭嘴。

    “呵呵,鼠辈。”周蚩笑了,然后回头,看着仍旧跪在原地一言不发的拉基王子。

    “看来我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

    “是啊,选个死法吧,我会让你没有痛苦的离开的。”周蚩看着拉基王子,语气平淡。

    “哈哈哈哈,我魔族王子九十四·拉基居然沦落到如此地步,真是魔神不佑我啊。看来也只有如此了。”拉基王子扬天长啸,那一瞬突然目光坚定了下来。

    “能拉一个光明教廷圣女,一群高等阶牧师,还有一位前途无量的魔法师做陪葬,本王子不亏,哈哈哈哈。”这一刻,被周蚩牢牢握在手掌心里的拉基王子决定发出自己魔生的最后一声怒吼。

    他,要自爆。

    ps:感觉最近真的快死了,周日一回来,就被要求加班,不太想干了。想全职写书,有人包养我么,来个两三个就行。比我现在工资高就行。真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