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土地占有权
    皇帝陛下的声音充满威严,众位大臣虽然心里着急,但都一言不发。

    看来,这个皇帝虽然有点昏庸,但对朝臣的掌控能力还是有的嘛,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周蚩低着头,没有看向那正在给自己封赏的皇帝陛下。

    一旁的内侍写完了圣旨,然后皇帝陛下盖上类似玉玺的印章,并用特殊的魔法留下魔法戳记,一张圣旨就这样完成了。

    圣旨完成之后,自然有内侍把它送到周蚩手中。

    对于周蚩的封赏已经成为事实,在场的大臣们就算有意见也只能憋在心里,不敢说出来。人家皇帝陛下玉玺都盖了,你还要反对,不是茅坑里打灯笼,找屎么。

    “谢陛下厚爱,臣定当为帝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花花轿子众人抬,周蚩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只是武侯大人的台词又被周蚩盗用,哦不,是借用,在异界大陆上发光发亮。

    “好一个死而后已,周蚩啊,我可是还希望你为我帝国开疆拓土,防备魔族呢,你可不能死哦。”解决了事情的皇帝陛下貌似心情不错,还和周蚩开了个玩笑,这让在场的众人都有些诧异。

    这可不是皇帝陛下的作风啊,难道这小贵族给陛下灌了什么汤,使了什么精神系魔法么?

    当然,纠结这个问题的人是不会得到da an的,因为王座上的那位仅仅是因为自己解决了一件大事,感受到了作为明君的快乐,然后准备马上回后宫做个昏君而感到高兴而已。

    接过内侍手中的圣旨,周蚩双手捧着,再次向王座的方向行礼。

    “好了,众位还有什么事么?如果没事,就散了吧。”皇帝陛下发话,众人不敢多待,于是整齐的恭送皇帝离场。

    “恭送陛下。”

    “周蚩,我们走。”太子笑着拍了拍周蚩的肩膀,看来是有话和他说。

    “众位,在下告辞。”没忘了和在场的大臣们告别,太子可以不在乎这些人,周蚩可不行,现在的他,还没有成长到可以无视十几位帝国实际掌权者的地步。

    离开御书房前往宫门的路上,太子没有和周蚩说一句话,只是从他微笑的表情看来,此时他的心情应该不错。

    转眼到了宫门口,太子和周蚩坐上独角兽马车,向着太子府的方向前进。

    到了这个时候,太子才终于开口和周蚩说话。这独角兽马车配备了高等级的防探查魔法阵,就算里面闹腾的再欢畅,外面也听不到一点动静。

    “周蚩小弟,你觉得你今天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周蚩没有想到太子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问题。

    “土地占有之权”周蚩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却没想到正中太子心中的da an。

    “没错,的确是这个父皇最后加上的权力却是你今天最大的收获。”太子满脸笑意的看着周蚩,准备向有些疑惑的周蚩解释。

    “父皇觉得北方反正都是兽人的土地,种不成粮食,还冷得要命,让你占了帝国也不会吃亏。因为名义上就算你侵占再多的兽人领地,那你也是帝国的贵族,你的土地也就相当于帝国的土地。”太子先点明了皇帝陛下的想法,接着说出了他觉得这个权利是周蚩今天最大收获的原因。

    “父皇这么做无可厚非,因为他并不知道我这个小弟或许真的有推翻兽人帝国,占领大片疆土的能力。”太子看着周蚩,那眼神里的信任让周蚩提起来的心思又落了下去。

    “太子大哥谬赞了。”周蚩低头,脸上烧烧的,被人夸奖原来真的会害羞?

    “父皇不懂,可是我懂,周蚩小弟,我觉得,这就是你一飞冲天的机会了。只是我有一个请求。”太子仍旧直视周蚩,语气平静,却又充满力量。

    “太子大哥请说。”周蚩也不复刚刚卑躬屈膝的样子,回到最原本的他自己。

    “有生之年,共守大陆。”

    “附议。”

    “哈哈,好,我果然没看错你。”太子他觉得周蚩有这样的能力,但他不知道,现在但周蚩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对他来说,封地就只是封地而已。他对领民有责任,但他没有想让自己拥有更多土地,更多子民的野心。

    老老实实的升级,安安静静的发展,找到自己穿越的秘密,有机会的话,再回原来的世界看一眼。

    这就是周蚩的野心,这就是周蚩的目标,他对于成为亚斯兰大陆之共主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兴趣。

    但人总是会变的,不是么?

    等周蚩看到格伦达地区的人民,他的人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之后,大概就不会有这样单纯的想法了。

    和太子聊了一路关于如何应对可能会到来的魔族大举入侵,周蚩在太子府门口和太子告别,他还是要回一趟自己的小别墅,已经一整天没有休息的他,此时才感觉到来自魔法回路的阵阵刺痛。

    他太拼了,也是时候休息一会儿了,瑞尔的三人小队还没走出帝都三百公里范围,这样的范围完全属于安全状态,有什么状况他也可以瞬间赶到。

    回到别墅的周蚩匆匆给自己做了一顿简单的饭菜,稀里哗啦的吃完就拿着换洗的衣服进卫生间洗澡了。

    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上几个小时,应该就能拂去这一路上风尘仆仆带给周蚩的伤痛。

    只是周蚩没有想到的是,克丽丝居然会选择这个时间点来找他。而且来的方式还是使用上次他送给克丽丝的附魔了魔法阵,能够瞬间传送到戴着戒指的另一个人身边的那枚戒指。

    周蚩从未摘掉过的传送戒指开始发光,代表着对面的那个戒指已经发动的魔法阵。

    该死,忘了做是否同意这个选项了。

    周蚩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慌乱的召唤了一团水元素把自己身上的泡沫清洗干净。而此时卫生间里的空间已经被克丽丝的戒指和她那里的空间折叠。代表空间属性的神秘紫色光芒正在闪耀,下一刻,克丽丝就要到了。

    情急之下,周蚩只好瞬移离开了卫生间,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难道是因为害羞了么?

    这种桥段不是应该发生在克丽丝这样的大mei nu身上么,我一个大男人洗着澡被夜袭是个什么鬼?

    周蚩吐槽着,发现空间趋于稳定。

    克丽丝来了。

    ps:周蚩被夜袭了,你们说会发生点什么呢?(/手动滑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