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功过相抵
    战斗伴随着北疆呼啸的风声结束,冉闵带领着冉魏精骑全歼了超过自身人数18倍的敌人。这对于北疆,对于格伦达来说,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最重要的是,冉闵所部,冉魏精骑,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中仅仅阵亡三人,受伤几十人。而且这场战役还是由冉魏精骑先发起的野/战,这样的伤亡比例就更让人热血沸腾。

    战斗结束之后,冉闵带来冉魏精骑收拾好所有的武器装备,站在狼骑兵先锋的营地之外,看着这让他覆灭了整个狼骑兵先锋军团的地方,心里不由得感慨万千。

    “点火!放箭!”在冉闵的命令下,所有的冉魏精骑把火箭射向了营地当中。被各种易燃物覆盖的狼骑兵营地很快就被熊熊烈火吞噬的一干二净,而此时,冉闵和他的冉魏精骑已经驱赶着近五千匹座狼,踏上了返回格伦达的路途。

    所有的座狼被包围在冉魏精骑中间,每当有刺头想要带头逃跑的时候,都会有一支箭矢不知从哪个方向飞过来,刺穿它的铜头,让它的豆腐腰软塌在地。

    拥有相当智慧程度的座狼很快就知道了这群人族是把自己当成了俘虏,也很快就安于现状不再闹腾。

    两个小时之后,时间已经接近午夜。北方巨大的火焰让就算临近格伦达也能看到点点星光。

    幸好冉闵在放火之前清除了周围的荒草,否则还真有可能酿成一场巨大的火灾。

    前期护送百姓和同袍遗体的冉魏精骑在几个小时之前已经到达了格伦达城,周蚩和李斯也已经得知了冉闵带着冉魏精骑前去伏击狼骑兵的事情。

    所以此时冉闵驱赶着座狼回城的时候,整个格伦达仍旧处于清醒的状态。

    周蚩不敢保证冉闵离开埋伏地点以后会不会有其他的兽人部队突然出现在格伦达城下。

    虽然周蚩已经在格伦达城外的护城河里填满了水,设置了吊桥,但兽人这个种族,一向不可以低估。

    “君上,冉将军已经回城了,看样子是个大胜。臣,先恭喜君上了。”李斯站在周蚩身边,听着耳边呼啸的夜风,微笑着恭喜周蚩。

    “不,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虽然这次可能是个大胜,但如果冉闵每次都这样不听命令,还不派人来报告的话,我认为他并不适合领兵。”周蚩看着城外深深的夜色,面无表情的说道。

    “君上,此番冉将军也是看到了机会,所以才会私自出兵,我想他既然敢于面对十几倍于自己的敌人,一定是有他的底气的。”李斯也知道这次是冉闵不对,但毕竟此时冉闵大胜而归,他得提醒周蚩不能寒了将士们的心。

    “不,虽然我知道冉闵一定是觉得可以赢才会进攻,但万一在他进攻的时候有其他兽人部队来到格伦达城下呢?到时候我们凭什么解围?为了一时的胜利就要弃格伦达数十万百姓与不顾么?”周蚩的手狠狠砸了一下城墙,冉闵这次确实把他给气到了。

    对于周蚩来说,不管兽人来的是谁,他只要带着自己的亲信也可以一走了之,他没有任何危险,、这些空间系魔法可以保证他和他珍视的人的生命安全。

    但格伦达城里这数十万百姓不行,这里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的故土,是他们一辈子难以忘怀的地方。如果格伦达城破,这里所有的百姓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死在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兽人手里,要么,成为兽人的奴隶,生不如死。

    所以周

    蚩才会对擅离职守的冉闵如此生气,就算冉闵看到了战机,但在格伦达城远远没有做好准备,满城的士兵万人都不到的当下,擅自离开埋伏地点,还不给格伦达城通报,这样的事情,周蚩绝对不想看到第二遍。

    “君上,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冉将军有错,但看在他和冉魏精骑彻夜奋战,大胜而归的份上,是否能宽大处理?”李斯还是在周蚩耳边敲着边鼓,他可不想这还没正式开战就失去一个好帮手。

    毕竟按照他新写的格伦达军律,擅离职守可是大罪,要杀头的。

    “哼,这我自有安排,你叫冉闵来见我。”周蚩就待在城墙上,看着一脸疲惫但眼神闪亮,透露着兴奋的光芒驱赶座狼入城的冉魏精骑,他心里其实也十分高兴。

    毕竟是3比10000的战损,随便换做那个领主,估计做梦都要笑醒了,又怎么会惩罚带来如此战果的冉闵呢。

    “末将冉闵,见过领主大人。”让阿尔索带着冉魏精骑去御马营交还坐骑和俘虏的座狼,冉闵自行登上了城头,来到了周蚩身边。

    “冉闵,你可知罪?”周蚩看着单膝下跪行大礼的冉闵,神情严肃。

    “末将不知。”冉闵没听到周蚩叫他起来,反而是在问罪,心里咯噔一下,头低的更低了。

    “哼,不尊军令,擅离职守,置格伦达城数十万百姓于不顾,只为了满足自己的**,这难道不是你干的好事?”周蚩的反问让冉闵彻底明白了,原来周蚩是在追究他擅自离开西山,直接对上狼骑兵先锋的责任。

    “末将知罪,但战绩一纵即逝,过错都在末将一人,还请领主大人不要追究冉魏精骑普通士兵的责任。”冉闵也是个硬汉,虽然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但还是拱手为自家士兵求情。

    “算你识相,李斯,擅离职守之罪,该如何判罚?”周蚩仍旧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冉闵,转过半个身子问一直在旁边侍立的李斯。

    “回君上,若情节严重,当斩。”李斯小心翼翼的说出了对应的刑罚。

    “那好,来人,把冉闵拖下去斩了!”周蚩转身,单手一挥示意旁边的两个守城士兵上来把冉闵押下去。

    “君上,万万不可啊!此乃兽人入侵之际,万不可因为冉将军一时之失就让我军损失一员大将啊!”李斯看周蚩不松口,赶紧走到冉闵身边,也一起跪下来替冉闵求情。

    “哼,既然军师这么说,那冉闵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此番于狼骑兵先锋军团的战斗功过相抵,命你带着剩下的冉魏精骑,去兵营补足一千人,继续埋伏在西山之上,戴罪立功。若再有此类事情发生,定斩不饶。”周蚩说完,一挥袖子走了,只剩下夜风中懵逼的冉闵和李斯。

    原来周蚩根本就不是要惩罚冉闵,只是要借题发挥,让冉闵知道以后不能再犯。

    “谢领主大人不杀之恩,冉闵定当尽忠职守。”还是冉闵先反应过来,对着周蚩的背影高声回答。

    “君上这戏演的真好。”李斯苦笑着说道,然后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冉闵。

    “多谢军师大人为末将求情。”冉闵是个耿直boy,对李斯的帮助表示十分感谢。

    这一夜,或许格伦达的大部分人都没有睡个安稳觉,但大抵,都是因为兴奋的。

    ps:第二章,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作者菌洗洗睡了,你们可以看完再睡。/手动滑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