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天生郭奉孝
    屋顶?周蚩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自己这单层卧室的瓦片屋顶。

    会是谁呢?看样子是个不拘一格的人才啊。轻笑一声,周蚩闭上眼睛感知屋顶的位置,确定坐标,然后直接闪现了上去。

    瞬移可以到达视野范围内任意一个没有遮挡的地方,但是不能穿墙;闪现刚好相反,只要能够确定坐标,什么位置都能去得了。

    闪现过后,周蚩的身影慢慢在屋顶浮现。

    而同一时间,周蚩也看到了这个被自己召唤出来的年轻谋士。

    只见他放浪形骸,四仰八叉的躺在屋顶上,半醉着,却还要把酒葫芦往嘴边凑去。

    这一瞬间,周蚩好像有了一种感觉,这个人,必定是自己非常期待的那几个人里的一个。没用,周蚩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这个年轻谋士的身边。

    “来,喝我的。”也不管这人是谁了,周蚩递上自己手里的某台酒,示意他和自己一起喝酒。

    “哟,这酒可不得了啊,多谢了兄弟。”那谋士好似酒鬼,接过周蚩的酒就往嘴里灌去。

    “哈哈咳咳,好酒,好酒啊!”年轻谋士喝着烈酒,咳嗽着,好像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却仍旧不肯放下手里的美酒,一手某台酒一手他自己的酒葫芦。

    “一个人喝不寂寞么?来,我和你一起喝,干了!”周蚩看着这年轻谋士好似猛将一般豪迈的喝酒方式,心下也不由得被感染的酒虫上脑,抡起酒瓶子和年轻谋士碰了一下就往嘴里到。

    说实话,以周蚩的体质属性,这区区五十几度的白酒喝了跟没喝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他早已不是那个千杯不醉还需要系统包裹帮助的人了。

    “哈哈哈,人生得一知己足以,兄弟,我看好你!”那年轻谋士一看周蚩也喝的这么猛,见猎心喜,也举起了酒瓶和周蚩对拼了起来。

    “爽!”喝干了一瓶某台,周蚩擦擦嘴,又拿出一箱,在两人面前一字排开。

    “今晚咱们不醉不归可好?”

    “一言为定!”

    于是两个男人就在周蚩卧室的屋顶喝上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喝酒,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周蚩第二天神清气爽的起床了,而那年轻谋士在客房一直睡到中午才来周蚩的书房报道。

    “见过领主大人。”不似昨日,这年轻谋士今天清醒以后好像变了个人,一个法师礼施展的是无比的标准。

    “好了,坐吧,昨天晚上可没见你这么拘束。”周蚩也不甚在意,就让他随便找个位置坐下。

    “说吧,有什么想法。”周蚩看着年轻谋士的眼睛,好像要从那里面读出点什么来。

    “我想跟着领主大人您干。”年轻谋士低垂眉眼,轻声说道,大概正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懊悔呢。

    “哦?那你有什么条件么?”周蚩心里早已猜到这人是谁,但他也不用验证,就等着他亲口告诉自己。

    “酒,有么?”年轻谋士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似乎是害怕周蚩会说出否定的答案。

    “酒么。。。”周蚩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拖着长音,好像就是要耍一耍这个嗜酒如命的年轻谋士。

    “管够。”最终看到年轻谋士脸上焦急的神色之后,周蚩终于绷不住自己的表情,微笑着说出了让年轻谋士满意至极的答案。

    “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年轻谋士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长的送了一口一气。

    “臣,郭嘉,拜见主公!”那年轻谋士,哦,应该是郭嘉,从位置上站起身来,一个十分恭敬的鞠躬,却是现场就认了周蚩这个主公。

    “哈哈哈,好,好,好,我得奉孝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啊。奉孝快请起。”周蚩终于验证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连呼三声好字,由此可见对于郭嘉的到来他的确是非常高兴的。

    郭嘉其人,字奉孝,颍川阳翟(今河南禹州)人,东汉末年三国时期曹操的谋士之一,有奇佐之名。助曹操平吕布、定河北,灭乌桓,著《十胜十败论》官拜军师祭酒,在世时封洧阳亭侯,在曹操征伐乌丸时病逝,年仅三十八岁。谥曰贞侯。

    在曹操诸多谋士中,唯独郭嘉最了解曹操,并且两人关系亲密,犹如朋友一般。据史书记载,二人行则同车,坐则同席。

    在严于治军的曹营帐里,郭嘉有很多不拘常理的行为,但在偏爱他的曹操眼里,“此乃非常之人,不宜以常理拘之”。

    曹操手下有一位纪检官员,叫陈群,曾因郭嘉行为上不够检点奏了他一本。但是,曹操一面表扬陈群检举有功,一面却对郭嘉不闻不问。不仅如此,曹操还暗地里为郭嘉一仍其旧的生活作风喝彩。

    在长年征战生涯中,曹操总是把郭嘉带在自己身边,以便随时切磋,见机行事。每逢军国大事,郭嘉的计策从无失算。曹操更是对年轻的郭嘉寄予了无限的希望,打算在平定天下之后,把身后的治国大事托付给郭嘉。

    只可惜在曹操征伐乌丸时病逝,享年三十八岁。而后来,曹操兵败赤壁,在溃逃的路上大哭说道,“惜哉奉孝,痛哉奉孝。有奉孝再次,何至于叫孤如此。”完全说明了曹操对于国家的重视。

    而且曹操一生只为自己的下属哭过两次,先哭典韦,后哭郭嘉。

    哭典韦之哭,所以感众将士也;哭郭嘉之哭,所以愧众谋士也!

    郭嘉死在北方的那一年,诸葛武侯刚刚被刘备请出茅庐,而大多数三国迷最大的遗憾就是无法看见蜀魏两国最强谋士的一战。就如同他们虽然期待秦琼战关公,但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而周蚩,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

    当然,所有的事情里面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周蚩喜欢郭嘉,不是那种男欢女爱的喜欢,周蚩取向非常正常。而是一种欣赏,欣赏郭嘉的纯粹,欣赏他在魏国势力当中无数门阀倾轧的状况下,保持纯粹,丝毫不沾染政治和家门的那份纯粹,那份只在乎谋略军机的纯粹。

    ps:昨天有个小伙伴私聊作者菌,在作者菌的提醒下终于猜到了哦,作者菌也给他发红包了呢。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哟,大家要踊跃参与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