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命运的决斗
    “兄长,和我决斗吧,胜利者留在王庭,失败者离开这里,永远别再回来。”就在事情告一段落,“失败者”即将被驱逐的时候,从拉兹的嘴里,说出了这句可以称得上是厚颜无耻的话,或者说称之为请求,更为合适。

    经历从不解到震惊,从震惊到绝望,从绝望再到升起一丝毫无意义的希望的转变,拉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再没有以前那样的从容不迫。

    “二皇子殿下,您不必答应这个试图弑兄上位的叛徒,他只是个即将被驱逐的罪人罢了。”站在文官序列第二位的兽人帝**机大臣,此时打破了拉兹厚着脸皮说完自己的请求后的诡异平静。

    “对,他只是个罪人而已,二皇子殿下不用答应他的决斗请求的。”

    “是啊是啊,就让他这样被流放寒霜之域吧,二皇子殿下。”

    似乎是害怕从这位前兽人帝国三皇子,现在的帝国叛逆嘴里说出什么让他们难堪的话语,刚刚那些选择支持拉兹的大臣,一瞬间全都恨不得他立刻去见兽神大人。

    “不,不管怎么说,拉兹还是我的亲弟弟。弟弟的请求,做哥哥的,又怎么能拒绝呢?”伍兹并没有听从墙头草一般的大臣们的建议,而是转身从侍卫腰间抽出一把长剑,面对拉兹站定。

    “来吧,拉兹,让我看看你这些年有多少长进。”自从伍兹成长到18岁离开皇宫独自一人踏上冒险之路,他和小两岁的拉兹就再也没有交过手了,在他的认知里,拉兹就算这几年来变强了,也强的有限。

    可事实并非他想象的那样,这几年虽然没有经历过和伍兹一般的血与火的战斗,但在虎人王庭,拥有最好的教师和条件以及最合适的对手,拉兹的等级和身手也已经今非昔比。

    拉兹见伍兹答应了他的决斗请求,嘴角闪过一丝微笑,拔出腰间的佩剑就向着伍兹冲锋而去。

    这场似乎宿命里就已经决定的战斗,终于拉开了序幕。

    一直以来伍兹都是非常正统的虎人身材,也习练的最最正派的虎人皇族大剑格斗术,虽然这个名字听上去非常普通,可能没有什么究极破坏炮之类的强大。但能够凭借着这个格斗术在战斗力超群的虎人一族中多的皇族的地位,可想而知这个格斗术并没有它的名字那么简单。

    大开大合的大剑格斗术似乎就是为了伍兹而生的,格斗术中的每一式剑招都被伍兹烂熟于心,并且应用的相当纯熟。

    而拉兹却正好相反,生来体格比较矮小的他,没有资质修炼最正统同时也是最强大的虎人皇族大剑格斗术,却另辟蹊径,选择了人族的战斗技巧以适应自己比较矮小的身材。

    拉兹修炼了人族各种各样的快剑术,并将它们糅杂到一起,博采众家之长,总结经验,形成了的自己的战斗风格。

    而拉兹,将这些基于人族快剑术的基础上整合出来的剑招,统称为:皇族快剑格斗术。

    似乎是心有不甘,拉兹再把快剑术修炼到遇见瓶颈,再也无法如以前一样一日千里的时候,选择转而修炼大剑格斗术,虽然没有把它练到最强的资质,但修炼的资格,拉兹自然是有的。

    所以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没那么公平,伍兹离开虎人王庭的时候,拉兹的快剑术还没有到达顶峰,也没有开始修炼大剑格斗术,战斗力并没那么强。

    而伍兹回来以后,拉兹就开始对自己长久以来的布局进行收网,所以伍兹也没有再见过拉兹出手。

    加之伍兹已被关

    押两日,粒米未进,唯一能够补充能量的就是周蚩给他送的那半瓶烈酒。再之伍兹手中长剑不过是普通的紫色装备,而且只是把普通的长剑,并不是一贯常用的双手大剑,而拉兹手里却握着暗金级别的佩剑,全身穿戴整齐。

    这大概,是虎人皇族有史以来最不公平的一次决斗,也是最让人期待的一次决斗了。

    拉兹先行冲锋,因为他已经忍不住击败自己的兄长,看着他落魄的离开虎人王庭的样子了。

    伍兹虽然对拉兹不了解,但拉兹可以说对伍兹知道的一清二楚,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伍兹为假想敌而布的局啊。

    挡开拉兹的第一记快剑,伍兹感受了一下手中的力道,并没有让他太过吃惊,毕竟只是试探,他也知道这并不是拉兹的真实实力。

    拉兹在伍兹身后转身,单脚重重踏地,借助强烈的反冲力,攻向站在场中防守的伍兹。他们现在战斗的地方,就在正殿门口的广场上,所有的大臣都在稍远的地方围观。虎人皇帝也得到消息,来到了现场,但即便是他,也没有权力中止这场神圣的,受到兽神大人庇护的决斗。

    拉兹再次冲锋,剑尖在击破空气时发出“呜呜~”的响声。

    伍兹自然感受到了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他尽自己的全力转身,一剑斩在拉兹的佩剑上。但结果却并不让人满意,伍兹的长剑,在碰触到拉兹佩剑的剑锋的那一刹那,就变成了两半,就像把黄油放在了烧红的铁刀上,完全不费力的就划了过去,还好伍兹及时收住身形,才没有把整个身子都撞在拉兹的佩剑上。

    但受伤确实在所难免的,战斗开始一分钟不到,伍兹的脸上就被拉兹划出一道浅痕,流出了这次战斗的第一滴血。

    接下来的拉兹,好像是被这滴鲜血刺激,速度越来越快,伍兹手中长剑也越来越短,最后只剩下一个剑柄,和二十公分左右的剑身,甚至不如大多数刺客手中的匕首。

    由此可见,一件趁手的武器,真的非常重要。

    拉兹像是疾走的魔兽,狂笑着在伍兹周身打转,时不时的给伍兹添上一道伤痕。

    知道战斗进行到第五分钟,伍兹体力不足的缺陷开始明显起来,拉兹能感受到伍兹躲避的速度在降低,身上的伤痕进一步增多。

    “皇族快剑格斗术·奥义·无影秘剑。”拉兹十分中二的喊出了自己招式的名字,可伍兹却好似无力还击,只能尽力躲闪。

    结果自然和拉兹想的一样,伍兹中剑,他的佩剑直接贯穿了伍兹的左肩,而这已经是伍兹尽力躲闪的结果了。

    可就在拉兹想要拔剑抽身而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拔不动自己手中的佩剑。原来是伍兹强忍疼痛,抬起受伤的左臂,一把抓住了拉兹的右手,而他的右手则握着那把已经破碎不堪的残剑,把自己体内仅剩的那点战气注入其中,孤注一掷的刺向了拉兹的胸口。

    “拉兹,你大意了。”

    这是伍兹以前陪拉兹联系时常说的话,可拉兹现在听来确实那么的刺耳。

    二十公分的剑刃接着伍兹战气的破甲效果全部刺入拉兹的身体,正中靶心,鲜血直流。伍兹放开剑柄,后退一步,抽出了插在自己左肩的拉兹的佩剑。

    这场宿命的决斗,最终,还是伍兹赢了,赢在敢于拿自己的命去姘,赢在那一刹那的战斗经验上。

    ps:第二章,作者菌没有食言。。。大家早点休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