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 波云诡谲(三二)
    “杀啊!!!杀!!”兽人们手握着各种兵器,向着堡垒群冲锋,脸上狰狞的表情配上狂暴的怒吼,这一切的一切都告知着这片大地。

    战争,来了。

    好似是为了营造战争的氛围,兽人们在纳姆·莱恩的命令下开始冲锋的时候,天上的乌云也渐渐浓密起来,间隙之中,一道闪电划过天空。

    数千万人的杀气凝聚起来,结成血红色的狮人头像,在短兵相接之前,朝着区区五万人的秦卒扑杀而去。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白起并未动用自己的能力,抵挡这杀气凝结而成的狮子头,反而是唱起了《诗经·秦风·无衣》中的一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站在白起身后的将士们,没有丝毫犹豫,手中兵器重重在胸口击打两下,也唱出了这句《诗经·秦风·无衣》的第一句。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狮子头跨越数千米的距离,即将降临在秦卒们的阵营当中,可是白起,他仍旧没有反应,只是唱着第二句《诗经·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将士们没有一个露出恐惧的表情,他们知道,这狮子头,伤不了他们。

    第二句《诗经·秦风·无衣》唱完,将士们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白光,似是将他们紧紧相连,却又夺目的让人难以直视。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白起眼神坚定,看着那已经到达自己面前的血红色狮子头,血腥味已经侵入他的嗅觉,让他眉头微皱。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第三句唱完,秦卒们身上都多出了一团白光将他们包围着,就好像真的穿上了一件白色的战甲。

    与此同时,秦卒们的高歌也惊动了对面的兽人勇士们。他们不停的向秦卒们所在的方向涌来,就好像涨潮时的海水,即将冲刷海岸上的礁石。

    而那血红色的狮子头,就是潮水的第一波攻击。

    轰隆——

    终于,数百米大的血红色狮子头击中了秦卒阵型的前排,发出巨大的爆炸声,激起了漫天的灰尘。

    “哈哈!所谓的格伦达也不过如此,居然连躲避都不知道?!”

    “他们肯定是被我们的杀气吓傻啦!所以才不知道躲开攻击。”

    “这样正好,咱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摧毁偌大的格伦达,进入紫月帝国,肆无忌惮的掠夺他们的财富和奴隶啦!”

    “哈哈,快走快走,别让隔壁的抢了先!”

    烟尘遮盖住了秦卒阵营,兽人们自然以为没有躲避的秦卒们,将会死在他们的第一波攻击之下。

    可事实怎会如他们所愿,有白起带领的秦卒,能够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威力,在加上周蚩也在战场之中,秦卒的实力还能在上涨百分之五十,达到百分之两百。

    这样的加成足够每一个秦卒实力冲破桎梏,达到大地级别。

    五万大地级别的强者,

    面对一群仅仅是黄金的兽人,用切瓜砍菜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可白起还是没有发出进攻的命令,他甚至操控着烟尘,将将士们笼罩的更加彻底,让所有的将士,都隐藏在了这漫天的烟尘当中。

    “就是现在!杀!”终于,距离海浪拍打礁石,只剩下最后两三百米的距离,白起终于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发动了冲锋的命令。

    兽人的战士们冲锋了数千米的距离,就算他们都是黄金级别的实力,可毕竟还是会有所消耗的,而秦卒们却以逸待劳,直到兽人战士进入了最合适的冲锋距离之后,才发动了自己的攻击。

    咚——

    咚咚——

    咚咚——咚咚——

    秦军作战的鼓声开始渐渐响起,赤膊的壮汉,在堡垒群最前头那个最高的堡垒上面,用尽全身力气,敲打的面前巨大无比的牛皮大鼓。

    “杀!杀!杀!”五万秦卒发出的喊声好似同一个人,响声震天。

    “他们怎么没事?!”

    “这……这不可能!!”

    “他们怎么一点都没有受伤?难道刚刚我们所有人都做梦了吗?!”

    兽人战士们见到了从烟尘之中冲出的秦卒将士们,一个个都跟活见鬼了似的,眼中的诧异差点将眼珠子都顶飞出来。

    但下一秒,海浪就拍打在了礁石之上。

    如同在海中一样,海浪拍打礁石,结果必然是海浪粉身碎骨,而礁石浑然无惧。

    兽人的战士们,虽然对于秦卒将士完全没有受伤十分不解,但他们已经无法后退了。就算想要停下来也是不可能的。

    后面的兽人战士并不知道最前线发生了什么,他们得到的消息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向前。那些停下来的,都被后面涌上来的兽人大军踩成了肉糜。

    “跟他们拼了!”

    “对,跟他们拼了!”

    “杀啊!”

    兽人到底是兽人,血性激发之下,他们居然将刚刚那诡异的事情抛到脑后,一个个组织着阵型,在各自统领的带领之下,想着秦卒发起了攻击。

    可秦卒的将士们速度比他们还要快,在他们刚刚举起武器的时候,秦卒们的长枪就已经递到了他们的咽喉要害处。

    枪身刻有血槽,枪头留着红缨,这一切都是为了让长枪的使用寿命变得更长,不会被敌人的肌肉卡住,不会因为被鲜血沾染而打滑。

    枪尖入喉,被击中的兽人战士发不出一声惨叫,只能瘫软在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力气从那个并不大的伤口渐渐流逝。

    “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这么强?!”兽人甲和一个秦卒硬拼了一记,却被击飞数十米远,压倒了一群跟在后面的兽人。

    “你们的无知,不是你们能够继续活下去的理由。”秦卒中的小校甩手将挂在长枪上的三四个敌人丢入兽人的阵营,又砸死好几个兽人战士。

    ps:第一章,这场战争应该会持续很久,作者菌尽全力将它描写的更好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