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波云诡谲(三五)
    “大人,半人马一族五万射手,已经到达指定位置。”传令的士兵很快回到纳姆·莱恩身边向他汇报,由于跑的太急,他甚至微微有些喘气。

    “很好,用旗语告诉他们,瞄准前锋所在位置,无差别射击,持续一分钟。”纳姆·莱恩的命令脱口而出,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什么?!大人,无差别射击的话,咱们的战士怎么办?!”传令的亲信一脸诧异的看着纳姆·莱恩,在他眼中纳姆·莱恩是个伟大的领袖,可今天他的命令,却让他对自己之前的信任和崇敬有些怀疑了。

    “怎么?你在质疑我的决定吗?”纳姆·莱恩看传令兵驻足不前,转过头来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他,问道。

    “这……小的不敢……可……”传令兵还想再劝,可刚愎自用的纳姆·莱恩又怎么可能听得进去他的规劝。

    “那还不赶紧去传达我的命令!”纳姆·莱恩的声音大了起来,神级强者的威势重重压在传令兵身上,让他直接跪倒在地,无法再说出任何一句反抗的话。

    “是……大人……”艰难的从嘴里冒出几个音节,传令兵不敢再对纳姆·莱恩的命令表示任何的不满和怀疑。

    “哼!还不快去!”纳姆·莱恩收起压制下去的气势,让传令兵赶紧去传令。

    实际上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考量,此刻在前线作战的大盾战士和其他附属士兵,都是来自中立派中的犀牛人一族和牛头人一族。

    他们原本就和狮人不太对付,此次能够跟着大部队一起来,完全是因为纳姆·莱恩用滚雪球的办法将他们裹挟进了军队之中。

    所以,他们到底死了多少,纳姆·莱恩并不是很在意。甚至他做出无差别射击的决定,并不排除有清除异己的可能。

    不过这些都和周蚩以及此时在战场中奋勇战斗的秦卒们无关,秦卒们这会儿正转换前后军,准备让战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前军能够后撤一些,喝下体力恢复药剂。

    “利内斯大人,中军那边传来旗语命令,他们说……”负责观察旗语的士兵匆匆忙忙跑到半人马的首领,利内斯·哈洛德身边,却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出自己的观察结果。

    “他们说什么,你说吧,没事。”利内斯·哈洛德是一头马身棕黑色的半人马,健壮的肌肉让他看上去比普通的半人马足足大了两号。

    “他们说……瞄准前锋……无差别射击……一分钟……”哆哆嗦嗦的把自己的观察结果说出来,那士兵已经快要崩溃了,这样残忍的命令,他以前想都不敢想。

    利内斯·哈洛德目光突然一凛,看着快要坚持不下去的士兵急迫的问道:“你确定吗?你肯定没有看错?纳姆·莱恩怎么说也是狮人的领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回,大人,小的确定没有看错。看到这样的旗语之后,小的还特地发旗语确认了一遍,虽然那边发射旗语的士兵也有些犹豫,但……旗语说的,的确是无差别射击一分钟。”一口气将自己的所见全部说出来,然后穿着粗气跌倒在地。

    “纳姆·莱恩是疯了吗?他怎么会发出这种命令?”利内斯·哈洛德回头看向中军的方向,目光好像穿越了无数的兽人士兵,和纳姆·莱恩交接。

    “利内斯·哈洛德族长,是想要违背纳姆大人的命令吗?”每个领兵的统

    领身边,都跟着一个狐假狮威的狐人参谋。

    美其名曰参赞军机,但实际上就是用来监视这些统领的棋子。

    “不敢!!”利内斯·哈洛德差点将自己的牙齿咬碎,但如果他不遵从纳姆·莱恩的命令,恐怕死的就是他们半人马一族的成员了。

    “举弓!”利内斯·哈洛德的声音在他的实力加持下,传遍整个队伍。

    “上箭!”狠狠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嘴角露出恶意的微笑的狐人参谋,利内斯·哈洛德转头闭上了眼睛。

    “无差别射击!放!”

    “放!放!放!”

    每人四轮箭矢射出,就是二十万枚以上的箭矢,穿越三百多米的距离,朝着混战之中的前锋落下。

    咻咻咻——

    箭矢遮天蔽日,划破空气时发出的呜呜声,让战场上所有人都感到了恐惧。二十万枚箭矢的无差别覆盖式射击,不是躲避就能够解决问题的。只有硬抗。

    “盾!”

    “斜角!”

    “弃敌!”

    “结阵御守!”

    无比统一的命令在秦卒之中传达,所有秦卒的战士们在第一时间舍弃了自己当前的敌人,取出了一直背在身后的鸢盾。

    半人大小的鸢盾虽然无法遮住所有身体,但结成特殊的圆形守阵之后,所有盾牌连接在一起,就能将大部分的战士们都保护起来。

    笃——笃笃——笃笃笃——

    箭矢击打在鸢盾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偶尔有几支箭矢从意想不到的角度落入阵型当中,也只能在一阵白光闪过之后,无功而返。

    反倒是犀牛人和牛头人的大盾战士,由于箭矢是从后边射来的,大部分的士兵都没有办法及时转身抵抗箭矢的射击。

    他们也没有秦卒那样令行禁止的执行力,所以只能在慌乱之中举起手中的盾牌,希望能够逃得一命。

    可覆盖式的射击哪有那么容易就躲过,闪过了这支箭矢,后面跟着数十支箭矢就会把你射成刺猬。

    啊——啊——

    或急促,或凄厉的惨叫在战场上响起。结成圆阵的秦卒完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没有一个人受伤,只是鸢盾上射满了箭矢,恐怕接下来无法再保护他们了。

    而他们此刻的对手,那些犀牛人和牛头人,却死的死伤的伤。

    十不存一。

    所有的半人马都迟疑了,他们是距离前锋战场最近的,也是最能够感受到血腥味的,他们害怕了。害怕这些被自己射死的同僚的鬼魂,半夜回来找自己。

    “够了,利内斯·哈洛德!停手吧。”与此同时,半人马的首领,利内斯·哈洛德耳中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您?周蚩大人?!”半人马首领利内斯·哈洛德诧异的表情说明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远在堡垒群中的格伦达领主,周蚩。

    ps:第二章,半人马出场……有人认领这个龙套吗,后续还有戏份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