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4章 波云诡谲(四零)
    金兀术座下的噬金巨兽,虽说顶着巨兽的名字,但其实提醒远比不上犀牛人那图克屁股下面的大犀牛。

    不过幸好,这里虽然是战场,骑兵冲锋体型占很大的优势。

    但噬金巨兽圣域的实力,还是要比那图克的大犀牛稍强一些,抵消了体型的差距。

    吼——

    噬金巨兽怒吼着,带着金兀术冲向了那图克和他的大犀牛。

    只见它快要接近那图克时,突然人立而起。长得非常像熊掌的两只宽大手掌,猛的拍在了大犀牛的头上,就像给了他一巴掌。

    圣域级别的实力,在这一掌中显现的淋漓尽致。大犀牛低着头昂着角正使劲冲锋呢,没想到这一巴掌下来,把它直接拍离了原来的轨道。

    沛莫能御的巨力让大犀牛踉踉跄跄的侧着走了几步,骇人的冲势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兀术身经百战,又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他一紧手中的长槊,撕破空气,直接照着那图克的心口扎去。

    虽然金兀术非常欣赏那图克无畏迎战的风格,但这里是战场,无法相让,最终的结果只有你死或者我亡。

    长槊旋转着,连空气都跟着一起扭转成一个尖锐的漩涡。那图克不敢大意,手中一提犀牛坐骑的缰绳,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金兀术的长槊。

    而金兀术这家伙,却不依不饶,双腿夹紧噬金巨兽的腹部,身子伏低,单手抓着长槊放在臂弯之中。

    咚——

    长槊击在犀牛坐骑的脖颈之上,让它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又退了两步,晕晕乎乎的差点倒在了地上。

    一招先,招招先。

    金兀术在和那图克的对冲之中占据了一点点优势,但他很快就把这点优势发展成了他的胜势。

    无坚不摧的长槊一次又一次的击打在犀牛坐骑的身上,那图克想要控制坐骑,但在金兀术疾风暴雨般的进攻之下,还是力有未逮。

    很快,那图克的大犀牛就被金兀术的长槊打晕过去,要不是金兀术想抓住这些大犀牛给自己的铁浮屠当坐骑,恐怕这会儿那图克座下的大犀牛早就丢掉小命,顺带也让那图克无处可逃了。

    不过最终结果还是一样的,那图克壮硕的肌肉仿佛要爆炸的身躯,还是倒在了金兀术一击强过一击的暴风槊法之下。

    “投降!或者死!”金兀术手提缰绳,噬金巨兽止住身形,将自己巨大的熊掌放在了那图克的胸口上。

    那图克丝毫不怀疑这只熊掌拥有杀死自己的实力,何况金兀术的长槊也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边上,看上去除了投降,他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就在金兀术花了25.34秒的时间击败了那图克之后,一道攻击姗姗来迟,化作黑光射向金兀术。

    灵觉极其敏感的金兀术第一时间发现了这道攻击,坐在噬金巨兽上扭转身子,以腰力带动臂力,再配合手腕的力量,将长槊抽向这道黑光。

    但那黑光好似未觉,仍旧奔着金兀术而来,穿过了长槊的挥打,直奔金兀术的面门而去。

    “哼!”

    金兀术的鼻腔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冷哼,那黑光却像是老鼠遇见了猫,直接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杀气,是金兀术的杀气。

    原本所谓杀气只是人身上的一种气场,能够让人如坠冰窟的,已经是十分强大的杀气了,但在亚斯兰大陆,战气和魔法都如此发达,人们开始寻找各种办法,强化杀气,将它作为一种能力来使用。

    而白起的杀神战气,就是杀气和战气混合之后产生的新型战气。杀人盈野的金兀术,自然也有掌控杀气的能力。

    只是尚未和白起那样纯熟,无法将杀气和战气混合在一起,形成新的能力罢了。

    只用杀气驱散一次不明真相的魔法攻击的话,对金兀术来说还是非常简单的。

    “只敢偷袭的垃圾,吃你金兀术爷爷一槊!”将那图克交给自己的坐骑,金兀术果断飞上天空手持长槊对准那黑光射来的方向,就是长槊直击。

    转眼之间,那长槊仿佛胀大了几倍,变得十分粗壮,而接下来,金兀术就擎着这柄粗壮的长槊,对准了那个方向,以牙还牙一道战气喷涌而出。

    明明是要远程攻击,那你把长槊变粗干嘛啊混蛋?!

    虽然刚刚偷袭的狐人长老非常想如此吐槽一下,但金兀术的攻击显然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于是只得给自己加持了几个逃跑专用的图腾咒术,身为圣域萨满的他,在这方面的实力还是挺强的。

    可惜了,金兀术根本不想放过他,长槊复又变细,被金兀术握在手中,而金兀术本人则从空中直奔那狐人长老而去。

    长槊在前,刺穿空气,金兀术在后,用尽全力。

    数百米的距离对于圣域巅峰的金兀术来说,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下一刻,远远关注着战场的周蚩,就看到了长槊穿过狐人长老身体,将他挂在长槊顶端的画面。

    咱能别这么少儿不宜吗?这回周蚩也想吐槽金兀术了。

    不过这样的行动虽然有些少儿不宜,但却给奔行的铁浮屠和拐子马带来了巨大的士气,原本要受轻伤的直接躲过敌人的攻击,会受重伤的也避开了要害部位,那些注定失去性命的,也因为士气的上涨,而躲开了敌人的致命伤害。

    可以说是大吉大利,今晚……咳……

    金兀术收拾了偷袭他的狐人长老,将他的尸体挂在长槊上,又重新走回了那图克身边,说道:“偷袭的下场你看到了,如果不想这样的话,还是尽快投降吧,这样还能留下一条小命,否则……”

    金兀术话里的威胁意味很重,但却意外的好用。不是那图克贪生怕死,实在是刚刚纳姆·莱恩的决定让他心灰意冷,再加上对他来说无敌的金兀术,以及轻而易举的就击败他的铁牛骑士的铁浮屠和拐子马,这会儿他是真的挺想投降的。

    “这……好吧……我投降……”那图克无奈但又庆幸的声音,传入金兀术的耳朵,这也代表着,整个兽人阵营的彻底落败,已经开始了。

    ps:第一章,兽人的剧情很快就结束了,不过毕竟是周蚩的第一场大范围战争,还是要着重写一下……恩,我也就皮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