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只为一笑红颜
    ,精彩小说免费!

    精致而削薄的唇含着一抹轻笑,他居高临下,注视着这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沈妙言,刚刚的话若是传出去,你可知,是何罪行?”

    沈妙言迎着三月春光,模样乖巧,可那张红润的小嘴,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觉得,你大约也不甘心,被楚云间这么压着。爹爹在世时曾说过,你功高盖主,迟早是要被皇上废掉的。”

    四周寂静,几个侍卫低下头,这话太过惊悚,他们只当没听见。

    君天澜盯了她良久,狭眸中情绪莫测,最后抬步往国师府走去。

    沈妙言望着他的背影,咬咬牙,迈着小细腿跟上。

    她跑着追上君天澜,脏兮兮的小手攥住他的衣襟:“国师,满京城的人都说我德行恶劣,可我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虽然爹爹叫我不要恨,但我却容不得他在那个皇位上,逍遥自在地活着。”

    她逆光而立,明明乖巧至极,然而君天澜却看见,她的大眼睛里,全是浓烈的恨。

    见他打量自己,沈妙言龇着两排小白牙一笑,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我二叔家的门房嬷嬷,骂我不是个好东西。我听说国师你的名声也不怎么样,既然咱们都不是好东西,为什么不凑成一对儿呢?”

    她仰头望着君天澜,他站在阳光下,宽大的黑色袍袖被风吹得鼓了起来,金线绣边的薄披风翻转回旋。

    玉冠束发,修长的身影挺拔如松。那张脸明明俊美如谪仙,却又透着阴冷狠戾,叫人无端生惧。

    她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便只能静静等着他的回答。

    直到她站得小腿杆子发麻,他才轻声一笑:“沈妙言,进了国师府,可就容不得你随意离开。希望你,不要后悔才好。”

    沈妙言闻言,心中一喜,用力拍着小胸脯,脆生生答道:“我沈妙言,生是国师府的人,死是国师府的鬼!国师大人叫我向东走,我绝不往西跑!国师大人叫我打奴才,我绝不去揍丫鬟!”

    君天澜瞥了眼她的小胸脯,淡漠地往主院而去:“别拍了,本来就平得很。”

    沈妙言:“……”

    话说,这一位,真的是传说中祸国殃民、草菅人命的冷酷国师吗?

    想起什么,她又紧忙追上去:“国师,我住哪儿啊?”

    “东隔房。”大步走在前面的男人声音淡淡。

    “东隔房大不大,精不精致啊?”她追着他,一边跑一边喊,看起来没心没肺得很。

    国师府草木扶疏,处处透着一股端严和冷肃。

    君天澜在衡芜院前停下,回转身,便看见她拎着素白色的裙摆,一路气喘吁吁地小跑过来:“国师,你走慢一点!”

    春风拂过,她的裙角在风中飞扬,灵动的模样,为这死水一般的国师府添上了几分生趣。

    沈妙言注意到君天澜正注视着她,于是抬起头,冲他一笑,声音甜脆:“国师!”

    她的身后,葱葱郁郁,开遍了玫红的雏菊。

    君天澜望着她,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老戏词里的一句话:这江山锦绣,却抵不过她的笑靥如花。

    他勾起薄唇,“沈妙言,本座最后问你一遍,你真想待在本座身边?”

    “国师,除非你赶我,否则我是不会走的!”她应承得干脆。

    于是,沈妙言正式成了君天澜身边的小丫鬟。

    他把紧依着他卧房的东隔间给了她,院子里的大丫鬟拂衣却有些犹豫:“主子,慕容小姐一直想要那座东隔间,若是等她回来,知道主子把东隔间给了别人……”

    君天澜摘下披风:“本座的府邸宅院如何分配,何时轮到她做主了?”

    拂衣将披风小心翼翼地挂在衣架上,望了眼他毫无表情的侧脸,恭声应是,随即看了一眼身后的沈妙言,示意她跟自己来。

    东隔间与君天澜的卧房不过一帘之隔,本是用来给贴身伺候的丫鬟用的,只是君天澜素来不喜人近身伺候,因此一直空置着。

    却不知怎的,忽然给了沈妙言。

    沈妙言跨进门槛,这东隔间虽然不大,但摆设精美,竟不输她在沈国公府里的闺房。

    她随手摸了摸一只青花双耳大瓷瓶,眸光微闪,国师府很有钱啊!

    “小小姐好福气,这间房,府里可是有不少丫头眼馋惦记的。”拂衣笑着打开窗户,给房间换气。

    沈妙言把小布包袱放在桌子上,跳上高脚凳坐好,甜甜说道:“姐姐,你刚刚说的慕容小姐,是谁啊?”

    拂衣低头将窗户支好,听见“慕容”二字时,眼底掠过一丝惧意,转身望向她,却只是笑笑:“小小姐用的东西,奴婢等会让人给你送来。奴婢先行告退。”

    说罢,微微行了个福身礼,有些仓促地离开。

    沈妙言晃悠着脚丫子,双手托腮,盯着拂衣的背影,看似纯净的大眼睛里,掠过一抹暗光。

    过了片刻,她轻笑一声,跳下高脚凳,去找君天澜。

    君天澜站在窗边的书桌前,正临着一幅字。

    她伸长脖子望去,“路……其……远兮,吾……上下而求……”

    她念得很有些吃力,还有好多字不认识。

    君天澜的笔尖顿了顿,侧眸看了她一眼,却见她的脸上都是懵懂无知。

    他收回视线,笔下游龙走凤:“十二岁了?”

    “嗯。”她应了声。

    狭眸中暗了几分,他知道沈妙言读书烂得很,却不曾料到,竟烂到这个地步。

    已经十二岁了,却连“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名句,都不知晓。

    卧房里很沉默,沈妙言觉得这个男人的身上,正逐渐散发出一股压迫感。

    她站了片刻,伸手去捏他的衣角,声音软糯:“国师,我会用心学的,你不要嫌弃我。”

    他依旧临摹着《楚辞》,没说话。

    房中又陷入沉默,他身上的阴冷气场,让沈妙言觉得难堪,于是默默收回了手。

    察觉到衣角上重量的消失,他微微侧过脸,便瞧见她垂着头站在原地,小脸皱成了团,那双大眼睛像兔子一样红红的,有泪珠子滚落下来。

    收回视线,他抬笔蘸饱墨水,声音清淡:“不是说,会研磨吗?”

    沈妙言一愣,抬头看去,他的侧脸线条完美,薄唇轻轻抿着一丝笑。

    她傻乎乎地跟着笑了下,连忙抬袖擦干净眼泪。

    她个子还没长高,够不着那方砚台,只得搬来一张小板凳踩上去,十分乖顺地为他研磨。

    角落的青铜小兽香炉静静燃烧,散发出袅袅的檀香烟圈。

    窗外,名贵的雪塔山茶开得千娇百媚,春风十里,尽显柔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