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讨他欢喜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长这么大,若非要说出个能拿得出手的活儿,便也只有研磨这一项了。

    她不爱读书,沈国公为她延请名师教导,名师在上面口若悬河,她就在下面百无聊赖地摆弄那方砚台和墨条。

    长此以为,只要她想,她可以精准研磨出各种浓度的墨水。并针对不同种类的墨条,做了十分细致的区分。

    后来那位名师,见她从头到尾都在起劲地玩墨水,大约实在是不想教她了,于是每天上课也不讲授文章了,就瞪着眼看她玩墨水。

    房间里,君天澜很快写完一幅字,用白虎型的玉镇将字压住,自然地伸出手来。

    沈妙言愣了愣,抬头看他,两人大眼瞪小眼。

    半晌后,他微微蹙眉:“净手。”

    沈妙言从小板凳上跳下来,却不知如何帮他净手。

    正好拂衣进来,看到房间的场景,连忙去拿了金盆,放了掺着玫瑰花露的温水,恭恭敬敬跪呈到君天澜跟前。

    君天澜净了手,拂衣微微抬头,悄悄对沈妙言使了个眼色。

    沈妙言领会,拿起金盆边缘搭着的绸巾,去帮君天澜擦手。

    刚擦干净,外头进来了另一个大丫鬟添香,朝君天澜福了福身子:“主子,皇上派人来,请您进宫一叙!”

    “嗯。”君天澜淡淡应着,大步往外走去。

    添香连忙跟上去,为他整理好仪容,又拿了披风为他穿上。

    君天澜走后,拂衣起身,见沈妙言好奇地朝外面张望,笑着说道:“小小姐,奴婢带您去沐浴更衣。”

    沈妙言回过神,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好!”

    她生得漂亮,这么一笑,便更让人觉着她可怜可爱。拂衣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心里一片柔软。

    沈妙言换了身新衣服。

    沐浴过后的沈妙言白净可爱,拂衣手痒,想给她打扮华丽些,却因着她还在服丧,只能穿些素雅的。

    她为小妙言穿了一条素色交领襦裙,襦裙裹着精致的墨绿边,外面配着一件玉绿的褙子,袖口缀着些青竹叶,格外的雅致好看。

    她笑道:“小小姐先将就着穿。主子赐了两匹含雪缎,已经拿去绣娘那儿,给您裁新衣了。”

    沈妙言愣了愣,随即谢过了她。

    拂衣把沈妙言领到自己住的小厢房,让她坐在梳妆台前。

    沈妙言的头发又细又软,刚刚用木槿叶的汁子洗过,还散发着一股草木清香。

    沈妙言透过铜镜,看着拂衣颇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一时间忽然有点担心起自己的头发来。

    不过好在拂衣梳头的手艺很好,三两下就给她扎好两个圆鼓鼓的团子。因着要在大人身边伺候,不可太过素净,于是又在发团子上缀了小银铃铛和碧绿色的流苏穗儿。

    “小小姐生得好看,真是怎么打扮都漂亮!”拂衣将她额前细碎的刘海儿梳拢,笑道。

    镜中的小姑娘,有一张白嫩嫩的小圆脸,温润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红唇微翘,一看便是个聪明伶俐的。

    沈妙言对着镜子笑了笑,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拂衣姐姐,谢谢你!”

    她的声音又甜又脆,像是冰糖雪梨水,直甜到人的心坎里去。

    服侍了某个阴冷腹黑主子太久的拂衣,心底一片柔软,简直觉得,她的春天彻底到了!

    添香从外面回来,看见沈妙言,连忙风风火火过来,杏眼里都是惊喜:“这就是主子带回来的那个小丫头?”

    她说着,见沈妙言脸颊肉肉的,泛着粉嫩嫩的颜色,忍不住上前捏了一把,一脸惊奇:“滑腻腻的,好舒服!”

    她还想要再捏,却被拂衣拦住,“当心捏坏了!”

    “哪有那么容易捏坏!”

    沈妙言坐在凳子上,伸手摸了摸头发,想起君天澜去了宫中,眼底便掠过一丝暗芒。

    大约府里从未有过小孩儿,拂衣和添香对沈妙言都很热情欢喜。添香还把自己珍藏的一匣子干果点心拿出来,与她一起分吃了。

    而君天澜直到天黑才回来。

    东隔间内,沈妙言坐在自己的小床上,听着外面丫鬟奴才们的动静,只抱着枕头不说话。

    以前在沈府里时,人人都道她没心没肺,只知吃喝玩乐。却不知道,她沈妙言,最是记仇之人。

    也不知道楚云间召君天澜入宫做什么,她前脚刚进府,后脚君天澜就被召走,楚云间那个狗皇帝,肯定是跟君天澜说她的事。

    她坐在烛光下,一张小脸有些郁闷。

    外面的门被推开,沈妙言听见了脚步声。

    想了想,她将枕头放下,扬起一张甜甜的笑脸,起身走了出去。

    她挑开绸布帘子,倚着门框,声音脆嫩:“国师,你饿不饿?”

    君天澜瞥了她一眼,却见她穿着素雅干净,一张萌萌的包子脸白生生粉嫩嫩的,乌黑的眼睛里都是灵气。

    他没说话,只是自然地伸展开双臂。

    沈妙言会意,小跑着到他跟前,搬了张小凳子踩上去,却才刚刚及到他的下巴。

    她仰着头,伸手给他解开披风的系带。

    她下午沐浴的,身上还散发着澡豆的自然芳香。君天澜垂眸看她,她的模样乖巧的不得了。

    沈妙言给他解下披风,跳下小凳子,费劲儿地挂到金丝楠木大衣架上。

    她站在衣架旁,伸手将他的衣裳理整齐,声音甜软里带着一丝不经意:“国师,楚云间跟你说了什么呀?他是不是不要你收养我?”

    君天澜在软榻上坐了,静静看着她生疏的动作。

    她的脸上虽然挂着甜笑,可眼底的担忧和恐慌,却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随手拿起一卷书,“你猜。”

    沈妙言的动作顿了顿,走到他跟前,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

    君天澜位高权重,世上有谁比他更适合抱大腿?

    反正,她是打定主意赖在国师府了。

    君天澜被她摇晃着衣袖,抬起眼帘,却看到她的眼圈红红的,鼻尖也泛着一点红,像一只可怜的兔子。

    见君天澜没反应,沈妙言咬牙,干脆在他脚边的软毯上跪坐下来,握着小拳头帮他捶腿,仰着可怜兮兮的小脸:“国师,你可不能把我送走,不然别人娶了我,你就当不成皇帝了!”

    君天澜的目光盯着书卷,却是声音淡淡:“本座何时说过,要将你送走?”

    沈妙言闻言,心中一喜,捶腿的劲道都大了几分,声音里狗腿意味十足:“国师大人英明!”

    君天澜盯着书卷,薄唇轻抿,似笑非笑。

    沈国公和他的夫人都呆板得很,却不曾想,竟生了个这样口齿伶俐的小丫头。

    他正想着要不要夸她几句,却听她又认真说道:“国师大人放心,等您老了,我一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孝顺……

    君天澜唇角的那一丝笑容消失殆尽,周身气势瞬间变得阴冷起来。

    他,很老吗?

    沈妙言脸上的笑容僵住,她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拂衣,府中下人不懂规矩,该当如何?”君天澜冷声。

    守在门外的拂衣匆匆进来,望了眼小妙言,犹豫着轻声道:“罚俸一月……”

    君天澜瞥了她一眼,“把她带去柴房。”

    “是。”

    沈妙言因为说错了句话就被罚了,心里不平得很,于是从地上爬起来瞪了眼君天澜,不高兴地跟着拂衣离开。

    拂衣把妙言带走了,添香只得进来伺候。

    她将灯笼里的烛芯拨得亮些,却闻得君天澜淡淡问道:“本座老吗?”

    添香惊了惊,斗胆抬眼看向君天澜,却见他的视线依旧落在书上,只是脸色阴沉可怕。

    她福了福身子,回答得小心翼翼:“主子年方弱冠,玉树芝兰,与‘老’字是万万没有关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