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手下留情
    ,精彩小说免费!

    闺房里一片寂静,君天澜缓缓抬眸,凤眸之中,满是刻骨冷意。

    只是他还未开口,帐幔后的慕容嫣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阿沁连忙挑了帘子进去:“小姐,你可觉得好些了?”

    “有点头晕……阿沁,我是怎么了?”慕容嫣的声音很虚弱。

    阿沁轻声道:“小姐午睡之后,奴婢伺候小姐洗漱,小姐忽然就晕了过去。国师大人也来了,就在外面坐着呢。”

    “天澜哥哥来了?!”慕容嫣迅速穿了绣鞋,披着水红的薄裳,走到圆形的梨木雕花月门前,挑开帘子,便看见那个一身风华的男人端坐在大椅上喝茶。

    她的小脸儿苍白一片,连嘴唇都没有血色,看见君天澜后,眼圈附近却先红了一片:“天澜哥哥既是喜爱沈小姐,又来看嫣儿做什么?!”

    君天澜放下茶盏,见她虽然摇摇欲坠,说话却很精神,于是放了心,只淡淡道:“好好把身子养着。”

    说罢,起身便要离开。

    慕容嫣见他要走,忍不住上前几步,一双含泪的杏眸中尽是不舍:“天澜哥哥……”

    君天澜大步走了出去。

    慕容嫣往后踉跄了几步,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嫣然阁外,一股怒气窜了上来,忍不住抓起桌案上的茶盏,猛地摔了出去。

    上好的冰裂纹青瓷,在地面四分五裂。

    她还不够解气,将桌上的茶壶也一并砸了。

    阿沁见她身子摇摇晃晃,几乎要倒下去,连忙上前扶住她:“小姐不要动怒,大夫刚刚说——”

    慕容嫣转身抱住她,大哭出声:“这府中的人虽然把我当小姐看待,可我要的,却不仅仅是小姐这个身份!阿沁,你懂我吗?你懂我的意思吗?!”

    阿沁跟在她身边两年,自然明白她的心意。

    她轻轻拍着慕容嫣的后背,却不知从何安慰。

    以旁观者的眼光来看,国师大人,对小姐根本就没那个意思。

    可是小姐,偏偏飞蛾扑火似的,就那么一头撞了上去。

    王嬷嬷从地上站起来,试着说道:“小姐,依老奴看,咱们还是得想个法子,先把那个沈妙言解决掉才好。”

    阿沁看向她,她的老脸都在发狠,看起来颇有些狰狞。

    王嬷嬷是慕容小姐从慕容府里带过来的,深得慕容小姐信任。可说话行事,却很不聪明,又上不得台面。

    阿沁扶着慕容嫣坐了,替慕容嫣擦了擦眼泪,转向王嬷嬷,语气有些严厉:“王嬷嬷,这话说一次也就够了。若是传到大人耳中,还不定会和小姐闹成什么样!绣禾没了,我知晓嬷嬷伤心,可再怎么伤心,也不该撺掇小姐胡乱行事!”

    王嬷嬷见自己的心思被拆穿,一张老脸挂不住,刚要辩解,慕容嫣随手拿了桌上的瓷瓶砸到她脚边,柳眉竖起:“王嬷嬷,你是寻思着我好说话,想拿我当枪使?刚刚在天澜哥哥面前,若非我醒过来,你以为你还能好好站在这里?!”

    王嬷嬷一愣,这才明白,原来小姐早就醒了,不过是装晕,偷听她和国师的对话。

    想起刚刚国师大人的阴冷和杀意,她有些畏惧,于是轻声道:“老奴知错了……”

    慕容嫣轻哼一声,盯着外面飘飞的柳絮,陷入了沉思。

    衡芜院的书房里,摆放着好几座高大的金丝楠木大书架。

    地面铺着深红色的地毯,角落,一只青铜小兽香炉正喷吐着袅袅檀香。

    阳光穿透重重书架和帷幕,给这座典雅肃穆的书房带来了几分暖意。

    沈妙言静静跪在地上,一双猫儿般的圆眼睛,透着不符合年龄的平静,静静看着地面跳跃的光点。

    这阳光,它能穿透衣裳,给身体带来暖意,却无法穿透心房,给人心带来一丝半点的温暖。

    她闭上双眼,轻轻倚靠在大椅边缘,一张嫩生生的小脸上,满是难以描述的疲惫。

    一只修长的手挑开布帘,映入君天澜眼帘的,便是这么一副画面。

    金色的春阳洒了小丫头遍身,明明该是暖色的画面,可他却读出了几分无言的悲伤。

    他缓步走进,沈妙言默默听着他的脚步声,不知怎的,却并不想睁开眼。

    不想看见,这个需要她低眉顺眼伺候的男人。

    君天澜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修长洁白的手指轻轻抚上她的面庞,她漆黑的睫毛微微颤动,像是即将振翅飞走的蝶。

    不知怎的,这一刻,君天澜并不想将她当做孩子来对待。

    “沈妙言。”

    他轻启薄唇,紧盯着她的面庞,“你后悔了吗?后悔来到本座身边?”

    沈妙言感受着他冰凉的指尖,脑海中思绪百转千回。

    很久之后,她缓缓睁开眼,圆眼睛里的疲倦和平静消失不见,只蒙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看起来煞是可怜:“国师,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

    君天澜幽暗狭眸中的情绪消失不见,宛如古井般深沉。

    他收回手,转而拿了书,在大椅上落座。

    沈妙言跪在他的脚边,沙漏毫无声息地流逝。

    傍晚时分,拂衣进来,心疼地望了一眼沈妙言,继而朝君天澜福身行礼:“主子,晚膳已经备好了。”

    君天澜“嗯”了声,将书放下,起身离开。

    拂衣不知道沈妙言犯了什么错才被罚跪,本想为她求情,却听得君天澜先开了口:“沈妙言,本座要的是绝对的忠诚。本座不希望,再看到你的小心思。”

    沈妙言抬头,他负手而立,背影挺拔孤傲。

    圆眼睛里情绪转了转,她声音软糯:“国师,我不会背叛你。”

    外面的小丫鬟挑开门帘,君天澜大步走了出去。

    拂衣松了口气,连忙将沈妙言扶起来:“小小姐,到底是怎么了?主子怎么就生了那么大的气?”

    虽然君天澜没有什么表示,可拂衣伺候他多年,很会看他的脸色。

    沈妙言只觉腿都要跪断了,抱着拂衣的胳膊,眼泪先掉了下来:“我摸了不该摸的东西……”

    拂衣愣了愣,随即庆幸:“这倒是不冤了!以前院子里有个丫鬟,伺候主子沐浴时,不小心摸了一下主子脖颈上佩戴的一块玉佩,你猜怎么着了?”

    沈妙言好奇:“怎么了?”

    “主子发了雷霆之怒,直接下令,将那丫鬟给杖毙了!”拂衣说着,还有些后怕。

    沈妙言听罢,却有些恍惚。

    君天澜,对她,手下留情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