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江淑的下场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的目光穿过她,落在她身后的人身上,不由轻笑了一声。

    江淑无知无觉,露出一抹鄙夷的神色:“像你这样的女人,真是不知廉耻!小小年纪,就做了老头的禁·脔!沈妙言,出卖色相和身体换来的荣华富贵,也值得你穿出来?!”

    沈妙言强忍住笑意,声音清脆:“我听不懂江姐姐在说什么,江姐姐怎么就觉得,国师大人是老头子呢?”

    “哼,若他真是同传闻一般盖世无双的俊美男儿,岂会看上你?!像你这样的,也就只能做那种最下贱的事了!你真脏,本小姐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污了本小姐的眼睛!”

    江淑满脸鄙夷,神态高傲,不屑地抬起下巴来。

    沈妙言望了望站在她身后的君天澜,诱导着说道:“我脏?那江姐姐觉得,国师大人,也很脏吗?”

    江淑身边的丫鬟觉得气氛不大对劲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顿时魂都要吓飞了!

    她连忙伸手去拉江淑的衣袖,江淑却挣开她的手:“世人谁不知,他就是祸国殃民的大奸臣?!你们两个同流合污,正好一对儿!”

    她话音落地,一个低沉阴冷的声音便自身后响起:“本座竟不知,江侍郎的千金,如此狂妄!”

    江淑愣了愣,回头看去,只见一位俊美非凡的男人站在身后,身着黑色绣五爪金蟒的织锦长袍。

    这样的服制,似乎只有国师才有资格穿。

    再加上他的自称……

    她身子一抖,君天澜身上的气势外放,她只觉膝盖重如千斤,竟不知不觉在他面前,跪了下去。

    “国师大人,小女子……小女子不是故意的!”

    她声音发抖,眼泪被吓得差点流了出来。

    沈妙言一蹦一跳跑到君天澜身边,伸手抱住他的胳膊,仰头看他,声音甜糯:“国师,这个女人说你的坏话呢!”

    江淑本就畏惧得不行,听见沈妙言的话,差点脱口叫她一声小祖宗!

    她浑身颤抖,面对一手遮天的君天澜,只得轻声辩解道:“沈小姐在溪水边羞辱了小女子,小女子只是想要争回面子,并没有侮辱国师大人的意思!求国师大人明察!”

    说罢,很恐惧地以头贴地。

    国师君天澜,征伐四方,功高盖世,先帝下旨特许,可不跪皇帝。

    而百官见到他,则须得行大礼。

    可见,君天澜的势力,让皇帝忌惮到什么地步。

    一个小小侍郎府,在他面前,当真是不够看的。

    江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她说的话会被君天澜本人听见,此刻百口莫辩,说出口的解释,也是苍白无力。

    君天澜牵住沈妙言的小手,看都没看江淑,“那么,依妙妙的意思,该当如何?”

    江淑恐惧地抬头望向沈妙言,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沈小姐,我刚刚不是故意那么说你的……”

    沈妙言拉了拉君天澜,君天澜俯身,她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耳畔,小小声:“怎么都可以吗?”

    “当然。”君天澜淡淡道。

    沈妙言的小脸上立即浮现出甜甜浅笑,圆眼睛狡猾地盯着江淑,抬高声音:“国师,我听说,绵州刺史新近丧了一名侍妾,很是难过。不如把江姐姐许配给他?”

    绵州刺史是一位快要告老还乡的大儒,素日里行事却很荒唐,以六十高龄跑到青楼里,纳了一位花魁娘子做侍妾,惹得他的夫人大怒,竟下令将那名花魁娘子活活打死。

    这件事在楚国闹得人尽皆知,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江淑自然也曾听过,小脸顿时惨白。

    她不过说了几句沈妙言做侍妾都算是抬举了的话,怎么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她还没来得及求饶,君天澜已经牵着沈妙言的小手离开:“妙妙的主意甚妥。”

    江淑颓然地瘫坐在地,国师开口,就算是皇帝,也得给几分面子,何况是她的父亲?

    为了保住官位,牺牲她算什么?

    她悔不当初,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刚刚画好的妆容都花了,看起来狼狈至极。

    国师大人为了帮沈妙言出气,恶惩江淑的事情,很快不胫而走。

    来参加春日宴的人几乎都知道了,沈妙言虽不再是国公府的娇娇小姐,却成了国师君天澜宠爱至极的掌上明珠。

    沈月彤听着荷香的禀报,一张俏脸顿时狰狞难看。

    她一把将瓷杯掷到石桌上,“好一个沈妙言,竟然和国师府扯上了关系!我倒真是小瞧她了!”

    从前,她和姐姐虽然常常带着沈妙言一起玩,可在她们姐妹看来,这个沈妙言不过是个没用的草包而已。参加宴会,也只是为了烘托她们姐妹二人的才华美貌。

    可是,这样一个草包沈妙言,怎么会勾搭上国师?!

    国师那么俊美……

    沈月彤想起君天澜,不由悄悄红了脸。

    她曾有幸,在一次国宴上见过君天澜一面。只那一面,她便知晓,天底下,再无一个男儿,能够像他那样好看,像他那样有本事。

    少女的心就此动摇,深陷于苦恋的囹圄之中。

    可是,可是她还没和国师大人说过一句话,沈妙言那个草包,竟然就住进了国师府里!

    凭什么?!

    “小姐不必动怒,”荷香轻声劝解,“奴婢听说,沈妙言在国师府,也不过只是个伺候国师大人的小丫鬟而已,并没有什么身份可言。小姐无论是在身份还是在美貌上,都远远盖过沈妙言,国师大人是不会放着小姐不要,反而看上一个草包孤女的!”

    沈月彤听罢,觉得甚是有理,于是稳了心神,眼珠一转,冷笑一声,说道:“曲水流觞快要开始了,荷香,引我去见慕容嫣。”

    荷香不知自家小姐要做什么,于是应了声,扶着她起身,去找慕容嫣。

    慕容嫣此刻正跪坐在溪水边缘的蒲团上,仔细分辨着溪水中的荷叶酒盏,“阿沁,你说,天澜哥哥今年,拿出的是什么酒?彩头又是什么?”

    阿沁笑得温和:“小姐都猜不到国师大人的心思,奴婢就更加猜不到了。”

    主仆二人正说着话,沈月彤在荷香的搀扶下款款而来:“慕容小姐,好巧。”

    她的面上虽然挂着热情的笑容,但她其实,挺看不起慕容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