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曲水流觞:沈月彤受辱(3)
    ,精彩小说免费!

    沈月彤紧紧攥着衣襟,咬紧牙关,抬头望向君天澜,“国师大人,您是刻意为难彤儿?!”

    君天澜晃了晃杯中茶水,“夜凛。”

    那名身着黑衣的侍卫立即出现,弯腰从溪水里捞起酒盏送到沈月彤面前:“沈小姐,请用酒。”

    周围安安静静,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早先有传言说,国师为了给沈妙言出气,让江淑给年过六十的绵州刺史做侍妾,他们还不信。

    可现在,他们亲眼看见国师大人为了沈妙言而恶整沈月彤,可见之前的传言不虚。

    他们望着沈妙言的目光里,不禁又多了些深意。

    沈月彤孤立无援,素日里交好的小姐们动都不敢动,更别提为她出头求情。

    一身煞气的侍卫端着酒杯呈在她面前,大有她不喝,就不收回手的架势。

    为了免去更长时间的狼狈和尴尬,沈月彤只得含泪端起那杯酒,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饮而尽。

    荷香连忙拿了温茶给她润嗓子,她双眼通红,可到底是不敢在君天澜面前放肆,只得强忍着委屈和怒火,将银杯塞给荷香。

    她委委屈屈地站在那儿,微风吹来,海棠色的裙摆飞扬,美人落泪,真真是让人怜惜。

    沈妙言眯起眼,不得不说,她这位二堂姐的容貌的确不错,比她大堂姐还要漂亮。

    在场的公子们,已经有大半将目光都投向了沈月彤。

    沈妙言不由望了一眼君天澜,他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沈月彤上前几步,微微福身行礼,声音喑哑:“国师大人、娘娘,彤儿身子不适,想先行告退。”

    晋宁王妃看向君天澜,君天澜摩挲着手中茶盏,声音悦耳,却自带一股阴冷之意:“本座刚来不久,沈二小姐便要告退离场。可是看不起本座?”

    沈月彤身子一震,斗胆抬眸望向君天澜,他黑色绣金蟒的衣袍在微风中拂动,只是静静端坐在那里,就已然气势逼人。

    她曾在姐姐宫中拜见过皇帝,可皇帝的龙威比起国师的气场,也不过如此。

    她低着头,恐惧自脚心蔓延至四肢百骸。

    最终,她的傲气敌不过这份畏惧,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若是彤儿有得罪国师大人的地方,还请国师大人念在彤儿年幼无知,饶恕彤儿!”

    君天澜盯着她,目光无情,犹如盯着一只蝼蚁。

    正在这时,一位年轻公子忽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穿着一袭绿色绸袍,发髻上还簪了朵大红花,大约是喝醉了,满脸酡红,笑嘻嘻地朝君天澜拱了拱手:“国师大人,您大人有大量,何必要与这么一位娇弱小姐计较?我家彤儿表妹,素日里最是仰慕国师!”

    君天澜的视线扫过去,花容战不知何时摇着扇子进了藕香亭:“他是安西侯府世子,沈月彤的表哥,名为华扬,素日里游手好闲,最喜欢为美人出头。”

    君天澜的薄唇勾起一道弧度,“华世子如此怜香惜玉,本座若是再做为难,反倒不美。华世子,你送沈二小姐回沈府。”

    尽管他的语气始终带着一股清寒,可不知怎的,这语气在众人听来,就仿佛华扬与沈月彤有一腿似的。

    众人目光古怪,沈月彤更是羞红了脸,跺了跺脚,羞愤地转身跑开。

    华扬心里欢喜,忙不迭跌跌撞撞地去追:“彤儿表妹,等等表哥啊,表哥送你回府!”

    沈月彤走后,君天澜便牵了沈妙言的手,很快离开藕香亭。

    他这一走,对溪水边的众多少男少女们而言,就好似压在头顶的巨石被挪走,连带着呼吸都顺畅起来。

    慕容嫣却猛地攥紧裙裾,“天澜哥哥他,从没有如此护过我!”

    阿沁安抚着她,“若是小姐被人奚落,国师大人也定然会护着小姐的!今年的彩头是大人所出,小姐不如赢了这曲水流觞,看看大人的彩头是什么?”

    慕容嫣心绪稍稍平复,闷闷应了一声好。

    而君天澜牵着沈妙言,一路往楼阁上而去。

    沈妙言抬头看他,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国师,你今天真是高大威猛,叫我刮目相看!”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本座从前不高大吗?不威猛吗?”

    “不不不,国师在我心中的形象,始终都高大犹如巨山,威猛犹如大海!只是今天,更加厉害!”沈妙言笑得一脸谄媚。

    君天澜听着她的恭维,唇角不觉抿出一丝笑意来。

    而此时的藕香亭内,晋宁王妃正淡然地品着酒。

    花容战撩开衣袍坐在她旁边,扫了眼杯中酒水,笑道:“我记得多年前,王妃还待字闺中时,可是沾酒必醉的。如今,连这清辣的南浔酒,竟也能面无表情地饮下。”

    晋宁王妃笑得温婉大方,美眸注视着溪水边缘吟诗作画的公子小姐们:“花公子,本妃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花容战盯着她保持距离的客套模样,忽然伸手,捉住了她放在石桌下的玉手。

    晋宁王妃的笑容出现了一丝裂缝,想要挣脱开来,可花容战却死死握着,绝艳的面容上,挂着痞痞的笑:“若是王妃不想名誉受损,最好别乱动。”

    晋宁王妃强压抑住快速的心跳,勉强维持着笑颜,声音很低:“花容战,过去已经是过去!你这样,有意思吗?!若是让王爷知道——”

    “有没有意思,本公子说了算。”花容战凑近她,声音里带着恶意,“你以为楚随玉为何今日不到场?他正忙着和新纳的侍妾甜蜜恩爱,谁有空管你?”

    在外人看来,这画面不过是晋宁王妃和花容战笑谈品论他们做的诗词歌赋而已,可只有晋宁王妃知道,花容战的那双桃花眼中,此刻闪烁着多大的邪恶。

    她努力想要抽回手,然而屡次都是徒劳,最后她冷笑一声:“那个侍妾,便也是你牵线搭桥的吧?”

    “吏部尚书的庶女,年芳二八,正值豆蔻,鲜嫩得很……”花容战含笑说着,目光下移,轻轻捏了捏晋宁王妃柔嫩的手掌,“若是让众人知晓,晋宁王妃嫁给晋宁王一整年,却还是个处子之身,不知会作何感想?”

    “花容战!”晋宁王妃大怒,随即皱着眉头压低声音,“你到底想做什么?!”

    花容战见她美眸之中都是遮挡不住的怒意,俊脸上的笑容不禁多了几分。

    他松开手,摇着折扇,散漫地迈出藕香亭,背对着晋宁王妃,面上虽是含笑的,可声音里却仿佛浸了冰霜:“温倾慕,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事,我历历在目。”

    “所以,你是在报复?”晋宁王妃温倾慕冷声。

    这两年,府中不停地有新的侍妾进来,她知道,全都拜花容战所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