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拍卖沈府:国师大人,好腹黑(4)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的小手紧紧攥住裙角,据她所知,韩家虽是书香世家,可在财钱方面并不是很富庶,叙之哥哥他……

    君天澜将她的神色变化都收在眼底,心头顿时不悦起来。

    莫名的,不喜欢小丫头因为别的男人而变换心情。

    随即,沈月彤的声音响了起来:“三十万两!”

    她叫得豪气,沈妙言却怔了怔,沈月彤要这沈府做什么?

    而韩叙之似乎是顿了顿,又很快跟着喊道:“三十五万两!”

    沈家包下的雅间内,沈月彤嗑着瓜子,在听见韩叙之的报价后,冷哼一声:“韩家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姐姐争?”

    荷香连声称是,“韩公子有眼无珠,竟然为了沈妙言那个小贱人跟皇后娘娘作对!也不知道沈妙言有什么好,依奴婢看,一百个沈妙言都比不上小姐!”

    沈月彤听着这恭维的话,觉得很舒心,于是继续喊价:“三十七万两!”

    下方拍卖台上的清宁娇笑道:“已经有贵客出到了三十七万两,不知是否还有贵客要继续往上加?”

    韩家的雅间内,韩叙之身着深蓝色锦袍,鼻翼两侧沁出了细汗。

    若是让父亲知道他私自跑出来买下沈府,还花了这么多银子,一定会骂死他。

    可是,那是妙言妹妹的家……

    一旁的小厮哭丧着脸劝道:“少爷,您还是别争了,若是让老爷知道您拿出了这么多银子,不说少爷要被禁足,怕是老爷发起怒来,就连小的都要发卖出去了!”

    韩叙之擦了把汗,仔细想了想,回答道:“若是父亲问起来,就说我是代他向陛下表忠心,父亲应当不会责怪。”

    说罢,便喊价道:“四十万两!”

    全场只有沈月彤和韩叙之在互相竞价,沈妙言的心揪成了一团,既不想沈月彤把沈府买下,又不想韩叙之花那么多钱。

    她一脸纠结地望向君天澜,君天澜始终都在淡漠地饮茶,似乎并不是来拍沈府的,而只是来看个热闹。

    老实说,她心里其实有点失望。

    她本来以为……

    君天澜看着沈妙言微微叹气的小模样,面上却依旧是不动声色。

    眼看着价格被沈月彤喊到了五十万两,韩叙之满头大汗,再也无法竞价下去。

    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他已经跟妙言妹妹说了,他会为她拍下沈府,可如今……

    小厮轻声劝道:“公子不必丧气,沈小姐还小,随便拿几件首饰胭脂哄一哄,想必就不会埋怨公子了。”

    “你当妙言妹妹是青楼里的姑娘吗?”韩叙之不悦。

    沈家雅间内,沈月彤志得意满,把玩着涂着鲜红丹蔻的纤纤十指,只等着清宁宣布竞价结束:“韩叙之跟本小姐叫了这么久的价,也算是他的本事。不过可惜,到底是争不过我。”

    荷香连忙称是,恭恭敬敬地为她奉上一盏茶。

    沈妙言则一脸沮丧,连桌上的上好点心,都没了胃口。

    与其让沈月彤拍得沈府,她宁愿欠韩叙之一个天大的人情。

    君天澜瞥了眼沈妙言,薄唇微不可察地噙起一抹轻笑。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沈府会落入沈月彤手中时,一楼忽然有个身着黑衣的年轻男人淡淡出声:“一百万两。”

    全场悚然。

    那座沈府,只值五万两,沈二小姐出五十万,已经是极限。

    可这个不知打哪儿来的男人,居然直接将价钱翻了两倍,抬到了一百万两!

    一百万两,能买下京城的一整条街!

    真是疯了!

    沈月彤的笑容僵在脸上,手中那把瓜子没拿稳,直接就洒在了地上。

    她僵了两瞬后,奔到二楼的扶手边,只见叫价的那个黑衣男人端坐在后排,看起来脸生得很。

    “这人是谁?”她怒声。

    荷香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奴婢也不认识,小姐还要继续叫价吗?”

    “叫什么叫?”沈月彤怒火中烧地瞪了她一眼,“你出的起一百万两吗?!”

    荷香低头不敢多言,唯恐触怒了她。

    而另一边,沈妙言忍不住瞪大眼睛,居然有人出一百万两白银买她家府邸,她家有这么值钱吗?!

    不过,她微微松了口气,沈府被陌生人拍走,也比落入二叔他们手里好。

    她想着,又忍不住看向君天澜,不知为何,对他,她的心里总还抱着一丝期望。

    清宁娇媚的声音回荡在紫辛斋中:“一百万两第一次,一百万两第两次……”

    沈妙言静静注视着君天澜,对方根本就没有叫价的意思。

    她的一颗心逐渐沉入谷底,最后一丝期望,彻底破碎。

    也是,君天澜已经救了她,她又怎么能再奢望,他会为自己出这么多银子呢?

    他又不是财神爷。

    她收回视线,郁闷地双手托腮,圆眼睛里都是黯然。

    “一百万两第三次!”清宁声音含笑,“恭喜这位公子,拍得沈府。”

    一场拍卖会,到此结束。

    君天澜放下杯盏,“你先回马车,本座有点事要处理。”

    “喔。”沈妙言看都没看他一眼,失魂落魄地下了楼。

    君天澜盯着她的背影,狭眸中掠过淡淡笑意,随即抬步离开。

    沈妙言独自走下楼,却是冤家路窄,在门口正好遇到沈月彤。

    沈月彤一看见她,就想起上次曲水流觞所受的屈辱。

    她见沈妙言独自一人,便起了戏弄她的心思,上前拦住她:“哟,这不是国师府的小丫鬟吗?怎么,你也来参加拍卖会?你有银子嘛,能买得起东西吗?”

    四周来往之人颇多,见这里起了冲突,于是纷纷看了过来。

    沈妙言冷笑一声:“二姐姐很有钱吗?那怎么连一百万两白银都拿不出来?”

    沈月彤面色一白,随即嘲讽地说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连自己爹娘的府邸都守不住,也有脸说我?不是抱了国师的大腿吗?怎么,你的金主不肯为你出这钱?!”

    围观的人逐渐多了,有贵族的公子小姐,也有不少平民百姓。

    沈月彤说着,扫了眼沈妙言浑身上下,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哦,也是,你现在这小身板儿,国师大人怕也是无法下嘴。国师大人若真为你出一百万两白银,那着实是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