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要为妙妙做主
    ,精彩小说免费!

    添香连忙抱住她,惊吓不已:“小小姐,小小姐?你怎么了?!”

    沈妙言伸手掐了她一把,添香愣了愣,回过神后望了眼花厅里一脸惊慌的慕容嫣,于是抱起沈妙言往嫣然阁外走。

    她走到外面,便开始很配合的一路嚎回了衡芜院:“我的小小姐啊,您不过是去讨碗汤,竟然就被打成了这样!呜呜呜……”

    于是不到两刻钟的功夫,国师府所有下人都知道,沈妙言被慕容嫣狠狠欺负了。

    添香刚把沈妙言放到东隔间的小床上,拂衣便匆匆走了进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怎么我听人说——”

    添香狠狠吸了吸鼻子,拿帕子轻轻掩唇,一副泣涕悲伤的模样:“就是你听说的那样!小小姐她可怜,被慕容小姐欺负了!”

    拂衣还待再问,忽然发现身后笼罩下一片阴影。

    她和添香看过去,君天澜不知何时回来了,正一脸冰冷地站在她们背后。

    两人连忙福身行礼,君天澜坐到床沿边,沈妙言正趴在床上,后背的衣裳都湿了,看起来甚是可怜。

    添香将嫣然阁里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君天澜听罢后,声音淡淡:“去取药箱。”

    “不唤府医吗?”拂衣轻声问道。

    “不必。”

    拂衣捧来药箱,君天澜就让她们二人退下。

    安静的东隔间内,沈妙言趴在床上,小眉头皱了皱。

    君天澜从药箱里取出一把剪刀,直接从她的后领口剪了下去,很快,沈妙言整个后背都呈现在了君天澜眼中。

    她的肌肤很嫩,透着莹白,像是一块易碎的温润白玉。

    那两扇蝴蝶骨还没有发育得很完美,只稍显稚嫩,在旁边雪色丝绸的衬托下,像是包裹在茧中的幼蝶。

    狭长的凤眸晦暗不明,君天澜的手,轻轻抚上了她的背。

    那背部中央,通红通红,俨然是被烫过的痕迹。

    沈妙言只觉后背火烧火燎的疼,可他的指尖冰凉无比,拂过后背的感觉,像是冰棱划过被烧得灼热的铁板。

    她强力压抑住呻·吟出声的冲动,双手却不自觉地紧紧抓住了绣枕边缘。

    君天澜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淡然地拿了一盒药膏出来,往被烫红的地方涂抹。

    药膏冰凉,被他轻轻涂抹开来,在背部化成了露状,最后一点点渗进了皮肤之中。

    沈妙言觉得那灼热感逐渐消失,直至不见。

    “沈妙言,本座说过,喜欢府中清净。”

    君天澜的大掌落在她的后背上,冰冷的触感,让沈妙言的小心肝不禁颤了颤。

    知道自己被识破,她翻了个身,侧卧着,一双猫儿似的圆眼睛紧紧盯着君天澜:“国师,今天她抢了我的汤,明儿就该抢我的房间了。我不主动欺负人,却也没有让她欺负到头上,而不还手的道理。”

    君天澜盯着她,狭眸中流转着晦暗不明的光:“她是国师府的小姐,你是什么?”

    他语气清冷,似是在提醒沈妙言,要有自知之明。

    沈妙言望了他片刻,忽然咧嘴一笑,从床上爬坐起来,这么跪坐着的姿势,却比坐在床沿边的君天澜依旧矮了大半个脑袋。

    她伸出双手,轻轻抱住君天澜的脖颈,声音娇嫩:“国师,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

    君天澜嘴角狠狠一抽,还未来得及将她甩开,她已经八爪鱼一般吊在了他的脖子上,语调百转千回:“国师……”

    她声音娇软,带着十二分的撒娇意味儿,叫君天澜浑身不自在。

    他掰下她的爪子,站起身来:“本座念着你身体虚弱,本欲为你做主,如今看来,你有力气的很。做主这回事,却是不必了。”

    沈妙言愣了愣,旋即抹起眼泪,一把抱住君天澜的腰:“国师,您要为妙妙做主啊!妙妙今天受了好大的委屈!后背还很疼呢!”

    君天澜忍无可忍,一把将她推开,沈妙言没提防,直接往后撞在了被褥上。

    其实后背已经不疼了,只是沈妙言觉得这么被推开,又委屈又没面子,于是嘴巴一瘪,便要嚎哭起来。

    她身上的衣裳都被划开了,刚抬起手,前面的宽大衣衫便往下滑落,只剩个小小的雪白肚兜。

    她还没来得及哭出声,连忙掀起被褥,将自己牢牢裹住,这才抬起一双猫儿似的瞳眸,怯怯望向床边的君天澜。

    君天澜别过脸去,胸口剧烈起伏,只觉得此情此景,比战场上对手的十万精兵还要难对付。

    沈妙言盯着他看了半晌,清晰地捕捉到他耳尖上的一点红晕,不由轻声问道:“国师,你不会……没看过女人吧?”

    君天澜猛地转向她:“沈妙言,你还要不要脸?谁教的你,说这种没羞没臊的话?!”

    沈妙言往后缩了缩,圆眼睛里都是委屈。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哭声,随即帘子被挑开,慕容嫣推开拂衣和添香的阻拦,带着王嬷嬷冲了进来:“天澜哥哥,你要为我做主!”

    她拿着绣花丝帕,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纤弱的双肩一抖一抖:“嬷嬷不过是端错了汤,沈妹妹就跑到嫣然阁大闹!她自己横冲直撞弄翻了那碗汤,偏偏还说是我欺负了她!天澜哥哥,她这么一闹,府里的下人要怎么看待嫣儿?!他们定会以为,嫣儿是个不讲道理、胡乱撒泼的人!”

    虽然,她的确是个不讲道理、胡乱撒泼的人。

    可是,不能让天澜哥哥知道啊!

    她一边说一边哭,王嬷嬷在一旁扶住她,跟着抹眼泪:“小姐真是命苦,老爷跟夫人去了,小姐无依无靠,本以为大人能够照拂一二,可现在,府里是随便一个丫头,都能欺负到小姐头上了!我可怜的小姐啊!”

    慕容嫣哭得更加厉害,沈妙言眼尖,眼见着她微微闭上双眼,似是哭得要晕厥过去,于是马上翘起兰花指,娇弱扶额,“哎呀,我不行了……”

    说罢,赶在慕容嫣之前,直接倒在了锦被上。

    小隔间内的人都震惊了,原本还想装晕的慕容嫣硬生生收回了倒下去的力道,一手扶着王嬷嬷,恶狠狠盯着床上的沈妙言,掐死她的冲动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