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小贱人挥金如土
    ,精彩小说免费!

    见国师府大门打开,一名站在轿子旁边的嬷嬷立即俯身对轿中说了几句。

    旋即,轿帘被挑开,一位年近四十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穿着宝蓝色立领对襟衫子,脖子上戴着一串翠绿晶莹的碧玺珠子,腕间各挂两个纯金实心镯子,发髻上插着琳琅满目的珠宝。

    她生得白净,微微有些发胖,五官颇有些福相。只是一双柳眉高高挑起,看起来有些尖刻了。

    沈妙言的圆眼睛微微眯起来,这个女人,正是她的庶婶,华氏。

    华氏往日里待她很是不错,处处都尽着她先,好似她才是她的亲生闺女。

    只是今日这一面,沈妙言却敏锐地捕捉到,华氏眼中的那抹不屑和鄙夷。

    华氏后面的那顶软轿里,也走出个人,身着烟萝色百褶襦裙,打扮得富丽堂皇,正是沈月彤。

    沈月彤一张小脸梨花带雨,倚着华氏,不住地抹眼泪。

    华氏微微清了清嗓子,以对丫鬟说话的语气朝着沈妙言道:“把你家主子请出来。”

    沈妙言静静看着她,笑得甜美:“庶婶,国师还没有下朝呢,你这般兴师动众过来,是想做什么?”

    一声庶婶,当即就让华氏眉心直跳。

    她嫁的是沈家二房,二房乃是沈家庶出,处处都比嫡出的沈国公府矮了一个头。

    每次宴会,人家都会称那贱人国公夫人,而称她作二夫人。

    可自打新帝登基,她相公做了御史大夫、她大女儿做了皇后,便没人敢像从前那般,称她一声二夫人,更遑论庶字?

    她强自压抑怒气,冷笑一声,说道:“你这罪臣之女,怎敢质问本夫人?!”

    “罪臣之女?”沈妙言静静站在大门口,甜甜的笑容泛起冷意来,“妙妙记得从前,庶婶可是很疼妙妙的,可如今转变怎么这样的大?皇上宽赦了我,我是无罪的,庶婶一口一个罪臣之女,莫非从前对妙妙的好,都是装出来的?”

    华氏盯着沈妙言,几个月不见,这小贱人竟然比从前还要伶牙俐齿。

    “娘,您看见了吧?这小贱人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怪不得国师大人会被她迷得对付女儿!”沈月彤在一边小声说道。

    华氏冷哼一声,“她一个罪臣之女,那小嘴再如何厉害,还能翻过你去不成?”

    说着,便看向顾明,抬高声音:“这位总管,本夫人竟不知,堂堂偌大的国师府,竟然没个能出来说话的人了!派一个罪臣之女同本夫人说话,是何道理?本夫人乃是陛下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这便是你们国师府的待客之道了?!”

    不远处,一顶黑底绣金云纹奢华软轿静静停在路边,因为围观人群的阻挡,所以无论是华氏还是沈妙言,都没有注意到。

    君天澜端坐在轿中,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神态冷漠。

    顾明还未说话,沈妙言双手叉腰,抢先答道:“庶婶,你明知道国师还未成亲,这般带着二姐姐兴师动众地过来,又是何道理?可是要将二姐姐说给国师?这一品诰命夫人,竟也做起媒婆的活儿了,真是稀奇!”

    添香一听,脸色没绷住,一下子清脆地笑出了声。就连素日里端庄温婉的拂衣,也抿嘴轻笑。

    顾明微微咳嗽一声掩饰住笑意,看着沈妙言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钦佩,到底是国公府出来的小姐,就是能镇得住场子!

    周围的百姓们同时发出窃笑,让沈家的人羞得恨不得钻进地下。

    华氏差点被这番话气死,又羞又怒,脸上的肉都抖动起来,指着沈妙言,却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沈月彤轻轻抚着她的后背为她顺气,轻声道:“娘亲,莫要忘了咱们这一趟的目的了。”

    华氏回过神,转向顾明,语气稍稍客气了些:“这位管家,既然国师还不回来,我也没有站在门口,和一个罪臣之女打交道的道理。”

    说着,整了整衣衫,慢条斯理地说道:“劳烦你替我转告国师,彤儿年纪小,不过是受了皇后娘娘的嘱托,才在昨日竞价买沈府。皇后娘娘本是想要用这沈府,当做老爷四十大寿的礼物,全然出自一片孝心,还请国师见谅,不要和彤儿过不去。”

    沈妙言耳朵竖着,这话听起来,倒像是昨天上午在紫辛斋门口的那出戏,全然是国师欺负了沈月彤。

    华氏正等着顾明的回答,却见顾明望向了沈妙言。

    她心中不禁一咯噔,这小贱人,在国师府的地位很高?!

    可国师和这小贱人八竿子都打不着,他们是怎么搅合到一起去的?

    没等她想明白,沈妙言便开了口:“原本我还以为,二姐姐拍下沈府,乃是为了筹备军资。可是听庶婶这么一说,才知道,原来是皇后大姐为了尽孝。这一件礼物就得花五十万两白银,皇后大姐真是有钱!”

    她声音里带着稚嫩,好似童言无忌,却让在场的百姓们,看着华氏的目光纷纷变了。

    传说当今皇后德才兼备,可是他们现在怎么觉得,有点虚假呢?

    这一件礼物都得五十万两白银,那御史大夫的一个寿诞,岂不得花上几百万两?!

    那可都是民脂民膏啊!

    华氏的脸色当即变了,这小贱人好厉害的一张嘴!

    她不过是想用“孝”的名义,为彤儿争回名声,好挽回昨天上午在紫辛斋丢掉的脸面。

    可是,这小贱人不仅没让她挽回彤儿的脸面,还把如儿的名声也一起搭了进去!

    不远处的黑金软轿内,君天澜的薄唇抿起一丝笑,小丫头越来越会说话了。

    华氏却不肯轻易罢休,还要再争,沈妙言打了个呵欠,握住拂衣的手,仰头娇声说道:“拂衣姐姐,我困了,想要回去睡觉!”

    拂衣微微一笑,对身后跟着的小丫鬟叮嘱道:“小小姐要睡觉了,快去吩咐小厨房温一碗鲜牛乳,多放些御赐的雪域冰糖!都细心着点儿,若是有一点差池,惹得小小姐不满,仔细大人回来算账!”

    她的声音很大,下方的华氏听得一清二楚,不禁又是皱眉,国师大人,竟然是这样供着沈妙言的?!

    沈月彤同样瞪大双眼,且不说鲜牛乳的难寻,那雪域冰糖,乃是御赐之物,甜而不腻、美容养颜,据说连姐姐宫中都才只分到十几颗。

    可沈妙言,喝杯牛乳,便要如此挥金如土?!

    她不禁有些嫉妒,她御史府二小姐的身份,过得都没有如此豪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