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佛寺:命运交锋(3)
    ,精彩小说免费!

    满院石榴花,在暮春的风中开得热烈。

    楚云间伸出手,可他还没触碰到这个小姑娘的衣角,身着黑色织锦修身长袍的男人,已经将她牢牢抱在怀中。

    君天澜一手抱着她,一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脸:“吓到了?”

    沈妙言圆眼睛里都是懵懂,好半晌才回过神,猛地搂抱住君天澜的脖颈,声音脆嫩:“国师!”

    君天澜这才看向对面的楚云间,微微颔首:“臣见过陛下。”

    楚云间从沈妙言身上收回视线,掩去了瞳眸中的凌厉,随意观赏着榴花,负着双手,淡淡开口:“国师也来参加斋会?”

    “随意一观罢了。陛下若是无事,臣告退。”

    君天澜声音慵懒,抱着沈妙言,转身便往院落外而去。

    这副不羁的态度落在楚云间眼中,他面容未改,只是淡定地目送他离开。

    等到君天澜的身影消失在月门外,那太监朝地上啐了一口:“呸,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连陛下都敢不放在眼里!”

    楚云间冷情的面容上出现一抹轻笑:“他的确是个人物。你去查查,刚刚那个小姑娘,可是沈国公府的余孽。”

    “奴才遵旨!”

    君天澜抱着沈妙言,一直走到禅房外,才将她放下。

    沈妙言此时已经完全回过神了,仰头望他,正要检讨一番她乱走惹麻烦的事,一位小僧弥匆匆走过来,朝两人施了一礼:“施主,斋饭已经备好,请随贫僧这边来。”

    君天澜牵了沈妙言的手,跟着那小僧弥离开这里:“承恩寺的斋饭不错,去尝尝罢。”

    沈妙言抬头望着他,知晓他不想听她的检讨,便也不再开口。

    小僧弥将两人引到承恩寺后院,这里是一片开阔草地,草地上建了一座木阁,四面却没有墙壁,只挂着寺院特有的素色轻纱。

    站在草地上,可以眺望得见远处山下的大片石榴花海,像是火烧云降落在地面,蔚为壮观绚烂。

    君天澜带着沈妙言进了木阁,木阁中摆着一座矮几,上面放着七个盛了素菜的青瓷碟。矮几旁是一座红泥小炉,炉子上煮着一只陶壶,隐隐透出酒香和青梅香。

    沈妙言在矮几旁的一个蒲团上跪坐下来,好奇地嗅了嗅,“寺院里,还准备了酒水?”

    “只要捐的香钱够多,你要什么他们不会准备?”君天澜的目光落在面前的青瓷莲花小盏上,“斟酒。”

    沈妙言“哦”了一声,小心翼翼握住陶壶手柄。

    她知道,越是大的寺庙,里面的曲折道道就越是多。

    清冽香甜的酒水沿着壶口滚落进青瓷小盏里,沈妙言忍不住问道:“国师,你捐了多少香钱?”

    君天澜端起酒盏,淡然地抿了一口,没说话。

    沈妙言将陶壶放回到炉子上,笑嘻嘻地:“我知道了,像国师这样一毛不拔的人,定是一个铜板儿都不会捐的!”

    君天澜闻言,抬眸看了她一眼,却也不恼。

    这边两人正说着话,另一边,两个男人正往这边走来。

    其中一位乃是楚云间,他身边跟着的太监此时已经不在,而是一位纤瘦修长的公子陪着。

    已是四月的天了,这公子却还披着一件厚厚的斗篷。

    细看之下,他面容惨白,正是上次在古董铺子里,被沈妙言撞见的那一位。

    “朕只想着来承恩寺观看浴佛、与民同乐,却不曾想,竟能有幸碰到顾先生。”楚云间声音亲切,周身都是温和气质,与沈妙言碰见时的模样,俨然十分不同。

    顾钦原虚弱地笑了笑:“草民不敢当。”

    楚云间也笑了笑,“后院有一处亭阁,顾先生随我一道去坐坐吧。如今四月天,正值青梅煮酒的好时候。”

    “得天子邀,草民不胜荣幸。”

    两人说着话,便来到了后院。

    从这里往草地上去,须得穿过一个庭院。

    两人走到这里,守在庭院门边的小僧弥吓了一跳,他是认得楚云间的,可国师还在亭阁里,这可如何是好?

    见小僧弥呆若木鸡的模样,楚云间眼中闪过不喜,随即抬步跨出门槛:“顾先生,这边请。”

    楚云间老远便看见亭阁的素白帐幔被风翻卷起来,里头隐约坐着君天澜。

    他不动声色地和顾钦原走进去,目光从沈妙言身上掠过:“国师好雅兴。”

    沈妙言从蒲团上爬起来,跑到君天澜身后跪坐下来,只低着头,并不看楚云间。

    楚云间和顾钦原在君天澜对面跪坐下来,君天澜淡淡道:“贵客来了,妙妙,斟酒。”

    沈妙言低垂着头,从矮几下方拿出两个青瓷莲花酒盏摆在两人面前,一板一眼地斟了酒。

    楚云间紧盯着君天澜的面容,淡笑着介绍:“二位想必不认识吧?国师,这位便是以书法和诗赋名满天下的顾钦原顾先生。”

    顾钦原起身,朝君天澜恭敬拱手行礼:“国师大人,久仰!”

    君天澜两指端着小盏,面容淡漠:“顾先生请坐。”

    沈妙言悄悄抬眼看去,只见这位顾先生,分明是上次在古董铺子里,卧病在床的那一位。

    她记得,国师与他乃是相识的。

    楚云间见君天澜面色如常,唇角的笑容稍稍明显了些,目光又落在沈妙言身上:“这一位,是国师的侍女?”

    君天澜微微侧头,目光幽凉如水:“她便是沈家的女儿,沈妙言。”

    亭阁内外唯有山风吹过的声音,楚云间饮了口青梅酒,声音不咸不淡:“生得倒是标致。”

    沈妙言低头为他添酒,却忽而被他握住了手腕:“沈家丫头,你可怨朕?”

    他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握在她的墨绿的衣袖上,显得分外白皙。

    沈妙言盯着那只手,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民女不敢。”

    她没有抬头,却依旧察觉到,楚云间的目光犹如刀剑,正一寸寸凌迟着她的身体,锋利而残酷。

    想起爹娘就是死于这个人之手,她虽然怨恨,却也很害怕。

    终究,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儿而已。

    楚云间感受着她身体的战栗,手中力道加大:“是不敢,还是没有?”

    风声如唳,顾钦原端坐不语。

    君天澜品着青梅酒,狭眸微微抬起,眸光晦暗不明,只落在沈妙言腕间楚云间的那只手上。

    “民女……没有!”

    半晌后,沈妙言从牙缝里挤出这四个字来。

    又过了许久,楚云间终于收回手,面上一派风轻云淡:“朕不过同你开个玩笑,你何必惊吓至此?倒是无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