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夜宴:小山重叠金明灭(1)
    ,精彩小说免费!

    篝火升得很旺,沈妙言一路走过去,不时有路过的小姐们对她投之以不屑的目光。

    在她们看来,沈妙言完全是抱上了国师的大腿,才能过得这般滋润。

    可沈家同国师府并无亲近关系,可见,沈妙言同国师,必是有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易。

    “瞧她生得圆润可爱,可小小年纪便做出那等事,如今还招摇出现在这种场合,当真是脸面都不要了!”

    “以前沈国公和国公夫人倒是正气浩然,可你看他们生出的孩子……”

    “什么正气浩然啊,都犯了谋逆罪,哪里还有什么正气?”

    “是呢。”

    她们手持团扇遮面,轻声议论着,轻纱罗裙衣香鬓影,美眸之中都闪烁着鄙夷。

    沈妙言听而不闻,只是乖觉地跑到君天澜身边坐下,指着对面那几个议论的小姐:“国师,她们说我跟着你,是我不要脸。为什么呢?为什么跟着国师是不要脸?国师很见不得人吗?”

    她的声音清脆稚嫩,不高不低,却恰恰让隔着篝火的那几位小姐也能听到。

    在场的人逐渐安静下来,纷纷将视线投向沈妙言,沈妙言无知无觉,一脸的天真无邪。

    那几位小姐心中一咯噔,她们只是随口议论罢了,即便沈妙言听见,她们也觉得无所谓,反正一个孤女,能对她们造成什么威胁呢?

    可是这沈妙言,居然将事情大大咧咧直接捅到了国师跟前!

    她们不禁暗自埋怨沈妙言多事,纷纷战战兢兢在位置上坐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君天澜手中握着一杯茶,连看都没看这群小姐,只是伸手,淡然地将沈妙言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儿拢好,“眼中景色是美好,心境便也是美好。眼中的旁人不要脸,那么本人心境,也必然是不要脸。”

    四周的人纷纷吸气,国师大人这是明着为那沈妙言撑腰啊!

    沈妙言都要忍不住为君天澜拍掌称好了,对那些娇娇小姐们如此毒舌,真的好吗?

    不过,她好喜欢呢!

    她喜滋滋地给君天澜添茶,乖巧而可爱。

    对面几位小姐的面色一变再变,其中为首的乃是张丞相家的嫡次女张敏,她素来与沈月彤交好,本就对沈妙言厌恶得很,如今又因为沈妙言受到如此伤害,心里自然不平衡。

    她冷笑一声,“沈妙言,你躲在国师大人背后搬弄是非,让他给你出头,算什么本事?”

    沈妙言挑眉看去,见是张敏,不由轻笑:“张姐姐,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让国师大人护着的。再说,你们几个人欺负我一个,又算什么本事?”

    “你胡说!”

    张敏皱眉,一拂衣袖,还要再说,忽然有个柔软的声音插了进来:“妙妙,我可见着你了!”

    沈妙言循着声音偏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月白色掐腰广袖罗裙的少女正笑盈盈站在篝火边。

    少女眉间一点朱砂痣,身姿纤弱,宛如弱柳扶风,我见犹怜。

    “安姐姐!”沈妙言惊喜,提起裙裾,不等君天澜说什么便跑了过去。

    坐在君天澜另一侧的慕容嫣撇嘴,暗道沈妙言真是没规矩。

    “安姐姐,你身子不好,怎么也来参加春猎了?”沈妙言握住她的手,轻声问道。

    这一位乃是安尚书家的嫡女,名为安似雪,从前很是照顾沈妙言。在沈家出事后,也曾求过自己父亲帮助沈家,只是终究无法违拗皇帝的心思。

    安似雪反握住她的小手,仔细打量了她,随即松了口气:“妙妙,你被赦免的时候,我曾派了人去寻你,只是他们回来后都说你去了国师府。他待你,可好?”

    沈妙言知晓她说的是君天澜,于是回她一个甜甜的笑容:“自是好的,安姐姐不必担心。”

    两人正说着话,安似雪的贴身丫鬟冬兰过来请:“小姐,皇上要来了,老爷让你回去准备呢。”

    “我知道了。”安似雪说着,眉头不禁涌上一丝忧愁。

    “安姐姐?”沈妙言不解。

    安似雪笑得有些勉强,握了握沈妙言的手,“你且记着,若是国师待你不好,大可来找我。我视你为亲妹妹,无论什么事,总有我为你出头。”

    说罢,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便转身离开。

    沈妙言望着她的背影,想说什么,却终究是没说出口。

    她回到君天澜身边后不久,便有太监高唱道:“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沈妙言抬眼看去,只见那个穿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负手而来,一身风华,端得是少年天子的风流霸道。

    而他身边的女人,身着奢华凤袍,头戴嵌宝玉黄金凤冠,面赛芙蓉,妆容精致,一点樱唇抿着温雅大方的笑,高贵美艳至极。

    圆眼睛里的光芒暗了暗,这是她的大堂姐,沈月如……

    在场的人纷纷起身出列,朝着上方跪下:“臣等参加陛下、皇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沈妙言静静坐在君天澜身边:“国师,我可以不跪吗?”

    “你不想跪,就可以不跪。”君天澜淡漠饮茶。

    楚云间的目光从沈妙言身上扫过,却也不追究,只抬手淡淡道:“众卿家平身。春猎期间,不必拘礼。”

    “谢陛下!”

    众人齐声,纷纷起身入座。

    早有侍女将烤好的肉片、蔬菜等送到各席位上,一时间肉香四溢,美酒的香味儿亦是漂浮于空气之中。

    一旁的太监李公公一甩拂尘,拉长调子,唱道:“上歌舞!”

    篝火前方,早搭好了圆形舞台,十二名教坊乐伎身着统一宫装,丝竹管弦等一同拉响。

    沈妙言无心歌舞,夹了一片烤肉塞进嘴里,烤肉虽香,她却有些食不知味。

    正满腹心思间,忽然听见四周响起惊讶的吸气声。

    她抬头看去,只见那圆形的舞台上,一名身着月白色舞裙的少女正折腰而舞。

    那少女眉间一点朱砂痣,面若芙蓉,身姿宛如弱柳扶风,我见犹怜。

    “安姐姐?!”

    沈妙言望着她,圆眼睛里起初是不可置信,最后逐渐化为无奈,“安姐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