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狩猎:国师大人,好威武!(2)
    ,精彩小说免费!

    幽暗的密林之中,他举起的箭头闪烁着诡异的寒芒,像是淬了毒,散发出蓝莹莹的光泽。

    “陛下,现在还不是时候。”一旁的禁军统领夏侯铭轻声。

    楚云间回过神,盯着君天澜的后背,许久之后,慢慢放下弓箭:“是朕心急了。”

    林间杀声大震,他静静看着君天澜带着人马在狼群之中厮杀,一双凌厉的漆黑眸子,不过瞬间功夫,便化为了素日里的温润。

    而树林边缘,沈妙言骑着雪白小马来到一条溪水边,心里盘算着,庶叔生辰时,到底送个什么东西好。

    盘算来盘算去,她还是觉得送个大猪头比较好。

    她咳嗽一声,看向夜寒:“这位大哥,你的骑射,想必十分出色吧?”

    夜寒骄傲地挺直了胸膛:“那是自然。我们夜字辈的侍卫,都是主子跟前一等一个的高手。”

    沈妙言歪了歪脑袋:“那你今天跟着我,可是你家主子的意思?他叫你保护我,听我的话,是不是?”

    “不错。”夜寒点点头。

    他生了一张漂亮的娃娃脸,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实际年龄可能还要大一些。

    “那你去给我打一头野猪回来,我有用。”沈妙言傲娇说道。

    夜寒一听,顿时语噎,合着这位沈小姐前两个问题,都是在为这个命令做铺垫。

    这位沈小姐看着年纪不大,倒是蛮会挖陷阱使唤人。

    他想了想,答道:“属下若是离开,恐怕无人保护小姐。”

    “我是做什么用的?”添香挑眉。

    夜寒再度语噎,这位添香姑娘可是府中一位泼辣的存在,他不敢招惹。

    他踌躇半晌,最后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属下去打野猪,小姐在这里等着,莫要乱走。”

    “去吧。”沈妙言笑容甜甜地挥挥手。

    夜寒走后不久,林子里传出一个傲慢的女声:“什么山,连头鹿都看不见!害得本小姐跑了这么久!”

    沈妙言偏头看去,便见沈月彤带着沈府的几个侍卫,正一脸不爽地骑着马从林子里出来。

    沈月彤也看到了沈妙言,瞳眸微微一缩,注意到这里只有她和添香两人时,顿时胆子大了,催马上前,声音里带着恨意:“沈妙言,竹香昨晚死了,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沈妙言静静看着她带人过来,声音淡淡:“不知道。”

    “她被国师府的暗卫,用一柄长刀,活生生插进了肚子里,失血过多而死!”沈月彤紧紧盯着沈妙言,“那是我这一生看过最惨烈的场景!沈妙言,这条命因你而去,你就不会做噩梦吗?你就不会羞愧吗?!”

    沈妙言与她对视,瞳眸之中,却是分毫波澜都没有。

    “竹香不是因我而死,而是因为二姐姐你。若非你叫她对我动手,她又怎么会死?”

    她的声音很冷,在阳光之下,透着清寒,宛如从地狱爬出来的冰冷恶鬼。

    沈月彤怔了怔,她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沈妙言。

    添香也是一愣,忍不住偏头望向沈妙言,为什么她觉得,这样的小小姐,有点像是……主子?

    气氛一时间僵住了,许久之后,沈月彤的马儿往后面退了几步。

    她在马背上,朝沈妙言举起弓箭,嫣红的嘴唇咧开一丝微笑:“不管你怎么说,反正,今天就是你沈妙言的死期!你们两个只要一死,谁知道是我沈月彤做的?放心,你的葬礼,本小姐会为你烧点纸钱的!”

    语毕,她毫不犹豫地就放了箭。

    添香正要上前阻拦,只听得另一支箭穿破空气而来,竟在半路中,硬生生将沈月彤的箭射落在地。

    “是谁?!”沈月彤大怒,偏头循着箭射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位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女,正信马由缰而来。

    “慕容嫣?”沈月彤皱眉。

    慕容嫣打马来到她和沈妙言之间,声音里带着几分傲慢:“沈妙言和添香都是国师府的人,我不容许任何人,杀害天澜哥哥的人。”

    这番话她虽说的傲慢,可沈妙言和添香却同时心头一暖。

    “慕容嫣,我劝你少管闲事。”沈月彤咬牙切齿。

    “只要事关国师府,对我而言,就不算闲事。”慕容嫣挡在沈妙言面前,与她对峙。

    沈月彤恨恨地望了一眼她身后的沈妙言,最后带着人催马离去。

    沈妙言正要开口道谢,慕容嫣却傲娇开口:“别以为我是帮你,我是帮天澜哥哥!哼。”

    话音落地,看也不看沈妙言,动作迅速地离开。

    沈妙言望着她的背影,却越发觉得她很不错。

    京城的世家贵女之中,少有这种心善的了。

    原来当初顾管家说的话,竟不是哄她的。

    她正想着,却见不远处,夜寒指挥着几个国师府的暗卫,正抬着一头野猪过来。

    密林深处,君天澜的人不过花了一刻钟的时间,便将十一匹银狼全部杀死。

    这些侍卫们的速度之快、下手之狠,让远处观战的楚云间微微眯起眼来。

    君天澜身边的人,果然都很优秀。

    只是可惜,却不能为他楚云间所用。

    他紧紧勒住缰绳,君天澜带着人过来,他们的身上沾满了血腥,却个个儿脸上挂着笑,在楚云间看来,全然是在讽刺他的胆怯。

    “陛下,承让了。”君天澜声音冷漠,看都没看楚云间,直接打马从他身边经过。

    直到君天澜消失在丛林深处,夏侯铭才轻声道:“陛下,此时的隐忍,乃是为了将来真正坐拥天下。小不忍,则乱大谋。”

    楚云间俊脸上浮着云淡风轻的笑:“夏侯卿说的是。”

    这么说着,抓住缰绳的手却格外用力。

    ……

    眼见着日薄西山,围场边的女眷们纷纷兴奋起来,期待地望着入山口,等待第一位归来的人。

    而很快,不负她们所望,入山口人影攒动,已经有人出来了。

    上座的沈月如挺直脊背,一双妙目盯着那里,期待着第一个回来的会是楚云间。

    一旁的顺贵人笑道:“陛下天纵英姿,这一次,所获的猎物必定最多。”

    “正是。”另一位颖贵人含笑附和,“听说紫阳山中,藏着银狼,那银狼皮最是珍贵。若陛下打到银狼,想来一身狼皮,定是要请最好的绣娘制成被褥床毯,赠给皇后娘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