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美人蛇蝎
    ,精彩小说免费!

    “国师大人好威武!妙妙喜欢呢!”

    听着小东西软软地在耳边说话,君天澜心情很好,饮了一杯酒,却并不将愉悦表露在外。

    正在这时,阿沁忽然急匆匆过来,气喘吁吁地对君天澜屈膝行了个礼:“国师、沈小姐!慕容小姐她,她从马上掉下来,似是旧疾发作了!”

    沈妙言只觉君天澜周身的气势一凛,下一瞬,他已经大步离开了围场。

    座位紧靠着国师坐席的是晋宁王府的人,晋宁王依旧不在,只温倾慕独自一人坐在位置上。

    她摇着团扇,望了眼沈妙言,轻声道:

    “当年那一场剿匪战役,国师独自和十二名侍卫对战上千名土匪。正在危急关头,是慕容嫣的父亲,慕容将军带着援军赶到。”

    “可惜,那些土匪狡猾无比,竟埋了炸药,慕容将军便是死在了那场爆炸里。慕容嫣本就身体虚弱,由父亲一手带大。受了这个打击,便一病不起。虽然后来用好药养着,却到底是落下了病根。”

    沈妙言恍然,朝温倾慕微微颔首致意。

    上方的沈月如由贴身女官忍冬扶着起身:“嫣儿出事,本宫自当前去照看。众卿可自由行乐。”

    围场内的人尽皆起身,屈膝行礼:“恭送皇后娘娘。”

    沈月彤跟在沈月如身边,一路往慕容嫣的帐篷而去,俏脸上都是不解:“姐姐,慕容嫣一个孤女,哪里值得你给她这么大的面子?”

    沈月如笑容端庄,“她不值得,国师府,却值得。”

    沈月彤依旧满脸不解。

    等到了帐篷,太医白清觉已经替慕容嫣把过脉了,说是今日疲乏过度以致昏迷,并无大碍。

    君天澜放了心,转身看见沈月如进来,只是淡淡点头。

    沈月如也颔首致意:“本宫听说嫣儿有恙,便过来瞧瞧。本宫的女官忍冬,医术了得,不如让忍冬再为嫣儿检查一番?女子细致些,总不会有错。”

    君天澜没说什么,起身去送白清觉离开。

    沈月如在床沿边坐了,忍冬细细为床上的慕容嫣把了脉,随即笑道,“的确如白太医所言,慕容小姐是体质过虚,才会如此。”

    慕容嫣面色憔悴苍白,正要坐起来行礼,却被沈月如按住:“皇宫外,不必多礼。你身子弱,须得好好养着。采秋,去将本宫那儿的几样补品拿来。”

    采秋应了声,连忙去办。

    慕容嫣靠坐在床上,低垂着眉眼:“无功不受禄,娘娘赏赐,臣女不敢收。”

    “你父亲为黎民百姓而死,怎会是无功?”沈月如声音轻柔,举止之间,全是一位皇后该有的端庄和美丽。

    她的目光细细划过慕容嫣的脸儿,轻笑道:“嫣儿生得真是美。国师养了这么个大美人在府上,怕是想不心动都难。”

    慕容嫣面颊一红,只垂头不语。

    沈月如眼中笑意更盛:“若有适当时机,本宫很愿意为嫣儿和国师赐婚。只是,怎么京城里最近总有不少风言风语,说是国师喜爱本宫那位三妹?”

    沈月彤紧紧盯着她们二人,她还没转过弯,不明白她的姐姐玩得是哪一出。

    明明她都已经告诉了姐姐,她想要嫁给国师的。

    慕容嫣依旧垂着头,苍白的双手抓着被单,抿唇不言。

    “本宫那位三妹,如今年纪虽小,手段却是不少。她的母亲,曾经的沈国公夫人,其容貌在整个楚国,都是相当出色的。想来等到三妹及笄,也定是位大美人。”

    沈月如说着,十分担忧地握住慕容嫣的手,“嫣儿,国师乃国家重臣,而你是功勋之后,门当户对得很。可若是国师娶了沈妙言,你想一想,沈妙言的名声,会给国师带来多少污点?”

    慕容嫣诧异地抬头看她,柳眉蹙起,“皇后娘娘?”

    “你不为自己考虑,总得为国师考虑。”沈月如点到为止,转头看向帐外,“采秋怎的还不回来?”

    正说着,没过一会儿,采秋便带着两个宫女进来,“皇后娘娘。”

    她们将东西放到桌上,慕容嫣看过去,只见其中一件乃是一只琉璃罐,里头盘着一条黑黄相间的小蛇。

    沈月如美眸含笑:“普通赤链蛇能祛湿、止痛,本宫这条赤链蛇,乃是宫外高人所献,药用价值比普通的好上数十倍。”

    说着,戴着金色雕花甲套的纤纤玉手不经意地为慕容嫣盖好被毯:“嫣儿带回去后,务必要小心存放。虽说赤链蛇无毒,可是……”

    她没有说完,只是端庄得体地笑了笑,便起身离开。

    帐中,慕容嫣望着那条在琉璃罐里吐信子的蛇,“阿沁。”

    阿沁给她到来一杯热茶,望了眼那蛇,很快垂下眉眼:“赤链蛇的确无毒,且能入药。只是,还有一种蛇,同赤链长得很是相像,名为金环。金环蛇剧毒无比,若是被咬上一口……”

    慕容嫣抿了茶,注视着泛着涟漪的茶面,漆黑的瞳眸里一片黯淡。

    阿沁抬眸,“小姐,皇后娘娘这是在,借刀杀人呢。”

    “阿沁,她说错了,天澜哥哥并没有对我动心。可是,后面那句话,她却是对的。沈妙言和天澜哥哥在一起,只会给天澜哥哥带来麻烦。”慕容嫣将茶盏递给阿沁,声音平静。

    “所以,小姐是一定要做那把刀了?”阿沁端着杯盏,转身走到桌边。

    慕容嫣的目光,幽幽落在那只琉璃罐上:“我别无选择。”

    阿沁偏过头,同样注视着琉璃罐,秀气的眉毛微微蹙起,沈皇后出手,果然同旁人不一样。

    饶是聪慧如她家主子,竟也被这位沈皇后打动,心甘情愿为她驱使。

    她将茶盏放下,轻轻叹了口气。

    而另一边,往围场去的路上,沈月彤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开口问道:“姐姐,你为何要对慕容嫣那么好?”

    沈月如停住步子,伸手点了下她的额头:“怎么这么笨?那蛇岂是一般的蛇?!”

    沈月彤满脸疑惑,一旁的忍冬笑道:“二小姐,娘娘那条蛇,才不是什么入药的赤链蛇,而是剧毒无比的金环蛇。刚刚娘娘那番话,字字句句,都是在暗示慕容嫣,叫她放蛇咬沈妙言呢!”

    沈月彤仔细想了想,不由笑道:“果然还是姐姐高明!这两种蛇如此相像,就算被发现,也可以推说弄混了。谁会为了一个罪臣之女,来找姐姐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