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掌心的糖汁
    ,精彩小说免费!

    她透过朦胧泪眼,想要伸手去摸那盏羊角流苏宫灯,指尖触摸到米白的灯笼羊角罩上,明明该是温热的,她却觉得灼人而烫手。

    她缩回手指,注视着那灯罩上绘制精致的仕女图,仕女身着火红色襦裙,巧笑嫣然的模样,单纯而天真。

    许久之后,她的丫鬟云儿终于找了过来,见她如此,吓了一大跳,忙不迭地去扶她:“娘娘,是不是花公子又欺负您了?!”

    说着,手忙脚乱地帮她将衣裳穿好。

    温倾慕的视线却始终凝视着那盏宫灯上的仕女,最后扶着云儿的手,弯腰将宫灯提起,“咱们回去。”

    “娘娘,恕奴婢多嘴,可是花公子一次次得寸进尺,到底何时是个头?!”云儿快要哭了。

    天知道,她刚刚看到她家主子一身雪白肌肤被石子擦伤,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时,有多么心疼。

    温倾慕握着灯笼柄的手紧了紧,注视着远处的混沌黑暗,却终究是无言。

    到底,是她对不起他。

    翌日一早,帝后的车驾便启程回了皇宫。

    沈妙言依依不舍地同安似雪道别,她们知晓两人这一别,怕是要很久之后才能相见了。

    安似雪喜欢沈妙言的伶俐聪明,沈妙言则喜欢安似雪的温婉大方,不同性子、不同年龄的女孩儿,倒是成了一对极好的朋友。

    帝后走了,剩下的人也陆陆续续离开,也有爱玩的,还打算多待几日。

    国师府的马车是在下午启程回去的,十几辆马车载着满满当当的猎物,颇为壮观。

    马车内,慕容嫣靠坐在软榻上,一张小脸依旧苍白憔悴,只漠然地望着窗外。

    沈妙言捧着一杯热茶,不时看她几眼,以前慕容嫣对她态度虽不好,平常也总是吵吵闹闹,可她并不觉得两人之间有隔阂。

    甚至,她还为了救自己,射落了沈月彤的箭。

    然而这一次的感觉很奇怪,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横亘在两人之间。

    她将茶盏放到小矮几上,托腮凝思,按照沈月彤的意思,她大约会被人暗杀掉。

    可国师府门禁森严,她哪里那么容易被暗杀?

    除非,有内应。

    而昨晚慕容嫣旧疾发作之后,沈月如曾经去探望过她。

    这位大堂姐的本事,可不容人小觑。

    沈妙言脑海中灵光乍现,猛地抬眸望向慕容嫣,慕容嫣依旧注视着车窗外的景色,樱唇没有一点血色,双眼更是冷漠。

    “慕容姐姐。”她轻声唤道。

    慕容嫣转过脸,沈妙言挽袖为她斟了杯茶:“多谢慕容姐姐昨日那一箭。”

    说着,很认真地将茶水捧到她面前。

    慕容嫣瞳眸中闪烁着微光,沈妙言这是,示好的意思?

    沈妙言一动不动地捧着茶,声音里透着虔诚:“慕容姐姐喝了这杯茶,就不要再责怪妙妙以前的顽劣。”

    马车晃动了一下,已经进了京城里的朱雀门,顺着朱雀街一路往国师府而去。

    良久的静默之后,慕容嫣漆黑的瞳眸里出现了波动:“沈妙言,我其实,一直挺讨厌你的。”

    沈妙言无畏无惧地迎上她的目光,“可是你敬重国师,我也同样敬重国师。而有的人,却视国师为眼中钉肉中刺。慕容姐姐这么聪明,想必也知道功高震主这个词儿吧?孰是敌孰是友,慕容姐姐应当心中有数才是。”

    马车内又陷入长久的沉默,添香和阿沁都低着头,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马车的速度逐渐慢下,慕容嫣忽然推开那盏茶,满脸都是傲娇和厌恶:“沈妙言,我才不信你是真心示好!咱们走着瞧!”

    话音落地,马车正好停下,她扶着阿沁的手,头也不回地下了马车。

    车内只剩沈妙言和添香两人,添香望向沈妙言,却见她只看着那盏茶发笑。

    “小小姐,到府了呢。”她轻声提醒。

    沈妙言喝了口茶,心情颇好地从食盒里拿了块糖果,“咱们下车!”

    她心情很好,于是活泼地直接跳下马车。

    谁料脚下一崴,竟直接往前面的台阶上栽了下去。

    添香惊呼一声,只见黑色残影掠过,君天澜在下一瞬出现在沈妙言跟前,伸手接住了她。

    扑面而来都是甜冷的龙涎香,她紧紧抓住君天澜的衣袖,没敢抬头看,软软唤了声:“国师……”

    君天澜把她放在地上,冷冷瞥了她一眼:“下次若是再敢直接跳下车,本座剁了你的脚。”

    沈妙言小身子一抖,连忙讨好地拉住他的大掌,将手心的糖果放在他的大掌上:“国师,妙妙请你吃糖!”

    那糖果被她捏得汗津津的,阳光下,已经有些融化了,散发出淡淡的粉红色晶莹光泽。

    君天澜满脸都是嫌弃,一字一顿:“沈妙言,马上把这东西弄走!”

    沈妙言翻了个漂亮的白眼,暗自嘟囔了句“不识好人心”,随即拈起那颗糖果,塞进了自己的嘴巴:“桃子味儿的,可好吃了。”

    “还有。”君天澜冷声。

    沈妙言看过去,他的手掌朝上,掌心是融化了的糖果汁液。

    他的掌心有一层薄薄的细茧,手指修长白净,很好看。

    她从袖袋里取出小帕子,轻轻擦拭,可糖汁黏糊糊的,根本擦不干净。

    她感受着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越来越强烈的阴沉气息,颇有些害怕,于是咬碎了口中的糖果吞下去,随即攥住帕子,捧着他的手掌,思量片刻后,干脆低头去舔他的掌心。

    粉红色的小舌头,灵巧地将他掌心的糖汁一一舔净。他的手掌有些粗糙,舔得她很不舒服。

    君天澜紧紧皱起眉头,俯视着沈妙言,狭长的双眸中都是难以言喻的复杂,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四周的侍卫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幅画面,暗道画面太美,可惜主子太傻。

    沈妙言舔着舔着,最后想了想,留了一点点,睁着圆圆的大眼睛,仰头望着君天澜:“国师,我留一点糖汁给你尝尝吧?”

    只是一瞬的功夫,君天澜便又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清贵模样,甩袖大步而去:“全是口水,脏死了!”

    沈妙言望着他进府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嫌脏,干嘛要等她舔完了才说,真是闷骚!

    随即,她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轻快地跟了上去:“国师,你等等我!我才不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