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国师的字最好看
    ,精彩小说免费!

    君天澜身影如风,衣袂飞扬。

    沈妙言迈着小短腿跟在后面追,他微微侧头,看着她焦急却追不上的小模样,不知怎的,心情大好。

    他攥紧了手掌,不经意想起刚刚的触觉,那感觉酥酥麻麻,却又很湿润舒服。

    她睁着圆圆的眼睛抬头看他,问他要不要尝尝,像是一只懵懂的小白兔。

    这几日奔波,沈妙言有些累着了,吃过晚膳,也不消食,倒在床上便沉沉睡了去。

    君天澜坐在书房,等着她来伺候,左等右等不见人影,起身走到东隔间前,掀开门帘,却见她睡得四仰八叉,一只手搭在床沿上,手中原本拿着的书掉到了地上也不自知。

    他走过去,将书捡起来放到床头,本欲转身离开,望着她熟睡的模样,想了想,还是上前给她把被子盖好,微微蹙起眉头,轻声道:“沈妙言,不该是你伺候本座吗?”

    沈妙言嘟囔了句什么,翻了个身,没搭理他。

    君天澜在床边站了片刻,最后静默转身离开。

    这几日,沈妙言都在专心识字读书,顺便每天下午去看看自己的那头野猪怎么样了。

    夜寒把野猪头晒在后院里,一眼望去颇有些狰狞可怕。

    她蹲下来摸了摸野猪的獠牙,一双圆眼睛里晦暗莫测。

    夜寒笑眯眯在她身边蹲下,“这对野猪牙生得极好,色泽、长度和弯度都很完美,听说野猪牙用来辟邪最好了。”

    “辟邪吗?”沈妙言的双眸逐渐弯成一个弧度,“夜寒大哥,麻烦你帮我把这对獠牙拔下来。”

    夜寒好奇:“小姐不是说,要把这个猪头送人?这只猪头,最有价值的也就这一对獠牙了。”

    否则好端端送人猪头,这不是给人添堵吗?

    “小小姐说什么,照做就是!啰嗦什么?”添香叉腰吼道。

    沈妙言眉眼弯弯,辟邪的好东西,干嘛送给她庶叔?当然是自己留着啦。

    夜寒压根儿不敢反驳添香,忙不迭去办了。

    而此时的嫣然阁内,慕容嫣正趴在桌边,怔怔望着琉璃罐中的金环蛇。

    这蛇颜色鲜艳,静静盘在那儿,若是从远处看去,像是一朵盛开的花儿。

    阿沁端着一碟杏酪过来,“小姐怎么还在看它?奴婢以为,小姐不打算用它了。”

    说着,拿竹签扎起一块杏酪,递到慕容嫣手边。

    慕容嫣接过,却没有任何食欲,又放到盘子里:“我昨晚想了一宿,皇后娘娘的话有道理,可沈妙言的话,却也有道理。”

    阿沁端起那盘杏酪,犹豫片刻,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小姐,奴婢多嘴,像国师那样的人物,怎会相信巧合?若是当真出了事,皇后娘娘只要咬定她送你的的确是赤链蛇,便能将她自己摘得一干二净。而大人迁怒的,就该是小姐了。”

    慕容嫣愣了愣,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阿沁,阿沁垂首,端着杏酪,屈膝行过退礼,很快退了下去。

    慕容嫣却犹如醍醐灌顶,就算她是为了天澜哥哥的声誉下手,可若引来的是天澜哥哥的愤怒,她此举有何意义?

    再者,怕是天澜哥哥压根儿就不在乎那点声誉吧?否则,也不会让沈妙言住进府里来。

    想到这里,她只觉眼前豁然开朗,连带着食欲都好了起来:“阿沁,把杏酪端回来!”

    傍晚时分,君天澜从宫中回来,便看见沈妙言坐在书房的软榻上,矮几上摊着一本书,她手中把玩着两只野猪獠牙。

    见他回来,沈妙言连忙将獠牙放到矮几上,跳下软榻,为他更衣:“国师,今日上朝,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啊?”

    君天澜望着她一边费劲地解腰带,一边问的小模样,觉着有些好笑:“朝堂之事,你一个小女孩儿,又怎会懂?”

    “反正你懂,你可以教我嘛!国师眼界开阔,妙妙跟着国师,最能长见识了!”沈妙言舌绽莲花,小嘴儿跟涂了蜜似的。

    君天澜薄唇抿着笑,却换了话题:“本座今日收到了沈御史的寿宴请帖,六日后他四十大寿,你可要随本座同去?”

    “庶叔的生辰,我怎能错过?”沈妙言仰头冲他一笑,圆眼睛里都是狡黠,“礼物都准备好了呢!”

    君天澜望了眼旁边软榻矮几上的獠牙,想起添香的汇报,狭长的双眸中不禁闪过笑意,小丫头忒坏了些,也不知那沈朋,在收到野猪头时,会做何表情。

    他想着,沈妙言将他的朝服挂到金丝楠木大衣架上,拿了一件纯黑色的外裳过来,费了大力气给他披上。

    他看着她忙里忙外的小模样,前些日子她还不知道怎么伺候他,现在却已经如此熟练。

    而日后,她要伺候更衣的人,兴许就是她的夫君。

    不知为何,只要想起小丫头用这副乖巧的模样,给别的男人更衣,君天澜的心头就莫名涌上一丝不悦。

    他居高临下,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本座听闻,韩叙之打算让你去韩府住?”

    他周身的阴冷气势猛然拔高,很是吓人。

    沈妙言怔了怔,不知道他为何会提到这茬,心思转了转,乖巧地点了点头,“虽然叙之哥哥很照顾我,但我还是拒绝了。我觉得,跟着国师,才会有锦绣前程。毕竟,叙之哥哥哪里有国师厉害?”

    她笑得眉眼弯弯,纯然是没心没肺的模样。

    君天澜眼底的冷漠稍稍缓解了些,整了整衣襟,转身往窗台边走去,“记住你第一天进国师府时,说过的话。”

    沈妙言望着他的背影,悄悄松了口气。

    总觉得,刚刚若是说错了话,会很倒霉。

    她家国师大人喜怒不形于色,心情又说变就变,鬼知道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把她赶出府去?

    若是现在被丢出府,怕是要被沈月彤她们往死里整了。

    她抚了抚小胸口,瞅了眼君天澜,看样子,还是得抱紧国师的大粗腿啊!

    她这么想着,于是轻快地蹦跳着往书桌边去:“国师,妙妙给你研磨!国师的字最好看了,妙妙觉得给国师研磨,可荣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