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你在挂念她
    ,精彩小说免费!

    沈月彤带着荷香来到明月楼前看珊瑚时,远远就看见沈妙言倒在珊瑚树下。

    她愣了愣,连忙奔上去:“喂,沈妙言,你又在闹什么?!”

    话音落地,却不见沈妙言有任何动静。

    她忍不住抬脚踢了踢她,她紧闭着双眼,依旧没有动静。

    沈月彤蹲下来,伸手戳了戳她的脸,见她紧闭着双眼,面色苍白,不由冷笑了声:“这可真是巧了,这么快就犯到本小姐手里!荷香,过来把她搬到旁边的花丛里。”

    荷香怯怯地往四周看了看,轻声道:“小姐,这不好吧?若是被国师大人知晓——”

    “闭嘴,让你去办就去办,啰嗦什么!”沈月彤没好气,拽住沈妙言的两只手,“你去抱她的脚。”

    荷香不知道她家小姐要干什么,只得听命令行事。

    两人将沈妙言抬到一旁葳蕤繁茂的花丛里,沈月彤示意荷香一起把人扔进去。

    那些牡丹开得茂盛,沈妙言人又小,这么一遮掩,竟很难看到里面还藏了个人。

    沈月彤拍了拍手,又踢了沈妙言一脚,这才觉着解气,兴高采烈地带着荷香往戏园子那边走:“等到国师大人找不到她,打道回府之后,她可就任由我处置了!本小姐叫她再也猖狂不起来!”

    “小姐英明!”荷香恭维着,心里却忐忑不已。

    她可没忘记,竹香被剁掉一只脚的惨状,更没忘记她临死前的那声惨叫。

    等到君天澜和花容战谈完要事,已是用晚膳的时候。

    沈家的丫鬟过来相请,君天澜蹙眉,往四周看了一眼,却不见沈妙言回来。

    花容战摇着折扇,同样朝四面张望了片刻,轻笑道:“那小丫头机灵得很,莫非已经去了膳席上?”

    “不会。”君天澜起身,“夜凛。”

    夜凛如一阵风似的出现,朝他拱手:“主子?”

    “去找她。”

    “是!”

    夜凛走后,花容战摇着折扇,缓慢起身,走到君天澜身边,注视着他冷峻而精致的侧颜,语气轻慢:“大人,你挂念她?”

    君天澜瞥了他一眼,唇线紧绷,负手而立,并未说话。

    花容战的目光落在长廊外的莲花池中,四月的天,莲盖亭亭,碧绿圆润。

    那双桃花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我以为,大人收纳她,不过是为了调查那件事。可是从春日宴到春猎,再到今日寿宴,大人所做的一切,都超出了度。钦原托我告诉你,适可而止,若是让她发现……”

    他说着,又忽然沉默,半晌后,轻轻笑了,仿佛刚刚眼中的凌厉只是幻觉,“我还以为,像大人这样的,大约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一个女人。有喜欢的也好,起码看起来,像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

    君天澜盯着田田莲叶,声音阴沉:“本座,不会喜欢任何女人。”

    花容战打量着他,半晌后,轻笑了声:“拭目以待吧。”

    晚宴大厅中,众人都已入座,却唯独不见君天澜过来。

    众人踌躇,纷纷望向沈朋,不知何时开宴。

    沈朋这一天心情都不好,如今冷着个脸,质问那丫鬟:“国师呢?”

    小丫鬟白着脸,轻声道:“三小姐丢了,国师大人正让人在府里找。”

    “胡闹!”沈朋厉声大喝,他堂堂沈御史府,怎能随意让人搜查?!

    沈月彤低垂着眉眼,嘴角挂着一抹难以遮掩的微笑。

    搜吧,反正藏得位置那么巧妙,任谁也不会想到,花丛里面还有个人。

    只要国师大人放弃了沈妙言,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她得瑟地想着,上座的沈朋站起身来,歉意地朝众人一拱手,“诸位,我御史府虽不是皇宫重地,却也不能给人随意搜查,被人轻贱。”

    他话音落地,一些有意攀附御史府的官员立即应和,细声说着是国师做事太过。

    沈朋又道:“今日乃是本官寿宴,原该高兴,可自打国师到来,糟心的事便一桩接着一桩。本官虽然为人宽和,却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今日便是撕破了脸,也容不得国师在我府中如此放肆!”

    他话音落地,一个阴沉的声音便从宴会厅门口响起:“本座如何放肆了?”

    众人偏头看去,只见君天澜负手站在门口,夜风将他的黑色织锦袍摆吹得翻动起来,那么一个风华无双的男人,狭眸之中的冰凉却能生生将人冻死。

    其威慑和气势,竟不亚于当今天子。

    沈朋没想这番话会被他听到,却也不肯示弱,“国师大肆搜查我府,究竟是何意?便是寻常百姓家,也不能随意被人搜查!”

    “大肆?”君天澜跨进门槛,抖了抖袍摆,在旁边一张红花梨木大椅上坐了,“本座的小侍女在贵府丢了,你沈朋可曾派去半个人帮着找?既然东道主指望不上,本座用自己人,又有何不妥?”

    他说着,不等沈朋接话,挑了清冷的眉毛,“本座对这个小侍女甚是在意,若是今晚搜不出……”

    他没往下说,凛冽的视线扫过众人,在场的宾客硬生生打了个寒战。而一些胆怯的小孩子,甚至转身就缩进母亲怀中。

    国师大人的目光,好吓人!

    沈朋站在那里,只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场笑话。他紧紧捏着杯盏,一双精明的眼紧紧盯着坐在大椅上的男人,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夜凛带着几名暗卫进来,眉头微蹙:“启禀主子,并没有找到人。”

    君天澜周身的气势愈发冷厉,狭眸掠过沈家的几个人,“将国师府的侍卫全部调过来,继续搜!”

    “放肆!”

    沈朋又大喝一声,黑着脸道:“国师是当我不存在吗?!我也是正一品朝廷命官,还是——”

    他话未说完,夜凛已经风尘仆仆地带着那几个暗卫离开,调遣兵马去了。

    沈朋的话生生噎在嗓子里,活活将一张脸憋得通红。

    自打他坐上国丈爷的位置,便无人敢对他如此不敬,君天澜,好大的胆子!

    君天澜压根儿看都不看他,目光从慕容嫣身上掠过,忽然瞳眸微动:“夜寒,找人把沈府的灯全部灭掉。”

    夜寒从外面进来,压根儿不问为什么,只是拱手照办。

    君天澜摩挲着指间扳指,今天小丫头穿的是月光纱的衣裳,在黑暗里,应当更容易被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