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慕容嫣的婚事(上)
    ,精彩小说免费!

    一连数天都是阴雨绵绵,沈妙言站在书桌边,托腮望着漫天细雨发呆。

    君天澜这日并未去上朝,他坐在书桌边,右手执笔记账,左手在一把算盘上拨来拨去。

    一时间,屋中除了绵绵雨声,便是拨算盘的声音。

    沈妙言看了一会儿落雨,又转头来望他,他的手指修长白皙,又骨节分明的,在黑檀木的算珠上拨来拨去,很好看。

    她托着腮,忍不住望了一眼他冷峻精致的侧颜,这个男人就是这样,无论做什么都很赏心悦目。

    她曾经听父亲提起,这位位高权重的国师,乃是孤儿出身。可是她却觉得,君天澜身上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尊贵和优雅。

    仿佛是刻入了骨髓,一眼就让人觉得,他非池中物。

    她呆呆凝视着他,沙漏里的时间逐渐流逝,案上的茶水凉了,也浑然不觉。

    君天澜算完最后一笔账,搁下手中毛笔,偏过头,沈妙言这副痴呆模样,便映入了狭长的凤眸之中。

    他不悦地抿唇,伸手捏住她的鼻尖:“在看什么?”

    沈妙言连忙抚开他的手,别过脸避开他的视线,面颊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没什么。就是觉得国师好厉害,居然可以一边写字一边打算盘……”

    君天澜没注意到她脸上的红晕,想起自己似乎多日不曾教她东西,便道:“过来,本座教你算术。”

    沈妙言其实是不大想学的,算术这玩意儿,她以前跟着娘亲学过,算来算去她也算不清,到最后算的脑子都大了。

    君天澜看她这么磨磨蹭蹭的样子,知晓她不想学,便板了脸:“不是想要扳倒楚云间吗?胸无点墨,你能做什么?”

    沈妙言轻轻叹了口气,皱着一张小脸,慢吞吞挪到他身边。

    见她这么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君天澜直接伸手,将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

    沈妙言身子一抖,想要偏头看他,却被他按了后脑勺,被迫盯着桌上的算盘,“今天教你珠算,好好学。”

    她伸手摸了摸那些圆润的黑色算珠,圆眼睛里都是不乐意,比起学算术,她宁愿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啊!

    此时的屋檐下,拂衣正拿着绣花绷子,坐在绣墩上绣一朵水莲花。

    细雨绵绵中,她听见脚步声响起,不由抬头看去,便见慕容嫣穿着蓑衣,阿沁举着一把纸伞正往这边过来。

    她连忙放了绣绷举伞迎上去,慕容嫣一脸淡然地走上台阶,阿沁收了伞,替她将外面的蓑衣取下。

    “慕容小姐今日怎么过来了?”拂衣含笑,帮着将雨伞和蓑衣都晾到檐下。

    慕容嫣在绣墩上坐了,阿沁蹲下来替她将外面的木屐脱掉:“小姐在嫣然阁闲来无事,便做了一盘点心,送过来给大人尝尝。”

    说着,便拿了干净的绣花鞋替慕容嫣换上。

    拂衣望了眼紧掩的布帘子,笑道:“原是如此,慕容小姐稍等,奴婢进去通报主子。”

    慕容嫣缓缓抬眸,白了她一眼:“往日里我过来,都是无须通报的,怎的沈妙言住进来,我就得先通报了?”

    说着,踩了踩绣花鞋,起身带着阿沁趾高气扬地往里走:“你便守在门外吧。”

    拂衣无语地站在门口,对这位慕容小姐,她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慕容嫣带着阿沁径直进了书房,正笑吟吟地要开口,熟料却看到,书桌前,沈妙言坐在君天澜的大腿上,君天澜还特别有耐心地跟她解释,算盘的那些算珠都是怎么用的。

    她脸上娇俏的笑容出现了一丝裂缝,双手紧紧攥住绣帕,正要发火,阿沁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将她临近崩溃的神志又拉了回来。

    她盯着那副画面,微微咳嗽了声,努力堆起笑脸,上前甜甜说道:“天澜哥哥,嫣儿做了些玉带糕,你尝尝吧?”

    说着,示意阿沁将食盒递过来。

    君天澜将沈妙言放下来,沈妙言望了望眼底神色不善的慕容嫣,立即窜到外面去了。

    拂衣正好在外面迎住她,望了眼紧闭的布帘,轻声道:“小小姐怎的出来了?”

    “我可不敢跟慕容嫣待在一块儿,你瞧她那个脸色,虽是笑着,可却比哭还难看!”沈妙言说着,回头望了眼布帘子,示意拂衣俯首听她说话。

    拂衣弯下腰来,她踮起脚尖,凑到她耳畔轻声说道:“刚刚她进去的时候,我正好坐在国师的大腿上,国师教我珠算呢,啧啧,她眼睛里面那个戾气……”

    拂衣捂嘴,“这可糟了,若是慕容小姐真的对付起小小姐来——”

    沈妙言坐到绣墩上,双手托腮望着满天的落雨,却是无言。

    她是不怕慕容嫣的。

    再过几年,等她长大,她一定要嫁给君天澜。

    她不管慕容嫣想要如何,对她而言,国师是唯一能够帮她复仇的人。

    所以,她会不惜一切手段,将这个人牢牢抓住了,绝不会给任何女人机会,包括慕容嫣。

    她想着,茶色的圆圆瞳眸里,闪烁着淡淡光泽,平静而成熟,不似一个小女孩儿该拥有的。

    她是见过死亡的人,所以她什么都不怕。

    拂衣没看见她的眸光,只望着漫天落雨,杏眼里有着一丝期待:“再过些日子,便是端午了。去年端午的龙舟赛,是晋宁王府的船队赢了,添香在晋宁王府船队头上押了十两银子,最后赢了二十两。也不知今年,哪家的船队会赢呢。”

    沈妙言回过神,捧着小脸,故意大声道:“若是咱们国师府参加,定是咱们赢。”

    她也不知道君天澜听不听得见,反正她就是顺口讨好一句。

    拂衣却笑了起来:“小小姐说的是呢,只是主子低调,这些年的龙舟赛,从不曾参加过。”

    两人正说着,布帘子猛地被挑开,慕容嫣面色不善地大步走出来,蓑衣也不穿了,也不撑伞,只拉着脸往前走。

    “小姐!”阿沁无奈地跟在后面追,勉强将伞撑过她的头顶,“大人说的不无道理,您明年便要及笄,那韩家的大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