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国师坏极了!
    ,精彩小说免费!

    面对君天澜显而易见的怒意,沈妙言的小手摩挲着缎带,抿了抿小嘴巴,声音弱弱:“我觉得,挺好的……”

    “挺好的?”君天澜一字一顿,眉宇间全是戾气。

    这把黑檀木珠算盘,雕工精致,价值千金,被她拿来在地上当玩具也就罢了,如今竟还死不悔改,说什么试探圆润撒谎蒙骗他?

    合着他前段时日那几下戒尺,全都白打了?

    他的语气和周身的阴冷,让沈妙言觉得自己快要被吓死了。

    她蹲在算盘上,双手抱着缎带,只拿一双圆圆的眼睛去瞅君天澜,可怜巴巴的,压根儿不敢随便动弹。

    “滚下来!”见她居然还蹲在上面一动不动,君天澜怒声。

    沈妙言吸了吸鼻子,讪讪下来,本想上前拉一拉他的衣袖讨个饶,然而君天澜直接一撩袍摆,在旁边那张黄花梨嵌牙木雕山水大椅上落座。

    “跪下。”

    冷冷的声音响起,沈妙言磨蹭着,一张包子脸上全是不情愿:“这是初犯,初犯无罪……”

    “跪下。”

    她咽下一肚子求饶的话,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地在他跟前跪下来。

    “跪到算盘上去,半个时辰。”他冷声。

    沈妙言望了眼算盘,随即哭丧着脸转向君天澜:“算盘好硬的,而且又凹凸不平,跪着多难受!国师,妙妙知错了!”

    “一个时辰。”

    “国师……”

    “两个时辰。”

    “……”

    沈妙言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人也忒霸道了些。

    她想着,揉了揉双腿,以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跪了上去。

    过了会儿,她见君天澜还不走,忍不住问道:“国师,你不出去了嘛?”

    君天澜扫了她一眼:“怎么,希望本座离开,以便你偷懒?”

    “我怎么会偷懒,我是怕误了国师的大事。”心中的想法被戳破,沈妙言默默别过脸,一脸傲娇地否认。

    君天澜看着她那小模样,心里又好气又好笑,随手拿了本《诗经》扔过去:“前十首,全部背下来。什么时候背完,什么时候起来。”

    沈妙言捧着书愣了愣,意识到这是君天澜有意手下留情,连忙喜滋滋地将书翻开来。

    君天澜靠在大椅上:“夜凛,去将人请来。”

    外头传来风声,似乎有人运着轻功离开。

    沈妙言的膝盖硌得难受,于是尽量专心致志地看书,想要早点把诗背完。

    不知不觉过了一刻钟,帘子被夜凛卷开:“顾先生,主子在里面等您。”

    沈妙言好奇抬头,便看见一个身材纤瘦修长的年轻男人,身着月白长衫,外头罩着件宽大的浅蓝色袍子,袍帽遮了大半张脸,想来是偷偷过来的。

    男人摘掉外袍递给夜凛,走了进来。

    他的面容很精致,却又透着苍白,仿佛生了什么大病。

    他瞥了眼沈妙言,走到君天澜跟前,微微拱手:“大人。”

    君天澜颔首,抬手示意他坐。

    房间里静静点着龙涎香,沈妙言跪在算盘上,抱着书,望着他们二人,不知道该不该先退下。

    没等她想明白,君天澜已经开了口:“那件事,如何了?”

    夜凛送了热茶进来,顾钦原捧着热茶,脸色很不好:“他常常遣宫人过来拜访,送了不少礼物。”

    “嗯。”君天澜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房间里又陷入了沉默。

    沈妙言的手指不停划过书的封面,上次去护国寺,这两个人都装作不认识对方。

    可是,顾钦原分明就是国师的人。

    莫非,国师想将顾钦原安插在楚云间身边?

    沈妙言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这么思索着,也不管背书了,只盯着两个人看。

    房中沉默了一炷香的时间,只能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又过了会儿,君天澜才开口道:“找个合适的时机。若是没有,我为你制造。”

    顾钦原咳嗽了几声,精致却苍白的脸上现出一抹病态的潮红来:“端午如何?”

    君天澜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你的身体……”

    “无妨。”顾钦原说着,抿了一口热茶,目光落在碧色的茶汤中,笑道,“松山云雾?真是好茶,我还是年前,在姑母那里喝过一次。”

    “你若喜欢,我让夜凛给你装一些回去。”君天澜说着,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语态随意,像是在跟家人说话一般。

    顾钦原笑了笑,又品了口茶。

    他的手指很白细,端着碧绿的茶盏,相映成辉,隐约现出一股光晕来。

    沈妙言跪在算盘上,望着这两个人,不知怎的,她总觉得,这两个人的身上,有着同一种气质,尊贵无比,高不可攀。

    顾钦原又坐了两刻钟,同君天澜说了些闲话,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只是离开前,却居高临下地瞥了沈妙言一眼。

    沈妙言与他对视,心里一突,这个看起来病弱而温厚的男人,目光十分冷漠,看她犹如是在看待一只蝼蚁,叫人害怕。

    可他分明,只是个没有功名的白衣仕子,他怎么会有这样冷漠而矜贵的目光?

    这一眼之后,顾钦原并不多言,很快走出了书房。

    沈妙言望着他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出神。

    过了会儿,她回过神,才惊觉膝盖处很是酸疼。

    她望了眼滴漏,顿时大骇,她已经跪了小半个时辰!

    然而她都关注顾钦原去了,那十首诗,却是一首都没有背下来。

    她后背被冷汗浸透,不由抬头望向君天澜,却正对上君天澜似笑非笑的双眼。

    她眨了眨圆眼睛,忽然有点恼怒。

    原以为君天澜是对她手下留情,可如今看来,却分明是早就算计好,她会对他们的谈话感兴趣,以致于忘记背书!

    他知道她不喜欢背书,这么一耽误,再背完十首诗,可得背到什么时候?

    他分明,就是要她多跪一会儿。

    好腹黑的心思!

    君天澜摩挲着指间的扳指,望着后知后觉的沈妙言,心情颇好,薄唇噙了一丝笑,随手端了旁边桌案上的热茶轻呷了一口。

    茶雾缭绕,他的动作优雅矜贵至极。

    可看在沈妙言眼中,却分明是坏到极点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