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惊才绝艳,唯顾氏钦原
    ,精彩小说免费!

    楚云间笑了笑,“若是有人存心要行刺于朕,即便带再多的人,对方也总能找到机会。”

    君天澜不置可否,只低低笑了声,阴鸷冰冷的目光转向一旁的顾钦原,“这位是?”

    楚云间盯着两人,并不说话。

    顾钦原朝君天澜微微颔首:“在下颍川人氏,名为顾钦原。”

    他的姿态十分磊落坦荡,宛如风中不会弯折的青竹,并不因为君天澜的故作不认识,而有一丝一毫的尴尬。

    跪在旁边的众人,纷纷对顾钦原另眼相看起来。

    能够在国师大人面前表现得如此淡然,这位顾先生,当真是文人风骨,令人钦佩!

    君天澜一双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危险地注视着顾钦原,声音低沉,带着一丝兴味:

    “‘论功夫之高深莫测,推夏侯长嫡。而文采之惊才绝艳,唯顾氏钦原。’这论断,是故去不久的帝师所提。可是,顾钦原,官场诡谲多变,凭着你那两手酸腐文章,当真能为陛下分忧?”

    这话无异于羞辱,在场的众人纷纷屏息凝神,清晰地感觉到国师大人对这位顾先生的排斥。

    也是,皇帝看重的人,自然不得国师欢心。

    而顾钦原依旧笔直地站立着,纤瘦,却并不势弱。

    江岸边的旗幡飞扬,江风拂起他的白衫,他脸上的笑容淡而温雅,“国师并非在下,又怎知在下不能一展鸿图?”

    楚云间唇角露出一抹轻笑,顾钦原能说出这话,便是要出山的意思了。

    只是,顾钦原与君天澜,当真毫无关系吗?

    他的确是要培养心腹,可就怕,到最后培养成了心腹大患。

    君天澜目光中含着几许轻蔑,“一展鸿图?本座拭目以待。”

    话音落地,便转向楚云间,朝他淡淡道:“陛下若是要用人,只管通过科举选拔就是。山野之人,还是谨慎为上。”

    说罢,也不行退礼,径直拂袖离去。

    他一走,这里的气氛就轻松了不少。

    楚云间亲自扶住顾钦原,“国师便是这脾气,顾先生请坐,御医已经到了。”

    顾钦原轻笑,也不怕在众人面前得罪君天澜:“朝中有如此张扬跋扈之人,真是国之不幸。”

    楚云间不动声色,轻声道:“先生慎言。”

    至此,京城上至士大夫,下至黄口小儿,都知道名满天下的才子顾钦原,与当朝国师不睦。

    而君天澜刚上马车,夜寒便兴冲冲过来禀报:“主子,龙舟赛咱们赢了!”

    “咦?”沈妙言一惊,随即大喜,猛地拽住君天澜的胳膊,“花公子赢了?”

    君天澜正要“嗯”一声,夜寒因为兴奋,直接脱口而出:

    “沈小姐,去参赛的是主子的人,不过是借了花公子的名头而已。主子说了,一定要赢,说是要让她赢了赌注,可喜咱们果然赢了!也不知道那个‘她’是谁,沈小姐可知道?”

    沈妙言一愣,望向君天澜,却见他的脸黑了下来。

    夜寒也愣了愣,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连忙缩了头,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拱手道:“属下去为主子拿赢的钱。”

    说罢,逃命似的,飞奔而去。

    马车内,沈妙言默默看向君天澜,却见他依旧黑着脸,周身气势可怕。

    可不知怎的,她一点都不害怕这样的君天澜。

    她笑嘻嘻抱住他的胳膊,小脑袋在上面蹭了蹭,“国师,原来你是为了我派人参赛的呀,你真好!”

    “松手。”君天澜冷着脸,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沈妙言却抱得紧紧地,梨涡甜甜,眉眼弯弯:“国师,那颗七彩玲珑珠子,根本就不是你属下孝敬你的,是你从花公子那里抢来的,是不是?”

    君天澜面色更黑,在心中问候了花容战十八代祖宗,声音泛冷:“沈妙言,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沈妙言小脑袋蹭啊蹭,声音软糯甘甜:“国师在乎妙妙就直说嘛,何必拐弯抹角地对妙妙好……瞧瞧,现在多么的尴尬!”

    君天澜的心,莫名乱了。

    这种心乱让他十分不悦,好似有什么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叫他觉得危险起来。

    而罪魁祸首,便是这个软软的小姑娘。

    他莫名的生气,一手拎了沈妙言的后衣领,将她拎到自己跟前来,平视着她圆圆的双眼:“沈妙言,本座不喜欢自以为是的人,明白吗?”

    沈妙言像是看不见他的怒气似的,笑嘻嘻地伸出小爪子去摸君天澜的眼睛:“国师,你知道吗?你有时候板着脸,我会很害怕。可有时候板着脸,我一点都不害怕。”

    她的手很小很嫩,从他的双眼拂过,像是蝴蝶落于花间的柔软。

    君天澜的心,再一次乱了。

    他紧紧盯着沈妙言,这个小姑娘,能读懂他的情绪。

    这一个认知,让他觉得危险起来。

    他不需要有人来懂他。

    他需要的,只是有利用价值的人,助他达成他的目标。

    马车中的气氛,逐渐变化。

    沈妙言一怔,意识到他是真的生气了,便收回手,不敢再放肆,只拿一双无辜的圆眼睛望他。

    诡异的沉默中,君天澜松了手,端了矮几上的一盏茶,薄唇轻启,声音透着刻骨的冷意:“滚下去。”

    沈妙言静静看着他,他呷了一口茶,动作优雅而漂亮。

    却又显得,高不可攀。

    “国师……”

    “听不懂?”

    她没再多言,只是乖乖下了马车。

    沈妙言走后,君天澜将茶盏重重搁到矮几上。

    他的胸腔中,有一股无法言喻的怒意。

    这怒意仿佛是一头野兽,即将冲破胸膛出来咬噬一切。

    这种无法控制情绪的感觉,他已经多年不曾体会过。

    他一拳砸到矮几上,茶盏一震,茶水四溢。

    狭长的凤眸闭了起来,他想,他的确该考虑钦原所说的话,适可而止了。

    他的身份之敏感,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出现,不允许有任何人能够影响到他的情绪。

    而沈妙言站在马车边,颇有些茫然。

    湿润的江风拂面,她静静望着远处的人山人海,尽管已是万物生长勃发的初夏,可她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逐渐凝结成冰。

    破壳而出的芽儿也重新缩了回去,好似从未来到过这个世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