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拿鞭子来
    ,精彩小说免费!

    慕容嫣脸色不虞地从远处走回来,大约是和韩棠之处得并不愉快。

    她看也不看沈妙言,径直上了马车。

    “启程回府。”

    那个冷漠的声音从车内传了出来,车夫望了一眼沈妙言,悻悻驾驶着马车往前驶去。

    沈妙言跟在马车旁边,微微垂头,不知是江风太大还是因为其他,她又红了眼圈。

    拂衣和添香都先行回府了,没人照顾她,她拎着裙裾跟在马车边一路小跑,没过多大会儿,额头便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那车夫见沈妙言人很小,这么跟着跑,于是忍不住起了几分怜惜之心,便有意将马车行驶得慢一些。

    马车内,君天澜靠着软榻,眼帘微阖,整个人散发出一股不善的气息来。

    慕容嫣垂着头,眼圈通红,泪珠子顺着雪腮滑落到矮几上,“天澜哥哥若是真烦了嫣儿,嫣儿回慕容府就是。何必拐着弯儿的,要把嫣儿嫁出去……那韩棠之人虽好,可终究不是嫣儿喜欢的。”

    她的声音带着凉意,比那十二月的北风还要冷。

    “朝中年轻的适婚公子,本座都有注意。韩棠之,年轻有为,人又重情,再加上对你有好感,你嫁过去,不会吃亏。”君天澜摩挲着指间扳指,颇有些不耐烦。

    这些儿女之事,本不该他插手。若是依他原本的脾气,直接将慕容嫣绑了嫁过去就是,又有谁敢抗议说一声“不”。

    只是不知怎的,这些天以来,他的心……

    胸腔中又莫名涌出一股暴躁,正好微风将窗帘掀卷开来,他便看到那个小小软软的女孩儿,正满头大汗地追着马车跑。

    马车已经到了闹市,周围都是嘈杂的人群。

    她那么小,那么娇软,眼见着就要追不上了。

    那双猫儿一般的茶色瞳眸里,满是委屈和害怕。

    他的手顿在扳指上,他倒是忘了,她是一个多么娇气的小姑娘。

    他的全副心神都在车外的沈妙言身上,慕容嫣还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听见。

    等回过神时,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车夫轻声说道:“主子,张丞相府的马车拦在了前面。”

    沈妙言喘着气儿,双手扶在膝盖上,抬头看去,只见一位打扮漂亮的小丫鬟手中捧着一只紫色描金食盒过来,朝君天澜的马车屈膝行了个礼:

    “国师大人,这是我家主人亲手做的粽子,送给国师明天端午吃。”

    沈妙言认得这个小丫鬟,她是张璃身边贴身的丫头。

    她不由抬眸望向对面的马车,车帘翻动,隐约可见里面露出华丽的裙角来。

    圆眼睛里多了几分鄙夷,这个张璃自诩世家贵女、知书达理,却在大街上送男人粽子,还是亲手做的,真是不知廉耻。

    君天澜在车厢内,清晰地将沈妙言脸上那一抹不屑收入眼底。

    她是,不乐意别的女人送他东西吗?

    他瞥了眼那食盒,鬼使神差的,让车夫将食盒收下。

    张府的马车退让开来,张璃透过半透明的垂纱帐幔,美丽的杏眸目送国师府的马车离开,满脸都是爱慕。

    她一直听说,他从来不收女子送的礼物。却没想到,他竟然会收下她送的东西。

    这是不是代表,在他心中,她同别的女子,是有一丝丝不同的?

    这个认知叫她满心雀跃,连带着施了薄粉的俏脸都动人几分。

    坐在她身边的张敏却嫌恶地瞪着沈妙言,“姐,你若是能嫁给国师,一定要弄死那个小贱人。”

    张璃收回视线,优雅地品了口茶,“她又没碍着你。”

    “就是看她不顺眼!以前是国公府小姐的时候,猖狂蛮横也就罢了,现在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还敢顶撞我和月彤!”

    张璃端庄一笑,纤纤十指捧着那碧瓷茶盏,并未说话。

    等到马车终于到达国师府时,沈妙言扶着门口的大石狮子喘气,觉得自己的腿像是灌了铅,简直都要断了。

    她望着君天澜和慕容嫣下了车,却是再也迈不动步子,只想靠在这里休息。

    慕容嫣心情不好,因此快步进了府中。

    君天澜站在台阶上,回眸看她,声音冷淡:“还不跟上?”

    “国师,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她哭丧个小脸,眼泪汪汪地仰头望他。

    从江岸到国师府,她足足小跑了大半个时辰!

    君天澜倒像是跟她较上劲儿了,转身盯着她,一字一顿:“跟上来。”

    “我不……”

    君天澜大步走下台阶,在她跟前站定,目光阴沉:“才走这么点路,就不行了?当初进府时,不是说会听本座的话吗?”

    沈妙言死死抱着大石狮子的腿,眸光流转间,不经意露出一抹狡黠。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那不是赖着要进府才说好话的么,现在进了府,谁还耐烦遵守那些劳什子的话。

    见她不言不语,君天澜就很来气。

    他伸手去抓她的手腕,沈妙言敏捷地跳开来,整个人不顾形象地在大门口躺了下去:“国师,我不行了,快找个担架来把我抬进去吧。”

    她的姿态十分赖皮,惹得过往路人注目不已。

    四周的侍卫们纷纷窃笑,这位沈小姐,当真是个宝。

    君天澜只觉大庭广众的,自己很没面子,于是咬牙切齿:“沈妙言,你真是从沈国公府出来的?”

    哪有世家小姐,如此不要脸皮的?!

    沈妙言躺在地上,整个人都舒畅了,眨巴着双眼仰望苍天,一不小心,就发出了一声舒服的长叹。

    君天澜双手在腿侧紧握成拳,“沈,妙,言。”

    沈妙言闭上双眼,完全不想搭理他。

    她自然也是不想躺在地上的,所以国师最好是弄一顶软轿过来,将她抬进去放到床上,然后再准备些热水给她沐浴,再拿些好吃的好喝的过来……

    她想得美美的,君天澜将她美滋滋的表情尽收眼底,忽然冷笑一声:“夜凛,拿鞭子来。”

    沈妙言猛地睁开眼,就看见君天澜从夜凛手中接过一条黑色长鞭。

    她猛地坐起来:“国师?”

    君天澜拽了拽那根长鞭,似是在查看韧性,随即,狭眸转向了地上的她。

    沈妙言依旧保持着坐姿,圆眼睛盯着君天澜,他是吓唬她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