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莫要学了人去喝花酒
    ,精彩小说免费!

    君天澜也盯着她,见她还是坐着不动,便举起鞭子,直直朝地上的她抽去。

    众人只听得空气里,陡然炸响一声鞭花,而沈妙言像是不要命般,爬起来就往府里冲:“国师你不要打我!我马上进去!”

    那一鞭自然是抽了个空,君天澜看她见了鬼似的往里面跑,随手将鞭子扔到一旁,负手进了府。

    夜寒将鞭子捡起来递给夜凛,悄声问道:“大哥,你瞧着,主子这是怎么了?平日里,主子若是拔了剑,那可是见血才收的。若是拿了鞭子,不将人打个皮开肉绽,断没有收手的道理。”

    夜凛把鞭子挽起来挂到腰间,瞪了他一眼:“你希望沈小姐被打个皮开肉绽?”

    “自然不是!”

    “主子看重沈小姐。”夜凛说完,也抬步往府里走去。

    沈妙言风一般冲进了东隔间,再也跑不动了,趴在床上直喘气。

    君天澜跨进门槛,像是故意捉弄她一般,声音淡淡:“更衣。”

    沈妙言无语望苍天,抬起沉重的双腿,缓缓走出去,两条腿像筛子似的发抖。

    她抬起头,小手给君天澜解了腰封,脱下他的外裳一道挂在了衣架上。

    她强打着精神,为他换了一身居家的宽大衣裳,见他进了书房,也只得跟着进去。

    他不言不语地在书房软榻上坐了,随手拿了本书看起来。

    她便走过去,靠坐在软榻下面的脚凳上,双手环着膝,似是累极了,下巴搁在膝盖上,只闭着眼不说话。

    “沈妙——”

    过了会儿,君天澜正要唤她去添茶,一低头,却看见她的脑袋靠在他的膝盖上,仰着小脸,似是已经睡熟。

    她的脸庞干净白嫩,阳光从雕花木窗透进来,能够清晰地看见她根根分明的漆黑睫毛,和洁白耳廓上的绒毛。

    睡着了,也还是一团稚气的模样。

    而她睡得并不好,小眉毛微微皱着,红润润的唇瓣也撅了起来。

    他看了半晌,伸出手,缓缓地揉了揉她的眉心。

    动作之轻柔,宛如是安慰,宛如是爱怜。

    直到她的睡颜舒展开来,他才轻轻收手。

    她还这么小,蜷缩成一团,靠着他的腿,仿佛他垂下的袍摆就能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

    他默默看着,素来阴沉冷峻的面庞,也柔和了几分。

    一颗冷硬的心,莫名就柔软了。

    而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书房中点着上好的龙涎香,他在看书,她倚着他的小腿团成一团睡觉,阳光静好,岁月静好。

    第二日,君天澜去上朝,沈妙言便拿着彩色丝带扭成的百索玩耍,顺便看拂衣做端午果子。

    据添香说,拂衣做的果子是和府上下最好吃的。

    沈妙言好奇地看着,拂衣用菖蒲、生姜、杏子、梅子、李子、紫苏等食材切丝,拿盐拌了,晒干之后放进一只梅红的木匣子里。

    又用糖蜜将这些细丝浸润一下,小心翼翼塞进去了核儿的梅子里,将梅子一颗颗在木匣内排列得整整齐齐,漂亮而精致。

    她做了整整二十盒,自己留了一盒,其余的都是要拿去送给府中交好的姐妹们的。

    沈妙言倒是先得了两盒,她觉着稀罕,便将其中一盒藏到枕头下面,只拿着一盒,想了想,还是决定分一点给国师。

    她知道国师不缺金银钱财,所以拿这个孝敬他,倒也显得有诚意。

    晚上用罢晚膳,沈妙言抱着梅红匣子,从书房外面探进半个脑袋,只见君天澜正坐在灯下看书。

    她蹭过去,打开匣子,含混不清地说道:“国师,你吃吗?”

    君天澜抬眸,目光掠过匣子,便看见她的嘴巴里塞了一大颗梅子,正得劲儿地嚼着。

    他又看了一眼滴漏,已是亥时,这么晚了,小丫头还在吃甜食,也不怕得牙病。

    他将书卷放下,从她手中拿过食盒:“没收了。”

    “哎?”沈妙言瞪圆了眼睛,“这是拂衣姐姐送给我的,你要喜欢吃,也没有这样一整盒抢走的道理。”

    君天澜瞥了她一眼,“有意见?”

    沈妙言很想说有意见,可是她不敢,于是只能拿眼睛瞪他。

    “你再瞪一个,本座挖了你的眼睛。”君天澜冷声。

    沈妙言忍不住瑟缩了下,随即轻哼一声,掉头往自己的东隔间走去。

    君天澜盯着她的背影,想了想,跟了上去。

    她在自己的小床上趴下来,从枕头下面摸出另一盒果子,打开来,呼吸着香甜的果香,便贪嘴地又拿起一颗梅子来。

    添香姐姐说的不错,拂衣姐姐的手艺当真是极好,这东西甜而不腻,又透着一股自然的清香,酸甜可口,叫人吃了还想吃。

    她正要将梅子往嘴里塞,却见床上投下一片阴影。

    她抬起头,便对上了君天澜冷冰冰的双眼。

    “呃。”

    她还没来得及将食盒护住,君天澜已经夺了去。

    “国师!”她跳下床,想要抢回来,君天澜将食盒举得高高的,任她怎么跳都够不着。

    “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这是拂衣姐姐给我的,你凭什么拿了一盒又一盒!”

    沈妙言使劲儿往上蹦,却还是够不着那高度。

    他长得那样高大,她的发顶也只及到的他胸膛下,叫她完全没有办法。

    君天澜薄唇噙着一丝浅笑,掂着匣子便转身要走。

    沈妙言一屁股坐到床上,装模作样地抹起眼泪来:“国师没事可做,便来欺负我这样的可怜人。我到你身边伺候这么久,连半分月钱都没见着,起初还说一个月有十两银子呢!哼,现在连我的零嘴都要抢走,国师是没钱了吗?”

    君天澜脚步一顿,转头看她,狭眸中都是笑:“沈妙言,你好意思跟本座提月钱?单本座给你的那颗珠子,便值大半座沈府,你还不满足?”

    沈妙言愣了愣,没料到那颗七彩珠子这般值钱,不过她又想到什么,连忙跳下床,扯了他的衣襟:“上次在江边赛船,你说过把赢的银子给我,银子呢?”

    “本座帮你保管。”君天澜垂眸睨着她,最是见不得她张口银子闭口银子的模样,好似他亏待了她似的。

    见她满脸都是不信任,他又添了一句:“放心,你那点钱财,本座看不上。”

    说着,又要转身出去。

    沈妙言却还是不放心,揉搓着小手跟出去:“国师,我见你每晚都在府里待着,你可有交好的大人?我听说京中秦楼楚馆盛行,你可莫要学了别的公子和大人们,去喝花酒啊。听说喝花酒要好多钱,你若是一定要去,可别花我的银票。”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满心满眼都是对自己银子的担心,却不提防,撞到一个坚实的后背上。

    她揉着脑袋,抬头看去,君天澜正回转身,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