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相府说亲
    ,精彩小说免费!

    时间一点点过去,君天澜在外面用了午膳回来,终于背完诗的沈妙言兴冲冲地请他检查功课。

    君天澜随意抽了几首,她全都完整地背了出来,并没有背错的地方。

    他将书卷放到书架里,手指按着书脊,声音淡淡:“可见认真学,还是不错的。”

    他鲜少夸人,沈妙言听了美滋滋的,于是道了声“我去吃午膳了”,便兔子似的一蹦一跳出去了。

    这边的消息传到嫣然阁时,早已是傍晚时分。

    阿沁去小厨房看杏酪蒸的怎么样的功夫,便有碎嘴的小丫鬟,将衡芜院的事情捅到了慕容嫣耳朵里,说是国师看重沈小姐,连她蒸刻他名字的小面人,他都不生气,还叫她背诗听。

    慕容嫣听罢,自然又是一阵大怒,将房中一套天青色缠枝莲花纹的瓷器给摔了,却还不解气,冲到绣房门口,将摆在那儿的一座半人高的大花瓶给生生推翻在地,碎得拼都拼不起来。

    阿沁端着热乎乎的杏酪过来,看见满屋狼藉,连忙进来,那几个碎嘴的小丫鬟也吓得不轻,轻声道:“阿沁姐姐,小姐在里屋呢。”

    阿沁走进去,还未跨进月门的门槛,便听得一阵大哭:“……我究竟是哪里不如沈妙言,当初我进府时也不过是十二岁,天澜哥哥怎就不曾这般对我,怎就不曾问过我的功课!”

    她一边哭一边委屈地说着话,听见脚步声,从床上坐起来,擦了把泪:“阿沁,你去收拾东西,我要回慕容府!”

    “小姐,”阿沁无奈地将杏酪放到案几上,“您明年便要及笄成人。若是现在回了慕容府,将来为了避嫌,除了逢年过节,可就没借口再回国师府。”

    慕容嫣晓得她说得有理,只是心中那口气又咽不下,于是下了床,撩起自己的床罩,从床底下捧出一只透明的琉璃罐子。

    罐子里的小蛇吐着红红的信子,金色和黑色相间的条纹让它看起来漂亮,却诡异。

    慕容嫣将琉璃罐子放到桌上,盯着里面的小蛇,手掌轻轻落在瓶塞上,却是半晌都没有动作。

    阿沁屏息凝神,“小姐?”

    “若是她死了,这国师府中,便又只剩我一人了。”慕容嫣说着,嘴唇露出一抹奇妙的弧度,“阿沁,我其实并不是什么深明大义的人,沈皇后也好,沈妙言也好,她们说的那些子话,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只是想要拿到自己的幸福而已。哪怕这份幸福,需要我用非常恶劣的手段去抢、去夺,哪怕叫我犯下人命,我都甘之如饴。”

    阿沁被她的表情和话语吓到,忍不住地皱眉:“小姐……”

    “你不要再劝我了,我已经忍够了!”

    慕容嫣说着,两行清泪再度顺着她那清瘦的面庞落下,看起来叫人怜惜不已。

    她的手紧紧握着瓶塞,她知道,只要她拔了这个盖子,沈妙言就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

    她想象着沈妙言死后的情景,却始终无法肯定,天澜哥哥会马上忘记她。

    她的手指紧紧抠着木塞,直到漂亮的指甲掐了进去,却依旧没有将木塞拔开来。

    阿沁急促的心跳逐渐平缓,她伸出手,轻轻握住了慕容嫣的手,缓缓将那只手从瓶塞上拿下来:“小姐,为他人作嫁衣裳的事,咱们不干。那韩公子待小姐极好,又是个有才的,小姐为何就不能给他一点机会,给自己一点机会呢?”

    她徐徐说着,见慕容嫣表情怔滞,于是捧过那只琉璃罐子,小心翼翼说道:“这东西是害人的,奴婢想办法处理掉,小姐莫要再想着取沈小姐的性命了,白白便宜了沈皇后,却给自己添了罪孽。”

    说着,便退了下去。

    慕容嫣静静站在那儿,抬手捂住双眼,只无声地流泪。

    阳光从木窗透进来,使她的面庞看起来格外朦胧而白皙。

    这绣房中的一切,紫檀木的雕花绣床,金丝楠木的衣架,红木嵌象牙的梳妆镜台,黄花梨木雕山水大椅,都是她照着他房中的摆设和材质命人制成。

    她哭泣着,手指拂过梳妆台上的一只木盒,掀开来,里面静静躺着一只象牙筷子,那是她在曲水流觞上赢来的彩头。

    她是为他赢回来的,可他并没有为此多看她一眼。

    但是,她那么喜欢他……

    第二日,君天澜依旧休沐在府,他同几个幕僚说着话,沈妙言不方便待在书房,便拿了笔墨纸砚,去花园里写字。

    她认真地写着,却不经意间想起君天澜同属下们说话的模样。

    他总是面无表情,坐在大椅上,虽然年轻,可周身的气场却很有震慑力。

    与其说是同幕僚商量事情,不如说是他独断专行,不停将任务分派下去,叫那些属下们去办。

    她想着,冷不防身后传来一个骄傲而不屑的声音:“沈妙言,你练了这么多天的字,怎么写得还是这么丑!”

    沈妙言回过头,就看到慕容嫣手持一把白玉柄的绢纱团扇,穿着鹅黄色的轻纱襦裙,挽着水红披帛,打扮得颇为娇俏可人。

    沈妙言只打量了一眼,便收回视线继续写字,声音稚嫩,像是在自我安慰:“慢慢写,总是能写好的。”

    慕容嫣今日也不知是怎么了,在她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悠闲地摇着团扇,视线落在铺开的宣纸上,不时指指点点:“那一撇过了!还有那一横,都要歪成竖了!你写的都是什么呀!”

    她不停地挑三拣四,叫沈妙言不耐烦起来,将手中毛笔掷到桌上,发了脾气:“不写了!”

    慕容嫣一脸无所谓,翘起唇角,只摇着团扇,等丫鬟们给她送点心来吃。

    凉亭中气氛僵冷,正安静之时,两个府中的小丫鬟端着茶水,往大厅而去:“听说今日过来拜访的,是张丞相和他的夫人,府门口都是轿辇和仆从丫鬟,好大的排场呢。”

    “岂止,那张家大小姐也过来了!好一个温婉大方的小姐,那通身的气度,真真不愧是世家培养出来的!”

    “张家大小姐?她来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咱们家主子,可还未定亲呢,你说她来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