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不可捉摸的心思
    ,精彩小说免费!

    张家三人离开后,沈妙言拉了慕容嫣的衣袖,示意她偷偷从后面溜出去。

    然而没等她们有所行动,君天澜已经出声:“滚出来。”

    两人愣了愣,对视一眼,不敢造次,只得走出屏风,各自行礼。

    君天澜略带压力的目光扫过两人,端起茶盏,揭了茶盖,优雅地抿了一口:“谁的主意?”

    两人低垂着头,并不回答。

    “不说本座也知道。”君天澜将茶盏放下,犀利的视线落到沈妙言身上,“沈妙言,你是不是过得太舒坦了?”

    小妙言满脸无辜:“没有啊,在国师身边,妙妙随时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懈怠呢。”

    君天澜冷笑:“本座苛待了你吗?还是本座长得吓人?怎的就让你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了?”

    “呃……”沈妙言语噎,随即,圆眼睛里抹过狡黠,讨好地笑道,“国师威仪赫赫,周身气度尊贵凛然,小女孩儿见了,自然会心生崇敬。”

    “贫嘴。”

    君天澜摩挲着扳指,声音淡淡,甚至还隐隐含着一丝笑意。

    慕容嫣听着二人的对话,这一刻,忽然就明白,她同沈妙言的区别在哪儿了。

    沈妙言会在君天澜面前耍小聪明,会顶嘴,会撒娇,会闹脾气,她将她摆在了同天澜哥哥平等的位置上,而自己,却将天澜哥哥摆在高不可攀的位置,永远都是以一副几近膜拜的姿态同他相处。

    天澜哥哥雄才大略,又怎么会喜欢像自己这样卑微的女人?!

    没等她再做他想,君天澜唇角的笑容又多了几分:“谋害朝廷命官乃是大罪,本座罚你去浣衣房。嫣儿,你知情不报,回去收拾收拾,跟她一道去浣衣房吧。”

    话音落地,不等两人求情,夜凛已经出现在厅中:“两位小姐,请。”

    “天澜哥哥……”慕容嫣眼圈泛红,忍不住地软软唤了一声,她并不想去浣衣房。

    君天澜抖了抖袍子,没有搭理她。

    两人跟着夜凛出了大厅,慕容嫣朝沈妙言翻了个白眼:“都怨你。”

    “我刚刚下药的时候,你可没有反对。”沈妙言反驳。

    慕容嫣望着她一脸不在乎的模样,不由问道:“被罚去浣衣房,你就不担心吗?我还无所谓,好歹是慕容家的小姐,天澜哥哥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可沈妙言,你却是罪臣之后,万一天澜哥哥把你忘了,你就得在浣衣房呆一辈子了。”

    “有什么可担心的,”沈妙言随手掐了朵路边的芍药花儿,“国师不过是为了堵住张丞相的嘴巴罢了。等下张丞相回来问起,国师便可以回答,他已经将惹事的丫头贬去浣衣房了,到时候丞相自然无话可说。”

    堵住张岩的嘴是一回事,可她觉得君天澜的主要目的,是罚她不知分寸,慕容嫣则纯粹是无辜牵扯进来的。

    不过这话,是万万不能同慕容嫣说的。

    而慕容嫣听了她的解释,却觉得甚是有理,不过心里到底还是有一丝不平衡,怎么沈妙言小小年纪就能读懂天澜哥哥的心,她在天澜哥哥身边待了两年,却还是不懂他在想什么……

    大厅中,没过一会儿,脸色蜡黄的张家人很快回来了。

    素问故意领他们去了偏远的净房,三人中间吃了不少的苦头,浑身虚脱,因此不想再做久留。

    张岩朝君天澜拱了拱手:“前几日在街上,小女曾以一盒青粽当众赠与国师,以致如今京城里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小女爱慕国师。小女的示好之心,国师应当领会。”

    君天澜端坐着,端一盏茶慢条斯理地喝着,“张相说那几枚青粽吗?来人啊。”

    拂衣很快过来,将那只紫色描金食盒递回到张璃手中:“张小姐,我家主子并未动过您的东西,您拿好了。”

    张璃见那食盒竟是连打开的迹象都没有,不由又羞又怒,抬眸望了一眼君天澜,跺了跺脚,大哭着转身跑了出去。

    她以为上次国师收了食盒,是接受她示好的意思,所以她才怂恿了爹娘过来说亲。

    可是,可是……

    张岩和江氏脸上也挂不住,看了眼君天澜,连告辞也不说了,径直转身走人。

    而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沈妙言和慕容嫣就被送进了浣衣房。

    浣衣房里,只剩最后一间空房,两人只得挤着住在一块儿。

    昔日的仇敌如今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两人大眼瞪小眼,彼此都是不自在。

    阿沁和添香将两人的东西各自摆好,阿沁担心慕容嫣被人欺负,便拿了不少碎银子过来,替她打点好管事和下人。

    而添香叉着腰,霸道地把院子里的管事和丫鬟婆子们都叫了出来,排着队听她训话,好一顿为沈妙言长脸。

    晚上的膳食是大厨房送过来的,照着浣衣房小丫鬟的份例来,慕容嫣一看便摔了筷子,“这几块豆腐,叫我怎么吃?!”

    沈妙言抱着搪瓷大碗,吃得津津有味儿:“慕容姐姐,这你就不懂了,大锅饭有大锅饭的好滋味,你不尝尝,又怎么知道不好吃呢?”

    那豆腐是米黄色的,爽滑可口,透着一股天然豆香,里头又泡了浓郁的肉汁,一口咬下去,肉汁和豆香四溢,鲜香可口,齿颊之间都是好味道。

    沈妙言津津有味地吃着,不时拿豆腐蘸一蘸旁边小碟子的豆豉虾仁酱,入了海鲜的香,更觉这豆腐好吃。

    慕容嫣看她吃得很香,自己又实在饿了,不由也端起饭碗,试着吃了一点。

    这么一尝,饶是吃惯山珍海味的慕容嫣也眉心一跳,这豆腐果然美味!

    两人都饿极了,可菜就那么两三碟,不由你争我抢起来,一顿饭倒是吃得格外香甜。

    沈妙言先吃完,摸着肚子,望着慕容嫣吃饭的模样,不由心下暗自揣测,国师把她们两个放到一间屋子里,是不是也存了叫她们好好相处的心思?

    国师真可怕,随便做一件事,就想到这许多,其心思真是弯弯绕绕不可捉摸。

    两人虽说被罚到了浣衣房,可到底没人敢看轻了她们,管事们更是不敢给她们派活儿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