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妙妙想要和国师有好姻缘呢
    ,精彩小说免费!

    她盯着那信封一角,无比肯定,香味儿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

    她左右瞅了瞅,忍不住抽出那封信,信封已经被打开,她展开信纸,上面寥寥数言,都是寻常问候,而写信人自称是“本宫”,想来就是沈月如了。

    她又仔细读了一遍,目光落在最后一句上。

    “本宫等着你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反正不像是指病愈。

    沈妙言想着,却听见外头传来脚步声,她连忙将信件放回原处,转过身来,就看到慕容嫣扶着阿沁的手,气冲冲地跨进来:

    “那些个小丫鬟,再闹事,都乱棍打死算了!为着碟点心谁吃多了谁吃少了这种小事,也值得打成那样?!弄得好似我平时亏待了她们似的!”

    阿沁笑着将她扶到梳妆台前:“都是些泼辣性子,聚到一块儿,自是要打起来的。”

    话音落地,却觉得不妥。

    她不由抬眸望了眼跟前的两位小姐,又有些讪讪,这两位姑奶奶,往常凑在一起,也是要打架的。

    慕容嫣和沈妙言都有些不好意思,沈妙言便很快告退离开。

    她拎着空食盒走出嫣然阁,随手摘了朵芍药花把玩,心中却仍旧寻思着沈月如那句话的意思。

    她想着想着,忽然想起去紫阳山春猎的时候,沈月如当时带着沈月彤去探望慕容嫣,当时她还揣测,沈月如想要利用慕容嫣杀她。

    只是后来,被她横插一脚,打消了慕容嫣的想法。

    莫非,沈月如这封信,乃是拐着弯儿地催促慕容嫣赶紧下手?

    她人虽小,却很聪明,立时就想到了其中关键。

    她愤愤地将芍药花儿丢到地上:“好你个沈月如!”

    这么说完,却又对沈月如无可奈何,只得将那芍药花儿踩了几脚泄愤,拖着食盒气冲冲回了衡芜院。

    眼见着七月七将近,慕容嫣张罗着在府中建了座乞巧楼,用锦缎、彩烛、彩雕、花瓜等装饰其中,很是漂亮。

    七月七这日,君天澜要出门,沈妙言撒泼打滚的,好歹让他同意带着她一块儿出去。

    她挑了车帘看去,车马盈路,锦绣满街。

    摊贩们卖的都是些平时难得一见的小玩意儿,什么双头莲啦、做成娃娃形状的果食花样啦等等,不一而足。

    小孩子们大都换了新衣裳,拿着新摘的莲叶嘻嘻哈哈地跑来跑去,可爱得很。

    今日沈妙言也穿了身新衣裳,为着节日,素白的襦裙滚了一圈淡绿色边儿,外面罩着件薄薄的水青色衫子,在身后绣了一朵田田圆圆的莲叶,素雅却精致。

    她倚着君天澜坐着,只专注地盯着车窗外,难得的安静。

    过了会儿,马车停了,沈妙言才发现竟是停在了皇宫外。

    君天澜叫她在车上等着,他自己下车离开。

    沈妙言喝完两盏茶,又在车上打了会儿盹,才见他回来。

    他手中还抱了个罩红纱的栏座,透过红纱,隐约可见里面是一尊黑檀木雕成的佛像,用的珍珠象牙装饰,看起来十分华贵精致。

    君天澜将那佛像放在车内的矮几上,马车缓缓启程回去。

    沈妙言好奇地伸手去摸:“国师,这是什么啊?是楚云间送给你的吗?”

    “嗯。”

    “还挺好看的,楚云间的国库里,肯定有不少宝贝。”沈妙言托着腮帮子,一脸嫉妒。

    君天澜摩挲着扳指,声音淡淡:“这尊佛还算是个好东西,你拿着放在房间里,辟邪也是好的。”

    “辟邪?”

    沈妙言不由睁圆了眼睛,心道若论辟邪,国师您这张冰山脸比佛像管用啊。

    不过这尊佛看起来的确价值不菲,她且收着,就当是先从楚云间那儿得来的利息好了。

    楚云间的命,她可还惦记着呢。

    回到国师府,刚踏进府里,沈妙言抬头就看到后院那座极高的乞巧楼。

    她随着君天澜往衡芜院走,一手抱着黑檀木雕的摩喝乐佛像,一手拉了拉他的衣袖,“国师,听添香姐姐说,今晚抓到蜘蛛放进纸盒子里,等到明天早上起来看,若是盒子里的蛛网又大又圆,就代表着会有好姻缘呢。”

    君天澜面无表情:“一派胡言。事在人为,蜘蛛又怎能断定人的姻缘?”

    沈妙言抬头望了他一眼,圆眼睛里带着希冀:“国师,不如咱们今晚也去抓蜘蛛吧?妙妙想要和国师有好姻缘呢。”

    她声音稚嫩,说的却很认真。

    君天澜瞥了她一眼,她那瞳眸里的希冀是真的,想要好姻缘也是真的。

    只是,她这样小的年纪,根本就还情窦未开,说是想要和他有好姻缘,大约也只是冲着他的地位来的。

    才十二岁,哪里就懂什么情/爱了。

    他想着,冷声道:“好好读你的书,才是正经事。”

    “国师好严肃呢。”

    一大一小说着话,很快进了衡芜院。

    跟在后头的夜凛和夜寒却觉得不是滋味儿,自家主子似乎总觉得沈小姐太小不懂情/爱,可他们家主子,怕也是不懂情/爱的。

    这两个糊涂的凑一块儿,将来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眼见着入了夜,乞巧楼那边的丝竹管弦声响了起来,府中的年轻丫鬟们都跑过去玩,向来冷清的国师府罕见的热闹起来。

    沈妙言也跑去凑热闹,拂衣从府外带了不少果食花样进来,里头还有一对泥捏的门神,称作“果食将军”,自然是归了沈妙言。

    沈妙言宝贝似的捧在怀里,不为了别的,就因为她觉得这对门神看起来凶神赫赫的,有点像她家国师大人。

    她看着,不自觉就笑了起来。

    楼上以慕容嫣为首,每个姑娘面前都摆放着一个针线篮,她们要在月下穿针引线的,据说谁穿得快,就是手巧贤惠,闺中名声传出去也会好听。

    沈妙言捧着一只馍馍啃得认真,瞧她们穿完针线,又拿了彩纸比赛剪纸,觉得无趣得很,于是自个儿拿了纸盒子悄悄下楼,打算去抓蜘蛛。

    而此时的衡芜院静悄悄的,远处隐隐传来的乐声,愈发衬托得这里安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