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昔日的钟鸣鼎食之家
    ,精彩小说免费!

    国师府的马车在人流中缓慢穿行,沈妙言紧紧捂着荷包,小脑袋探出车窗,左右看了看,知晓穿过这条街就该到了,心里很有些雀跃。

    马车正行着,忽然晃了晃,后面的马车撞了过来。

    驾车的夜寒往后望了眼,准备加快速度离开,谁知道六名穿着统一的侍卫忽然围到前面,拦住马车的去路,凶神恶煞地开口:

    “你们挡住我家小姐的路了,赶紧退避开!”

    夜寒不悦:“你们是谁家的?!”

    正说着,后面的马车从旁边绕了过来,同国师府的马车成并排之势。

    沈妙言看过去,只见对面的窗帘被掀开,坐在里面的沈月彤缓缓勾起红艳的唇角:“沈妙言,好久不见。听说国师率军出征西南,国师府无人,你可得……小心点儿。”

    赤/裸/裸的威胁。

    沈妙言皱皱眉毛,她就说怎么好端端的,会被后面的马车撞,想来是她刚刚探出脑袋,被沈月彤瞧见,这才撞她的马车的。

    她冷声道:“我又没做坏事,为何要小心?倒是某些心怀叵测的人,这不正要中元节了吗?当心被恶鬼缠上身了!”

    这番指桑卖槐成功激怒了沈月彤,她一张俏脸狰狞起来,玉手紧抓着车窗,震怒道:“你也就剩下这张嘴厉害了!沈妙言,你给我等着,我迟早要你好看!”

    说罢,放了窗帘,恶狠狠命令车夫离开这里。

    沈妙言也放了车窗帘,满脸都是不屑。

    慕容嫣在一旁静静看着,心里头千回百转。

    她以前一直觉得有个姐妹挺好的,好歹互相有个照应。可若是姐妹糟心至此,还不如没有。

    到底,还是要看人品的。

    马车中的两人各怀心思,又过了两刻钟,马车终于在沈国公府大门前停下。

    沈妙言第一个跳出马车,但见两只石狮子依旧威武地镇守在门口,朱门上的兽首门环也依旧精致,只是门上多了两道明黄色的封纸。

    她缓缓走过去,伸出手摸了摸石狮子。

    她的目光又落在大门上,走上台阶,轻轻握住那有点生锈的门环。

    慕容嫣和夜寒往四周张望,但见这里门可罗雀,昔日国公府的荣耀和钟鸣鼎食尽皆消失不见。

    沈妙言“唰”一声,撕掉了那封纸。

    她将封纸撕成无数片,扔进了风中。

    站立良久后,她从荷包里取出黄铜钥匙,打开了门上的大锁。

    慕容嫣和夜寒看过去,只见她用力地推开两扇大门,国公府内的景象,完全呈现在他们眼中。

    草木萧条,杂草丛生。

    里面大约是被彻底翻了个底朝天,空落落的,一件摆设都不曾剩下,还有些细碎的瓦片散落在草间。

    沈妙言跨进门槛,面对着满目萧索,一张稚嫩的小脸上,是不符合年龄的平静。

    她站立良久后,顺着略显破败的抄手游廊,往后院走去。

    午后的风透着一股燥热,沈妙言推开后院的木门,就看见几只野猫灵敏地窜了出去。

    她走过一间间空荡荡的房,阳光从雕花窗户洒进来,照亮了里面的阴暗,也照亮了满室灰尘。

    慕容嫣不近不远地跟着她,看着她像个游魂似的往前走,杏眼中多了几分复杂。

    沈妙言在所有房间都走了一圈,最后走到了后院的一个大湖旁。

    湖中心是一座偌大的假山,因为无人打理,此时假山上已经爬满青苔,看起来颇有些阴森。

    她在湖边站立着,太阳很大,她的后背都被汗湿了。

    就在她闭起双眼时,一把素色纸伞遮过了她的头顶。

    沈妙言缓缓睁开眼,偏头看去,就看见慕容嫣苍白病态的侧脸,她的鼻翼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大约是陪着自己走了太多路的缘故。

    慕容嫣望着湖中心的假山,“这假山,的确挺好玩儿的。”

    她的语气很真诚,并非讽刺。

    沈妙言听着,就笑了一下。

    慕容嫣也笑起来,两个人在伞下,笑得单纯而不知世事。

    等到终于笑完,沈妙言的眼眶中溢出眼泪来,“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央着爹爹划小船带我去假山里玩。别人划船我不喜欢,我就要爹爹划船载我。”

    “那时候,湖对面有许多葡萄架,娘亲摘了葡萄串洗净,放在井水里冰镇,等我玩好,就拿汗巾给我擦汗,叫我吃葡萄。”

    她的眼泪无法抑制地顺着面颊滑落,“祖母也很疼我,那么大年纪的人了,总是要亲自给我剥葡萄吃,说是她剥得比别人甜……”

    她说着,忽然抱住慕容嫣,嚎啕大哭:“可是他们都没有机会看到我长大,祖母她甚至没有机会吃一颗我剥的葡萄,他们就都不在了……”

    慕容嫣任由她抱着,自己的眼圈也微微泛红。

    她沉默着,听着沈妙言哭泣,最后抬手,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沈妙言,你别哭了。”

    她的声音很轻,透着一股沙哑,“又不止你一个没了爹娘,我的爹娘也不在了啊。沈妙言,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娘亲长什么样……我也很想念他们。”

    到最后,两个人都在哭,远处的夜寒一脸尴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另一边,沈月彤的马车停在皇宫外,她下了车,径直往凤仪宫而去。

    凤仪宫修筑得金碧辉煌,乃是皇后所居的宫殿。

    女官采秋早等在门口,远远看见沈月彤过来,连忙屈膝行礼:“二小姐。”

    “免礼。”沈月彤笑盈盈的,“快带我去见姐姐吧。”

    采秋领着沈月彤很快进了椒房殿,但见殿内陈设华美,窗下摆着一张紫竹软榻,沈月如身着金色的宽松凤袍,正闲适地躺坐在上面,两名宫女在一旁轻轻摇着团扇。

    “姐姐!”沈月彤笑着奔过去,也不行礼,在软榻边坐了,“姐姐过得好逍遥!”

    沈月彤瞥了她一眼,执起她的手细细观看,声音里透着慵懒:“今日怎的进宫来了?手有些干了,可得时时记着涂些膏脂。”

    沈月彤不以为意,往四周看了看,知道在这里伺候的宫女都是沈月如的心腹,于是毫不顾忌地说道:“姐,我今儿在市集上,看见沈妙言了,她好像去了沈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