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高贵至极,却也虚伪至极
    ,精彩小说免费!

    眼看着已是七月下旬,这几日天气不大好,阴沉沉的,远处的天空时不时有惊雷炸响,怪吓人的。

    这几日花容战被生意场上的事情缠身,无暇顾及国师府这边,沈妙言得了几日空闲,正想着如何打发,却一早就接到顾明亲自送来的一张名帖。

    沈妙言捏着那张名帖,淡金色的帖子制作精致,隐隐有金盏香溢出。

    “沈月如要来国师府?”沈妙言盯着帖子,下意识的感觉不妙。

    莫非沈月如是打算趁着国师不在府上,暗中对她下手?

    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于是将帖子放到一旁,让顾明立即派人去将花容战请回来。

    皇后纡尊降贵来到臣子府上,无论是她还是慕容嫣,都是没有资格阻拦的。

    她攥着裙角,望了眼窗外阴沉沉的天,一颗心莫名的慌乱。

    此时的嫣然阁内,慕容嫣也收到了皇后要亲自驾临的消息,理由是探望功臣遗孤。

    她站在窗边,盯着远处翻滚的乌云,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都是冷意。

    沈月如这是按捺不住,迫不及待地要亲自过府,对沈妙言下手了吗?

    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儿,也值得她如此大张旗鼓地动手……

    她盯着远处黑沉沉的天际,眸中冷意渐盛。

    正在这时,阿沁端着一盘杏酪进来,笑道:“小姐,韩公子又派人送了杏酪过来,您看这五颜六色的,说是用不同的花汁染的,真好看。”

    慕容嫣闻见香味儿,偏头望了一眼,那杏酪做得精致可爱,她忍不住拿了一块,轻轻咬了一口,入口都是香糯甘甜。

    “韩公子真有心。”阿沁含笑。

    “他是有心……”慕容嫣低头望着手中的杏酪,心里沉甸甸的。

    她明明都拒绝了韩棠之,他却还是对她上心,变着法儿地送她喜欢的东西。

    其实韩棠之也是很好的人,只是偏偏,她心里已经有了天澜哥哥。

    不是因为天澜哥哥的权势,而是因为多年前……

    阿沁见慕容嫣发怔,试探着喊了声小姐,慕容嫣回过神,将杏酪放进盘子里,轻声道:“你做些拿手的点心,请人拿去回赠给他吧。”

    阿沁愣了愣,这是慕容小姐第一次回送韩公子东西呢。

    于是她不敢马虎,连忙去嫣然阁的小厨房做起了糕点。

    而顾明派出的人找到花府,却被告知南城的货物出了点事,花容战已经离开京城去那边处理,大约要三天才能回来。

    顾明急匆匆将消息报告给沈妙言,她坐在衡芜院大厅中把玩着一柄玉如意,小脸上遍布寒霜。

    沈月如当真会挑时间,趁着花容战不在的时候前来,哪里会有这样巧的事?

    怕是南城出事,就是沈月如一手安排的吧?

    她从不怀疑,她这位大堂姐的手段。

    “沈小姐,这可如何是好?”顾明满头大汗。

    若是沈小姐出了事,照着主子对她的宠爱程度,等他回来,怕是这满府的人都要跟着倒霉。

    “不怕。”沈妙言稚嫩的眉眼仿佛凝结了一层寒霜,“大不了,我出去躲一躲就是了。再不济,我乖乖不惹事,她还能硬找茬不成?”

    话音落地,添香满脸急色地跑进来:“小小姐、顾管家,那位沈皇后,已经到门口了!”

    “什么?!”顾明大惊,“这早上才发的名帖,怎的这么快就来了?!”

    说着,和添香一同望向沈妙言。

    沈妙言静静端坐着,两人望着,莫名觉得这一刻,她身上冰冷淡然的气质,竟和主子有些相像。

    “既是来了,自然要出去相迎。”沈妙言说着站起身来,“顾管家,派人通知慕容姐姐吧。”

    话音落地,便一脸坦荡地率先走了出去。

    顾明回过神,揉了揉眼睛,却见跨出门槛的分明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小小姐好大的气魄!”添香来了精神,跟着追了出去。

    顾明定了定神,寻思着自己好歹是国师府的管家,也得拿出点气魄来,于是立即叫来小厮,让他赶紧去通知慕容小姐。

    尽管沈妙言千万个不愿意去迎接沈月如,可书上都说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她不能因小失大。

    国师府的人都到齐之后,大门姗姗打开,沈月如在忍冬和采秋的搀扶下款款走进来。

    “皇后娘娘!”

    国师府的人一道行礼,沈妙言和慕容嫣微微屈膝低头。

    沈月如站在台阶上,看着这满院的人,目光扫过屈膝的沈妙言,嫣红而精致的樱唇勾起一抹轻笑,“免礼。”

    她那双剪水秋眸中闪烁着暗芒,再嚣张顽劣又如何,国师不在,沈妙言就什么都不是。

    众人起身,却都半垂着眼帘,不敢抬头去看这位年轻的皇后。

    沈月如声音温婉,却又含着十分的威仪:“都进去说话吧。妙言,你是本宫的堂妹,过来扶本宫。”

    沈妙言应了声“是”,状似乖巧地走过去,轻轻伸手扶住她。

    沈月如目不斜视,迈着端庄的步伐,在顾明的引导下往府中的花厅而去。

    等到了花厅,她独自坐于上座,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人,朝慕容嫣招了招手,“嫣儿,你坐到本宫身边来。”

    慕容嫣见了个礼,低着头走过去坐下。

    “本宫突然过来,没给你们添麻烦吧?”沈月如说着,樱唇含笑,态度十分平易近人,“本宫念着前些日子是中元节,本该祭祀功臣、安抚遗孤,只是宫中诸事繁琐,倒是把嫣儿你忘在脑后了。今日本宫特地带了不少好东西过来,赐给嫣儿你。”

    说着,便有女官上前,高声报了长长的一串礼单。

    慕容嫣起身,姿态恭敬:“臣女谢皇后娘娘赏赐!”

    沈月如淡笑着抬手示意免礼,又转向沈妙言,“一段时日不见,妙言似乎又长高了些。过来,让本宫仔细瞧瞧。”

    沈妙言垂着眼帘走过去,沈月如戴着长长的金色甲套,轻轻拉住她的衣裳,一张描画精致的脸上,浮着温柔的笑,看起来端庄高贵至极。

    却也,虚伪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