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偏偏不想杀她
    ,精彩小说免费!

    李公公见她如此,不阴不阳地提醒道:“陛下可是相当看重三小姐的,得知彩绫打了三小姐,直接将她贬去了司茶坊。陛下隆恩浩荡,三小姐可得多干些活儿,才能报答一二啊!”

    说罢,便又甩着拂尘离开。

    沈妙言将剩下的包子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圆眼睛里满是不爽。

    她吃完包子,怕她不收拾又有人拿鸡毛掸子打她,于是费了大力气换好被褥床毯,又搜罗来一把掸子,装模作样地开始掸灰。

    她掸着掸着,盯着面前的瓷瓶,将他幻想成楚云间,把鸡毛掸子幻想成一把剑,对着那花瓶就开始乱戳。

    她戳得正欢时,突然响起一声“皇后娘娘驾到”,吓得她手一抖,没注意轻重,直接将花瓶给戳到地上去了!

    花瓶发出一声闷响,顿时碎成了好几块。

    她蹲下来,手忙脚乱地想要重新拼凑,只是压根儿就碎的拼不起来了。

    正慌张时,一只小手握住她的手腕:“当心割伤了。”

    沈妙言一愣,偏头看去,就看见了莲澈。

    他手中还提着一只鸟笼,里面一只虎皮鹦鹉正上蹿下跳,又叫了一遍“皇后娘娘驾到”。

    沈妙言松了口气:“你吓死我了!”

    莲澈将鸟笼放到旁边,声音清幽稚嫩:“皇宫里,不能说死字。”

    “那你还不是说了。”

    莲澈面无表情。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高唱:“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沈妙言望向莲澈,莲澈提着鸟笼往外跑,“这次是真的!”

    沈妙言看向地上的花瓶碎片,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目光落在那张龙床上,顿时双眼一亮。

    楚云间和沈月如在宫人的伺候下跨进门槛,沈妙言低着头,屏息凝神站在角落,只当自己不存在。

    入夜之后,沈月如是在仪元殿歇下的。

    沈妙言跟另一个小宫女守在殿门外,想着床毯底下的那堆碎花瓶,心中默数着数。

    等她数到“二十”,里面沈月如猛地爆发出一声尖叫,紧接着便是哐当声,好似楚云间将床毯下的碎花瓶片全部丢在了地上。

    她望向身边的小宫女,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生无可恋:“那谁,若我活不到明天早上,你找机会,替我转告国师一声,我是喜欢他的。”

    话音落地,就听见仪元殿内爆发出一声怒吼:“沈妙言,你给朕滚进来!”

    沈妙言以赴死的表情推门进去,就看见沈月如坐在床榻上,黑发披散在腰间,眼圈发红,泪水肆意流淌,一脸楚楚可怜的隐忍。

    楚云间站在床边,地上是一堆碎成渣的花瓶瓷片,他的脸色黑成了锅底:“沈妙言,你干得好事!”

    他正和沈月如亲热,刚把沈月如压到床上,她就尖叫了一声,掀开床毯才发现,下面全是尖利的瓷片。

    沈妙言揪着衣角,也不解释,只是单刀直入:“那么陛下想要怎么责罚我呢?国师还在外面打仗,你可得悠着点儿,莫要寒了功臣的心。”

    楚云间本就气怒,听见她这番话,简直是火上浇油,身形一动就到了她跟前,伸手掐住她的双颊:“沈妙言,你是在找死!”

    沈月如伸手摸了摸后背,借着烛光,只见手指上全都是血。

    她连忙起身,泪眼朦胧道:“陛下,臣妾后背受伤了……陛下先传御医吧?”

    沈妙言这小贱人什么时候都能处置,可她的伤不能耽误啊,万一将来留了疤,可就完了。

    “李其!”楚云间大喊了声。

    李公公连忙奔进来,瞥了眼沈妙言和地上的狼藉,心中猜到几分,弯着腰道:“陛下有何吩咐?!”

    “送皇后回宫!传御医问诊!”

    “是!娘娘,请跟奴才这边来。”

    因为疼痛和惊惧,沈月如的额头沁出了细汗,她怨毒地盯了一眼沈妙言,这才跟着李公公离开。

    她虽是皇后,可楚云间并不怎么去她宫中,也只有初一十五才有机会侍寝,好不容易今夜破了例,居然就这么让沈妙言搅合了!

    她心中无比怨愤,连带着身子都轻微颤抖起来。

    寝殿内安静下来,沈妙言被迫抬头盯着楚云间,一双圆圆的瞳眸透着平静,俨然是不怕的模样。

    “沈妙言,你若想死,只管开口,朕会成全你。”楚云间冷声,“朕的手段,比你想象的还要残酷!”

    “我,无所畏惧!”

    沈妙言张口,又是一副能气死人的腔调。

    楚云间的胸腔剧烈起伏着,他觉得那些老奸巨猾的朝臣,都没有沈妙言会气人。

    偏偏,他竟然一点都不想杀她!

    他盯着她那双圆圆的眼,是不是她在国师府的时候,也是这般同君天澜说话的?

    或者,还会撒娇?

    他清楚地记得,她从石榴树上掉下来,落进君天澜怀中时,抱着他脖子的娇气模样。

    她从来,就不会对他楚云间露出那种娇态。

    楚云间的瞳眸中掠过复杂之色,忽然松了手,大步走出仪元殿。

    沈妙言望着他的背影,心头颇有些莫名其妙,这就完了?

    她望了眼空无一人的仪元殿,想了想,上前掩了殿门,自个儿跳到龙床上去睡觉。

    反正这张床闲着也是闲着,殿里又没人,不如给她睡,总比在地上卷毛毯睡觉来的舒服。

    而沈月如那边,太医院值夜的御医都被叫了去,加上忍冬,一致确定不会留疤后,沈月如才稍稍松了口气。

    她让忍冬将太医们送回去,自己趴在床上,双手紧紧揪着被子,心里恨毒了沈妙言。

    若不是她,自己现在已经和陛下……

    她眼中掠过冷芒,开口问道:“沈妙言的饮食,是谁在管?”

    采秋行了个礼,恭敬答道:“回娘娘,是乾和宫的膳房统一管理,咱们怕是……不好做手脚。”

    沈月如坐起来,冷笑了声:“沈妙言那里不好做手脚,安似雪那里,总好做吧?自打她进宫以来,就独得陛下恩宠,这恩宠,也该有个期限……”

    采秋笑着屈膝:“娘娘说的是,安婕妤不识抬举,屡屡拒绝娘娘的示好,是该罚。奴婢这就着人去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