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今晚,朕陪你一起睡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坐在绣墩上,双手托腮望着他们二人,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两人登对得很。

    白清觉很快收了手,垂着眉眼,轻声问道:“可否请娘娘,将之前太医开的药方拿给微臣一观?”

    安似雪对冬兰微微颔首,冬兰连忙去匣子里将药方拿过来。

    白清觉看了看那药方,唇角不觉噙了一抹淡淡的笑。

    安似雪见他如此,问道:“敢问白太医,此药方有何不妥?”

    白清觉将药方放下,起身拱手道:“娘娘得的根本就不是荨麻疹,而是被人下了名为‘胭脂红’的慢性毒药。此毒渗入肌肤后,会在肌肤表面起大片鲜红风团,症状像是荨麻疹,但寻常太医,轻易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此话一出,安似雪和沈妙言眼中同时掠过精光。

    若轻易就能够分辨出来,那么之前看诊的太医,为何要开治疗荨麻疹的药物?

    “宫中,有人要对付本嫔……”

    安似雪细白的手轻轻握拢了案几上的小垫子,一双杏眸中满是思量。

    沈妙言望向白清觉:“白太医,你还是快给安姐姐解毒吧!”

    白清觉微微颔首,起身去开药方了。

    等到药方开好后,白清觉作了个揖,便告辞离开。

    沈妙言盯着他的背影,圆圆的瞳眸中闪过思量,随即起身追了出去。

    她追到殿外,开口问道:“白太医,是不是楚云间跟太医院的人吩咐,不准给安姐姐解毒?”

    刚刚她第一个想到的凶手是沈月如,但是她又联想到楚云间同她打的赌,所以她猜,对安姐姐下毒的人是沈月如,而楚云间那么精明的人,必定是知情的,他肯定吩咐了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不准给安姐姐解毒,只等着她去求他。

    楚云间,好叵测的心思!

    白清觉望向沈妙言,这小姑娘,不愧是国师大人放在身边宠爱的,小小年纪,当真是玲珑心思。

    于是他微微俯身,摸了摸沈妙言的双丫髻,“沈小姐聪慧。只是我出诊在外,并不曾听见皇帝的旨意。”

    说着,对沈妙言眨了下眼睛。

    沈妙言愣了愣,很快露出一个会意的笑。

    而瑶雪宫寝殿内,冬兰轻声说道:“那位白太医,乃是沈小姐特意让奴婢去请的。”

    安似雪微微颔首,“他应当是国师的人……”

    说着,望了眼窗外,杏眼中有一丝慰藉:“我在宫中,总有许多身不由己。若国师当真宠爱妙妙,我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了。”

    冬梅很快领来解毒的药物,煎好之后给安似雪服下,到了晚上,一身的红斑就全都退了。

    沈妙言最高兴,她很想要赖在瑶雪宫跟安似雪一块儿,可没想到李公公亲自带人来请,说是请,却跟押送犯人似的,不由分说就将沈妙言带回了乾和宫。

    沈妙言被打包送进仪元殿,隔扇在她身后徐徐关上。

    她瞧见楚云间端着一盏茶坐在大椅上,目光却盯着桌上摊开的奏折。

    她见左右无人,于是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楚云间,咱们打的赌,你输了。”

    楚云间拿茶盖抚着茶面,依旧盯着那奏章,声音淡淡:“还有两天时间。”

    “你是不是又想拿安姐姐威胁我?!”沈妙言大步走上前,虽有些怕他,却依旧挺着小胸脯,冷声道,“你是安姐姐的夫君,却那般害她,真不要脸!”

    楚云间闻言,将茶盏搁到桌上,目光缓缓转向她的脸:“朕从来,只在乎结果。”

    沈妙言被他冰冷的目光吓到,抿抿小嘴,不敢再出言激怒他。

    “你过来。”楚云间将她的畏惧尽收眼底。

    “不。”沈妙言咬牙,转身就要往外跑。

    可她那么小,哪里是楚云间的对手,楚云间不过跨出去两三步,就直接攥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拖到龙床,直接甩了上去。

    沈妙言轻呼一声,正要爬起来,楚云间直接欺身而上,将她压在了身下。

    沈妙言整个人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楚云间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似笑非笑:“不是喜欢睡朕的龙床吗?今晚朕陪你一起睡,可好?”

    尽管他长了张温润清秀的脸,可那双眼实在太过凌厉,里面饱含着一种几乎无法掩饰的欲·望,沈妙言清楚地知道,这一刻,他想对她做什么。

    他想对她,做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做的事。

    她憋了半晌,发狠地说道:“楚云间,你不是人!”

    “你本就是朕的未婚妻,朕只说取消和你的婚约,但从未说过,毁掉这桩婚约!只要朕想,婚约依旧可以恢复!你沈妙言,依旧会是朕的女人!”

    沈妙言被他绕的脑子发蒙,取消和毁掉有什么区别?

    她晕头转向,却拼死抵住他的胸膛:“你害死了爹娘和祖母,我恨你!滚开!”

    她稚嫩的声音,对本就燃起欲·火的楚云间而言,反倒成了催·情的东西。

    后宫中的女人太过无趣,即便是稍微有点骨气的安似雪,在床上也跟个木头似的。

    如今好不容易得了沈妙言这么个活蹦乱跳的玩物,楚云间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他的腿抵在沈妙言腿间,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的双眸,声音透着一丝沙哑:“不要乱动……你会疼。”

    “我不要!”

    这一刻,沈妙言终于是怕了,她拼命哭起来,捶打着楚云间的胸膛。

    可她的拳头和力气都那么小,而他的胸膛就像是铁块,怎么打都纹丝不动。

    她哭得厉害,楚云间紧紧盯着她,忽然想起第一次去沈国公府时,他亲自提着两盒糕点,坐在大厅中同沈国公说话。

    当时,他知道她就躲在屏风后,似乎是想要出来吃他手中的糕点,但是被丫鬟拦住,于是她就在屏风后撒泼地哭。

    沈国公大约是觉得有这个女儿挺丢人的,脸色颇为难看。而他当时却觉得,他这个小未婚妻挺有意思。

    此刻,楚云间望着沈妙言泪水纵横的小脸,素来冰冷坚硬的内心,像是被投入了一颗石子,将冰面砸出了几道裂痕。

    双眸中的凌厉逐渐融化,他抬袖,面无表情地为她擦去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