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安姐姐,你喜欢他吗?
    ,精彩小说免费!

    他为她擦泪的动作很轻,像是,怜惜。

    沈妙言以为他放弃了对她做那种事,于是红着脸打了个哭嗝,反倒逗笑了楚云间。

    沈妙言心中又是难堪又是仇恨,别过脸,再也不想看见这个男人。

    楚云间唇角的笑容愈发热烈,他伸出手,扳正了她的脸,刻意将声音放得轻柔:“沈家丫头,今晚好好伺候朕,朕明日,会给你位份。”

    他不介意她才十二岁,反正,他是皇帝,这天下都是他的,让个小丫头侍寝,算得了什么?

    大不了,他温柔些,尽量不弄疼她。

    沈妙言的瞳眸倏然放大,盯着楚云间脸上的笑容,这个男人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雅致面庞,却分明是个魔鬼!

    “楚云间,你不得好死!”

    她一急,就毫不顾忌地大骂出口。

    楚云间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阴狠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照着她白嫩的面颊,抬手就是一巴掌。

    沈妙言被扇得脑袋嗡嗡直响,还没回过神,就被他一把拎起来:“沈家丫头,朕不是有耐心的人!”

    说罢,便准备直接去撕她的衣裳。

    然而没等他有所动作,门外突然响起李公公急切的声音:“陛下,皇后娘娘突然犯了病,坤宁宫乱成一团了!”

    楚云间的手顿在沈妙言的衣带上,不耐烦地望了眼紧闭的隔扇,又深深看了一眼沈妙言,下床理了理龙袍,大步离开了仪元殿。

    沈妙言猛地坐起来,大口呼吸,只觉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她还在出神,莲澈忽然跑进来,拉住她的手腕就往外面跑。

    沈妙言也不问去哪儿,一手拎着裙摆,就跟他跑了出去。

    莲澈对乾和宫的路很熟悉,机敏地避开了所有值夜的侍卫和宫女,最后穿过弯弯绕绕的抄手游廊,跑进一处无人的小亭子里。

    亭子上悬挂着红绉纱八角宫灯,沈妙言喘着气坐下来,莲澈从怀中摸出半张饼递给她:“我叫坤宁宫的小兄弟告诉皇后,皇帝要跟你睡觉。”

    沈妙言一愣,随即意识到,沈月如突然犯病,大约是装的,就为了不让楚云间临幸她。

    她抬眸看向莲澈,莲澈站在灯下,清秀白净的面庞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一双黑曜石似的清澈眼睛静静看着她。

    她捧着饼:“你为什么对我好?就因为我没有踩你的背?”

    莲澈不说话。

    沈妙言暗道这家伙真是个怪人,她不过是看他怪可怜的才没有踩,不过举手之劳罢了,他竟然会反过来这么帮她。

    若是今夜没有莲澈……

    她几乎不敢想象,她会被楚云间怎么样。

    于是她招招小手,“你过来。”

    莲澈站那儿不动,依旧静静看她。

    沈妙言清了清嗓子,“我是个有恩必报的,你这样帮我,干脆我认你做弟弟吧。以后谁欺负了你,你只管告诉我,我会为你报仇的。”

    莲澈的目光直白而清幽,压根儿不像是个九岁孩子的。

    他望着沈妙言,说出的话更是直白:“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好意思说为我报仇。”

    沈妙言语噎,盯着这个小男孩,站起身仗着身高优势,就去揉他的脑袋:“没大没小!以后不准顶撞我!快叫姐姐!”

    莲澈避开她的手,似乎是从鼻孔里不屑地轻哼了声,快速跑出了亭子。

    接下来的两天,楚云间格外忙碌,倒没时间去管沈妙言。

    沈妙言每天百无聊赖地坐在仪元殿门槛上望天,有时候莲澈会来看她,但是两人相处时,因为莲澈的毒舌和沈妙言的霸道,更多的是拌嘴。

    有一次两人吵着吵着打了起来,沈妙言打不过,就拿了鸡毛掸子去抽莲澈,最后打中了莲澈的脑袋,发出一声巨响,吓得她紧忙收手,好在没打坏他脑袋,不过莲澈为此跟她冷战了好久。

    而后宫中又逐渐有谣言传出,说是安似雪失宠了。

    沈妙言瞅着机会,偷偷溜去瑶雪宫跟安似雪玩,听着冬梅说这些失宠的八卦,抬眼看安似雪,却见她依旧微笑着,一点都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

    “安姐姐,你喜欢他吗?”沈妙言捧着一碗雪酪,边吃边问。

    安似雪坐在软榻上,手持绣绷,垂着眉睫,绣一对并蒂莲花:“有什么喜不喜欢的。他来我宫中,这宫里其他人就对我高看几眼。他不来我宫中,我也不过是被其他人多踩几脚。”

    沈妙言听她这么说,知晓她对楚云间并无男女之情,不禁在心底轻叹了声。

    她的安姐姐才貌双全,是清清冷冷干干净净的美人,本该配这世上最好的男子,只是可惜,便宜了楚云间。

    她正想着,冬兰进来,说是白太医来问平安脉。

    自打荨麻疹的事过后,安似雪便亲自点了白清觉问平安脉,因为她不放心其他太医。

    问脉的时候,沈妙言静静坐在绣墩上,发现这两个人的气质如此相像,都是优雅而含蓄的。

    白清觉走后,沈妙言望向安似雪,不知是错觉还是其他,她看见安似雪似乎多看了几眼白清觉的背影。

    傍晚时分,冬梅从御膳房提膳回来,打开食盒,就瞧见里头只有两三碟素菜,压根儿不是婕妤品级的妃子该吃的。

    她皱起眉头,气呼呼地道:“那御膳房的人是越发嚣张了,咱们主子不过是生了场病,几天没侍寝,竟然就怠慢到了这个份上!”

    安似雪望了眼那几碟素菜,也没了胃口,将绣绷放到案几上,淡淡道:“端下去吧。”

    冬梅又有些犹豫:“可是,主子总不能不用晚膳吧?”

    “我没胃口。”安似雪将小脸转向窗外,一双杏眸中满是落寞。

    冬梅看向沈妙言,全然指望她能劝劝安似雪。

    此时夕阳从窗外洒进来,安似雪一袭白衣坐在榻上,乌发只簪着一根银簪,看起来素雅清淡。

    沈妙言望着她的侧脸,分明感受到从她骨子里散发出的悲伤。

    一生都要被困在皇宫这个牢笼里,还要伺候根本就不爱的男人,安姐姐的内心一定不快乐。

    可偏偏,安姐姐一生的荣辱,都系在那个男人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