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莲澈,我害怕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抱着个小包袱,被带进司茶坊的一间房内,说是她的住处。

    她将东西都放下,望了眼床褥和桌椅,这里虽然陈旧,却还算干净。

    她又看向对面床铺,上面被褥折叠整齐,床头还有一盒胭脂,应当是有人睡的。

    正发呆时,一个少女跨进门槛,看见沈妙言,不禁挑了眉头:“是你?!”

    沈妙言望着少女的脸,回想了下,小脸上不禁流露出一抹笑意:“原来是彩绫姐姐,还真是冤家路窄。”

    彩绫唇角含着嘲讽,杏眼中都是对沈妙言的憎恶:“你也有今天!你害我从仪元殿贬到这里,这笔账,咱们以后慢慢算!”

    她说着,高傲地抬起下巴,将两张床铺间的布帘给拉上,去打热水给自己洗澡。

    却不知怎的,走路时,双腿有点打颤。

    她很快打来热水,坐进浴桶中冲洗。而窗户并未关严,风吹进来撩起布帘,沈妙言隐隐看见,她赤·裸的后背上,是一道道可怖的鞭痕。

    那鞭痕还很新鲜,应该是最近才落下的。

    沈妙言心中惊惧,这司茶坊,莫非还有鞭笞宫女的规矩?

    下午,一个老嬷嬷领她去专门摆放茶具的房间里,叫她守着茶具。

    “这活儿轻巧,不知多少宫女想做。只是上头发话了,点名叫你做,也是你的福气。”那老嬷嬷笑得和蔼。

    “多谢嬷嬷!”沈妙言乖巧地屈膝行礼,睁着圆圆的眼睛,又问道,“请问嬷嬷,是安婕妤发的话吗?”

    “安婕妤?她可没那个本事,干预咱们乾和宫的人事。”那老嬷嬷笑着说道。

    沈妙言眸光微动,不过是一瞬,便猜到大约是楚云间吩咐的。

    那老嬷嬷瞧这小姑娘生得水灵可爱,她看着喜欢,所以忍不住又多说了两句,“姑娘是上头的人看重的,乖乖在这里守着,说不准过些时候,就能回去。姑娘莫要在这里乱走,若是被总管看见,保不准就像那彩绫姑娘一样……”

    她没说完,只是意味深长地望了眼沈妙言,就离开了房间。

    沈妙言站在摆放着众多茶具的多宝格中间,刚刚那嬷嬷的提醒,已经够明显了。

    沈月如将她发落到司茶坊来,显然这司茶坊不是个好地方。再加上彩绫走路时的模样以及背后的鞭伤,老嬷嬷口中的“总管”,定不是个好人。

    她想着,左右瞧了瞧,最后干脆趁着没人,悄悄翻找出角落里的一只瓷杯,在地上敲碎了,挑了最尖锐的一块瓷片,拿抹布裹住,塞进袖袋里。

    总得有点武器防身的。

    到了晚上,有宫女进来换班,瞧了瞧她的衣裳,颇为嫌弃,叫她去前院领一套司茶坊宫女的服制,说是大家都要穿一样的。

    沈妙言提着灯笼往前院走,这里没人守夜,她便径直走了进去。

    走廊尽头,最里面的那间雕花木门虚掩着,隐隐传出不阴不阳的笑声,以及女子压抑的哭叫。

    沈妙言一时好奇走过去瞧,透过门缝,就看到彩绫趴在地上,发髻凌乱,后背的鲜血将衣裳浸湿,看起来惨不忍睹。

    一个身着蓝色绸缎衣袍的大太监,手持鞭子,好似试探鞭子韧度似的,不停地扭曲着鞭身,声音尖锐:“彩绫啊彩绫,咱家待你不薄,不过叫你伺候咱家一回,你就如此不情不愿,可是想要再受一番中午的罪?”

    彩绫一听,整个人都恐惧地痉挛起来,她抱住那太监的腿,满脸泪痕:“刘公公,求您了,您放过我吧!我房中来了个更水灵年幼的小宫女,我把她哄过来,您跟她玩好不好?!您放过我吧刘公公!”

    那刘公公在她面前蹲下来,伸手摸着她白净的面庞,啧啧了两声,“那小姑娘是上头发话要保的,咱家可没那个胆子动她!”

    说着,突然又一鞭子狠狠抽到彩绫身上。

    彩绫像是一条跳上岸的鱼,被抽的颤抖跳动,刘公公笑得猥·琐,像是故意叫她难堪似的,用鞭子缓慢地将她身上的衣物都给打碎。

    彩绫的哭嚎声回荡在房间里,凄惨无比。

    而刘公公接下来对彩绫做的事,叫人脸红而恶心。

    沈妙言整个人都懵了,她顾不得再讨要什么宫女服制,悄悄后退,最后几乎是撒丫子使出吃奶的力气跑出这座院子。

    她抱着灯笼,正跑得气喘吁吁,突然一只手从灌木林里探出来,将她拽了进去。

    沈妙言正要尖叫,那人一把捂住她的嘴。

    沈妙言定睛一看,原来是莲澈。

    她松了口气,莲澈也松了手,从怀中取出一只肉包子递给她。

    沈妙言哪里有心情吃什么包子,将刚刚看见的事情一股脑都告诉了莲澈。

    莲澈听完,稚嫩清秀的小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好似早就知道这事情。

    “莲澈,我害怕。”沈妙言拿手背揉了揉眼睛。

    莲澈拍了拍她的脑袋,明明看起来比沈妙言小,却一副老大人模样:“刘总管喜欢蹂·躏水灵的宫女,这事儿好多人都知道。我叫你想主意,让皇帝不亲近你,你却想了这么个馊主意出来。”

    沈妙言满腹委屈,咬了口包子:“你怎么来了?不怕被人发现吗?”

    “不怕。”莲澈说着,看见沈妙言的嘴角有一块灰尘,下意识地抬手去给她擦,“你这里有点脏。”

    就着灯笼的暗光,他的手背贴近她的唇角,却突然顿住。

    她的肌肤很细腻柔滑,同他的是不一样的。

    她,是个女孩儿啊。

    莲澈皱眉,像是触电般地收回手,昏暗中,脸颊泛出不自然的红晕。

    沈妙言吃着包子,完全没有注意到莲澈的反应,于是自己擦了擦唇角,“我自己会放机灵点,不叫那个刘公公把我捉了去。我家国师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我就能出宫了。”

    有楚云间和沈月如暗中阻拦,她可不指望花容战能帮她破案。

    她吃完了包子,低头瞧见双手油腻腻的,不禁微微蹙眉,随即像是亲近似的,双手都在莲澈头发上揉了揉:

    “莲澈啊,你乖乖的,若是姐姐能够出宫,也带着你一块儿好了。金玉满香楼的点心可好吃了,我带你去吃啊。”

    她的圆眼睛里闪烁着友善,白净稚嫩的包子脸乖巧而漂亮。

    这一瞬,莲澈觉得心里乱糟糟的。

    他突然伸手,推了一把沈妙言,冷声道:“谁要跟你出宫!”

    说完,就快速跑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