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他心疼
    ,精彩小说免费!

    天牢之中,静得诡异。

    许久之后,沈妙言抬起头,圆圆的眼睛折射出昏暗的光线:“国师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你对他,倒是有信心。”沈月如盯着沈妙言,唇角的笑容逐渐残酷起来,“不过,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来人。”

    随着她话音落地,四名人高马大的黑衣侍卫立即上前,拱手道:“娘娘!”

    沈月如盯着沈妙言,心情颇好地品了口茶:“你如今只有十二,若是就这么上路了,难免遗憾。本宫心地仁善,叫你临死前,尝尝做女人的滋味儿。”

    沈妙言蜷在草堆中,望着沈月如,双手的指甲,生生抠进了地面泥土之中。

    沈月如,好狠的心思!

    那四个侍卫正要上前,沈妙言周身瞬间迸发出一股凛冽的气势来:

    “沈月如,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你们住在沈国公府时,你和沈月彤没资格参加那些贵族宴会,是我带你们去的!逢年过节,你和沈月彤说羡慕我的新衣裳和首饰,我便请爹爹多打两份,送给你们两个!”

    “无论是爹娘、祖母还是我,都不曾苛待过你们分毫,甚至,甚至庶叔能够走上仕途,都是因为我爹爹上下打点过关系!”

    沈妙言怒喊出声,双眼止不住地发红:“沈月如,你们一家,对得起我爹娘?!”

    沈月如不动声色地听着,等到沈妙言说完,她将茶盏递给忍冬拿着,自己拎着裙角,一步步走到沈妙言跟前。

    她穿着绣满牡丹的华丽长裙,头戴金色凤钗,妆容精致,每走一步,裙摆摇曳,如同万千牡丹盛开,在这晦暗的牢狱之中,仿佛会发光一般。

    她缓缓地在沈妙言跟前蹲下,青葱似的指尖微微挑起她的下颌,一双剪水秋眸平静无波:“知道本宫,最无法忍受的,是什么吗?”

    沈妙言盯着她,抿着小嘴,没有回答。

    沈月如的眉眼弯了起来,笑得端庄而秀美:“是本宫的出身。”

    “那么多年,在人前时,别人对你始终恭恭敬敬,凡是提起你,无人不知你是国公府的娇娇小姐。而我,前面永远有个‘庶’字……”

    “那么多年,你见过我谦卑的模样,见过我逢迎谄媚的模样……可我如今,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啊!沈妙言,你说,我如何能容得下你?”

    她说完,松了手,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起身回到椅子上坐下:“开始吧。”

    “慢着!”

    沈妙言胸口剧烈起伏,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沈月如:“国公府的垮台,你们家,是楚云间的内应,是不是?!”

    “不错。”沈月如笑容满面,“伯父真是傻,居然觉得我爹是真心待他的。我爹常常跟伯父出入大书房,若想在大书房中留下点什么,轻而易举。”

    尽管早已知晓,可亲耳听见这些坦白的话,沈妙言还是心如刀割。

    她还要说话,沈月如却不耐烦了:“你拖延时间,也拖延得够久了。可惜再如何拖延,国师也赶不回来救你。动手。”

    那几名侍卫似是许久不曾开荤,连忙搓着手上前。

    沈妙言缩进角落,这一整天,既没有人给她送水,又没有人给她送饭,她又饿又渴,手中还没有防身的工具。

    面对这四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躲。

    她逐渐被逼进角落,退无可退,其中一个男人伸手将她抓了出来,“哧啦”一声,直接撕掉了她大半件衣裳。

    沈妙言惊恐不已,雪白而稚嫩的香肩顿时裸·露在空气之中。

    她穿着绣一支霞草花的小肚兜,那么娇嫩,叫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们眼前一亮。

    他们可不会怜惜。

    牢狱中响起低沉而压抑的淫·笑,沈月如静静看着,心中大快,她要彻底毁掉沈妙言。

    沈妙言不停地哭喊,因为挣扎,而被其中一个男人掌掴了一巴掌,小小的脸蛋顿时红肿起来。

    她的裙子被撕了下来,雪藕似的小腿裸·露在外,那双小脚丫不停踢踹着这些人,可对这些人而言,她的挣扎纯然只是供他们玩弄的小乐子。

    “沈妙言,你若是到了黄泉,可得感谢本宫今夜赐你的恩典。”

    沈月如拿了忍冬手中的茶盏,当着沈妙言的面,将里面的茶水徐徐浇到地面,笑得残忍:“伯父,伯母,不用感谢本宫,很快,你们一家三口就能团圆了。”

    “沈月如,你不得好死!”沈妙言趴在地上,拼着吃奶的力气,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猛地砸向沈月如。

    沈月如微微侧过头,那石头砸了个空。

    她冷笑,双眸之中满是得意:“别白费力气了,好好享受这场盛宴吧。若是嫌人不够,本宫将天牢里的狱吏都叫过来。”

    “皇后嫌人不够?”

    冰冷阴沉的声音响起,在这座天牢里,格外瘆人。

    沈月如的笑容僵在脸上,瞳眸瞬间放大,一脸骇然地望向旁边,就瞧见君天澜一身织锦黑袍,背着双手,从黑暗里缓缓走来,一张冷峻的脸似笑非笑,狭眸中的暗光却像是淬了毒,如同暗夜修罗般残酷。

    她往后踉跄了一步,扶住忍冬的手,满脸的恐惧和不敢置信:“你……怎么会在这里?!”

    君天澜跨进门槛,目光落在角落,那四名侍卫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不敢再动,悄悄退到一旁。

    那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蜷成一团,连小小的脚趾头也蜷缩着。

    她躲在角落,抱着双臂哭泣,雪白的肌肤沾上了灰尘,一张小脸遍布泪痕,哭得鼻尖红红。

    诡异的安静里,君天澜一步步走过去,伸手解下斗篷,动作轻而缓地将她裹起来。

    沈妙言伸手揪住他的衣襟,似是不敢相信他的到来,透过朦胧泪眼,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君天澜也凝视着她,他不过走了三个月,小丫头就消瘦成这般模样,他记得,以前她的下巴圆圆润润,现在都变尖了。

    而沈妙言生怕他消失似的,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襟,微微颤抖,声音含着泪腔:“国师,你真的回来了吗?”

    她眨了下泛红的双眼,晶莹剔透的泪珠就从睫毛间隙滚落,看得君天澜心疼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