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嫣儿,再见
    ,精彩小说免费!

    用午膳时,沈妙言望了眼空出来的一张大椅,那是曾经慕容嫣坐的位置。

    拂衣也看见了那张大椅,愣了愣,连忙用眼神示意小丫鬟将它搬走。

    君天澜却只垂着眼帘吃东西,好似根本就察觉不到。

    一顿午膳吃得很是沉闷,沈妙言咬着一只春卷,却味同嚼蜡。

    而君天澜用完膳,很快离开去处理政事。沈妙言也吃不下了,拿着碗筷呆坐半晌,忽然起了心思,想去嫣然阁看一看。

    她独自走进嫣然阁,脚步声回荡在空寂的绣楼中,楼中的那些摆设,仿佛因着主人的离去,同样变得死气沉沉起来。

    她踩着绒毯,沿着楼梯走上去,穿过长廊,只见尽头的闺房门虚掩着,隐隐有细小的声音传出。

    她心中一动,走过去推开房门,就看见身着浅蓝色长衫的男人手握酒瓶坐在地上,衣衫发髻凌乱,背靠红木衣柜,正面无表情地往口中灌酒。

    韩棠之。

    房间中弥漫着呛人的酒气,他双眼猩红,地上全是零零落落的空酒瓶。

    沈妙言静静看着他,良久之后,慢慢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从他手中夺下了酒瓶。

    韩棠之睁着遍布血丝的双眸,一张脸憔悴不堪,下巴甚至长了不少胡茬,同往日里那位温雅风流的韩家大公子,纯然不是同一人了。

    “韩棠之,”沈妙言开口,直视他的双眸,声音稚嫩却坚定,“不要这样。若还爱着慕容姐姐,请不要这样,至少,别在她的房间中,将自己糟蹋成这副模样。”

    韩棠之低低笑了起来,从她手中夺过酒瓶,仰头灌了大口,“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快走吧,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陪嫣儿。”

    沈妙言却不由分说地抢过酒瓶,站起身,当着韩棠之的面,直接将酒瓶砸碎在地。

    哐当声在寂静的绣楼中格外刺耳,韩棠之抬头,醉眼朦胧地看沈妙言,就看见这小丫头义正言辞地开口:

    “韩公子真是糊涂!慕容姐姐的仇人就在宫中,你不思量着如何报仇,却想着在这里买醉。你以为你喝醉了,就能陪着慕容姐姐了吗?!”

    “韩公子,所谓天人永隔,便是再也无法相聚的意思!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想来慕容姐姐若是活着,也会叫你好好活下去。你若觉得慕容姐姐死的冤了,就去为她报仇啊,堂堂七尺男儿,却躲在这小小闺房中买醉,是何道理?!”

    沈妙言从没有如此撕心裂肺地吼过谁,稚嫩的面庞上横眉怒目,紧盯着靠坐在地的韩棠之,双手在腿侧攥成了拳头。

    十月的秋阳从雕花木窗洒进来,落在韩棠之的肩头和发梢,他垂下头,有晶莹的液体顺着鼻尖滑落。

    一半是光,一半是影,他坐在明暗光线的交际处,看起来悲伤却又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液体将他浅蓝色的衣袍晕染成片片深色,最后一滴眼泪落下,他终于起身。

    他拾起地上的白色外套,随意搭在肩头,深深望了一眼仍旧紧握双拳的沈妙言,憔悴的脸上流露出一抹轻笑,说出的话却有些意味不明:“难怪国师,爱把你带在身边……”

    他说完,深深望了一眼这座房间,唇角的轻笑逐渐转化为痞痞的笑:“嫣儿,再见。”

    说罢,径直转身离去。

    沈妙言轻轻眨动双眸,为什么她觉得,刚刚韩棠之流露出的那一抹痞笑,才是真实的他?

    什么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不过都是装出来的。

    什么名动京城的大才子,不过都是虚名。

    本质的他,分明就是个从骨子里,就深深镌刻着痞气的纨绔贵公子啊!

    不过,是因为知道所爱的姑娘欣赏有才的温润君子,才伪装了这么多年……

    可这般辛苦,却终究,未能将她娶进门。

    沈妙言强忍住泪意,缓缓走过这间房的每个角落。

    闭上双眼的刹那,仿佛还能看见那位高傲却善良的清瘦少女,将手头的东西砸出去,一张嘴说着尖酸刻薄的话,可眼底流转间,却都是灵动和善良。

    她停在梳妆台前,目光落在最里头的一只长形锦盒上,目光微动,伸手打开,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一只象牙筷子。

    到底是有多喜欢国师,才将这一根筷子如此宝贝地珍藏至今。

    到底是有多喜欢国师,才愿意后退一步又一步,容忍她沈妙言的存在,容忍她同国师那般亲近。

    慕容姐姐呵……

    沈妙言失魂落魄地回到衡芜院,还未走进去,就被人一把拉住:“妙言妹妹!”

    她回过神,抬头看去,韩叙之笑得一脸灿烂:“妙言妹妹这是怎么了,也不看路的?”

    沈妙言笑得有些勉强:“你怎么来了?”

    自打上次在浣衣房,韩叙之说要纳她做贵妾的事之后,她就对这个男人没了好感。

    韩叙之清晰地察觉到她的排斥,于是将手中提着的一盒点心塞到沈妙言手中,笑容温柔:“这是重阳花糕,可好吃了。重阳节时你还在宫中,我见不到你,便想着为你留一盒。”

    沈妙言望了眼那盒点心,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当初她在宫中,九死一生,却没得到韩叙之半点帮助。

    若一个男人,在她当初遇见危险时,能够帮忙却不曾帮忙,那么如今,又有什么出现的必要?

    韩叙之感受到沈妙言身上愈发冷冽的气息,脸上满是无奈:“妙言妹妹,你还在为上次的事怨恨我吗?我发誓,上次,我对你绝无半点亵渎之意!我,我……”

    他涨红了脸,竟说不下去了。

    沈妙言咬了咬嘴唇,这样的窘境,不知该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韩叙之红着脸换了话题:“再过几日,我便要参加秋闺考试了。妙言妹妹,等我金榜题名高中状元时,我一定会来国师府,带你回韩府,可好?妙言妹妹,这一次,我定然不会再叫你做妾了。”

    沈妙言虽然顽劣,可身为女孩子,面皮还是挺薄的,听他这么说,自己的脸颊也有些发烫,只紧紧揪着衣摆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