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剑之所向,唯有战场
    ,精彩小说免费!

    房中沉默良久,君天澜的声音再度响起:“说什么沈妙言会误事,你还不是将谢家的那个丫头,留在了身边吗?”

    “不一样,你知道的。我对谢陶,只有怜悯。”

    顾钦原的声音冷得彻骨,“表兄要走的路,比常人艰难百倍千倍。若容战、棠之和清觉是守护表兄的盾牌,那么我顾钦原,就是表兄手中的利剑。剑之所向,唯有战场。表兄生来,就不配拥有儿女情长。”

    君天澜没再说话,整座四楼,寂静得可怕。

    沈妙言扶着楼梯,圆圆的瞳眸晦暗不明,猫儿一般,呼吸声极轻。

    片刻后,她转身,一言不发地准备下楼。

    只是刚迈开步子,就有清冷而坚定的声音追了上来:

    “钦原,你以为,我是在为什么而战斗?若到达那条路的尽头时,双手都沾满了冰冷的鲜血,若坐上那个王座时,周围早已没了想要守护的东西,那么这些年我费尽心机,又有何意义?”

    “我君天澜,从未将你们当做可以利用的武器。”

    沈妙言背对着那间雅室,心中渐渐产生一股暖意,回头望了一眼依旧虚掩着的木门,悄悄下了楼。

    她走到一楼大堂,嘴角挂着抹笑,在桌边坐下:“小二哥,给我上一壶甜橘子汁,再上五碟招牌点心,再要一只桂花酥皮酱鸭打包带走!”

    “好嘞!”那小二哥把毛巾往肩上一搭,立即去上菜。

    沈妙言哼着小曲儿,却见同桌的是个同她一般大的小女孩儿,看起来比她要纤瘦些,正抱着一只同样瘦弱的小黄猫,面前放着一盘最简单的白面馒头。

    那猫咪瞪着沈妙言,“喵喵”叫了两声,沈妙言觉得好玩,忍不住将手伸过去,摸了摸小猫的脑袋:“好可爱的猫,它叫什么名字?”

    她只摸了一下,那女孩儿就面无表情地抱着猫,避开了她的手。

    警惕心真强。

    沈妙言想着,抬眸望了眼这小姑娘,毫不在意地说道:“我叫沈妙言,不是坏人。”

    那小女孩儿却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将小猫放到桌上,伸手拿了馒头,似乎有些结巴:“沈妙言,来……来吃吃馒头。”

    “啊?”沈妙言愣了愣,她要请自己吃馒头?

    她不禁眨了眨眼睛:“我点了好吃的点心,要留着肚子的。我请你吃点心好了,馒头不好吃。”

    正说着话,却瞧见那小姑娘将馒头递到小黄猫嘴边,那只猫咪张开嘴,居然就吃了!

    沈妙言整个人都不好了,怔愣半晌,轻声道:“那谁,你这猫,叫沈妙言?”

    “沈妙言……来吃……吃鱼干。”小女孩儿除了说话艰难外,语气无半点波澜,从袖袋里取出一条干鱼,喂给那只小黄猫。

    沈妙言:“……”

    正在这时,顾钦原从四楼下来,远远望向这边,“谢陶。”

    那小女孩儿立即抱着猫咪起身,追了过去。

    却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沈妙言望着这两个奇怪的人一道走出去,正好拂衣和添香找过来,便也未作多想,只乖乖等着自己点的东西。

    她请拂衣和添香一道在这里用了午膳,下午又逛了一圈,直到夕阳西斜才回国师府。

    君天澜早已回去了,身着宽松的白色居家服,正坐在窗边的软榻上看书。

    他偏过头,透过珠帘,看到沈妙言抱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进来,兴冲冲地进了她的东隔间。

    过了会儿,她拿着一只长方形锦盒过来:“国师,我给你买了礼物,你快试试。”

    说着,打开锦盒,只见里面深棕色的丝绒布上,静静躺着一支小指头粗细的铜制烟枪,约莫只有成年男子的手掌长度。

    这烟枪做得很精致,周身是深红色的,用金粉在枪身上绘制了栩栩如生的蝴蝶。烟嘴也是金色的,看起来华贵妖艳。

    “国师,我给你装好了烟草,你快尝尝。”沈妙言眨巴着期待的小眼神。

    “本座从不抽烟。”君天澜直接拒绝。

    “尝尝嘛,好歹是妙妙亲手装的烟草。”沈妙言上前蹭了蹭君天澜,态度是少有的殷勤。

    君天澜蹙眉,端起那支细细的烟枪,沈妙言立即拿了火折子给他点上。

    他试着抽了一口,塞在烟嘴里的物质立即被吸进嘴里。

    那是……

    他的手猛地扣住烟枪,面色涨得通红通红。

    辣椒粉!

    沈妙言站在旁边,满脸都是期待,她买了最辣的辣椒粉,全部塞进了烟嘴里,就看国师会不会喷火了。

    君天澜辣得受不了,直接端起旁边的茶杯想要喝水,沈妙言眼疾手快,一把抢过那茶杯:“国师,你要努力地喷出小火球啊!”

    君天澜:“……”

    沈妙言将茶杯抱在怀中,抬起头,没看见君天澜喷火,却看见他通红的脸色,以及被辣成火红色的薄唇和眼圈。

    “呃。”

    这是,喷不出火吗?

    沈妙言讪讪,小心翼翼地将茶杯递给君天澜。

    君天澜一把夺过,仰头喝掉一整杯茶,稍稍缓解了辣意,眼角余光瞥见打算溜走的沈妙言,一把将她提了回来:

    “沈妙言,你的日子就是过得太舒坦了。从今天开始,哪里都不准去,给本座将书房中所有的书都抄写一遍!”

    “我不要……”沈妙言在空中打晃晃,眼泪汪汪地注视着君天澜,“国师,我也是受人蒙骗啊,那人说辣椒吃多了会喷火的,我想着国师要是能喷火,岂不是更加厉害……”

    “满口胡言!”君天澜气得不轻,“若是吃辣椒能喷火,你自己怎么不去吃?!”

    “我不是怕辣嘛。”

    沈妙言翻了个白眼,说的理所当然。

    君天澜额头青筋直跳,“你怕辣,别人就不怕?!”

    “国师那么厉害,区区辣椒算什么,妙妙觉得国师能吃下一筐辣椒。”

    君天澜强忍住将她丢出去的冲动,松了手:“跪下。”

    又跪……

    沈妙言在心底叹了口气,默默望了眼君天澜,闷闷不乐地跪在了地毯上。

    君天澜白了她一眼,“今晚不许吃饭,好好反省。”

    说罢,便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等他用完晚膳回来,却看见这小丫头跪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整只桂花酥皮鸭,啃得无比欢快。

    而他那块价值千金的羊绒绣如意纹地毯上,被扔了一堆鸭骨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