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妙言吹牛
    ,精彩小说免费!

    总有一天,会被这丫头气出病来。

    君天澜想着,忍着怒意走过去,“本座罚你不许吃饭,你在吃什么?”

    沈妙言抬起头,抱着酥皮酱鸭,圆圆的眼睛笑得眯了缝:“国师分不清食物吗?桂花酥皮酱鸭又不是米饭,你说不许吃饭,又没说不许吃菜。”

    君天澜额头青筋直跳,一撩袍摆,在软榻上落座:“强词夺理。”

    沈妙言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去:“本来就是长身体的年纪,你不让我吃饭,万一我以后长不高,你要对我负责的。”

    君天澜懒得跟她辩驳,拿了本书,随意翻开来阅览。

    “国师真喜欢看书。”沈妙言瞟了他一眼,扯了一只鸭腿,啃得津津有味。

    寂静的书房中,就只能听见她叽咕叽咕吃鸭子的声音。

    君天澜到后面忍无可忍,“啪”一声,将书卷合起来丢到旁边矮几上:“沈妙言。”

    沈妙言抬起头,见他生气,试探着将啃了一半的鸭腿递给他,眼中隐隐可见一丝舍不得:“国师,你要吃吗?”

    君天澜又怒又无奈,还未说话,外面拂衣进来禀报,说是白家小姐求见。

    沈妙言暗自翻了个白眼,收回手,一言不发地低头啃鸭子。

    白钰儿进来后,一眼看到正慵懒靠坐在软榻上的男人,心跳无法抑制地加速,垂眸迈着莲步上前,优雅地施了一礼:“民女见过国师大人。”

    这么说着,眼角余光却瞥见跪在君天澜脚边的沈妙言,她抱着一只酱鸭,满手满嘴都是褐色的酱汁,上好的雪白羊绒地毯,都被她弄脏了。

    她心中忍不住起了轻视之意,眼底浮上一层不屑。

    沈妙言瞳眸微动,清晰地将她眼中的那抹轻视收入眼底。

    君天澜抬手示意她免礼,白钰儿声音婉转犹如黄莺出谷:

    “这一次来京城,多亏国师出手相助,否则,我和爹爹,怕是早已尸骨无存。虽然没有调查出凶手是谁,不过,钰儿在此,还是要谢谢国师大恩。”

    说罢,十分郑重地再次拜了下去。

    随后,她又从袖袋里珍而重之地取出一枚荷包。

    沈妙言定睛看去,那荷包用纯黑色锦布缝制成椭圆形,在上面用金线绣了一条栩栩如生的凶猛大蟒,针脚细密,垂着金色流苏,十分精致大方,隐约还散发出一股龙涎香。

    一看,就知道和国师很搭配。

    白钰儿揉了揉眼睛,声音细弱:“这是昨晚,钰儿熬夜缝制的谢礼。还望国师能够笑纳。父亲的谢礼是他自己的,钰儿想用自己的方式,来谢国师大人。”

    沈妙言双眼一眯,她居然,送国师亲手做的荷包!

    眼见着君天澜伸手去接,沈妙言从地上站起来,随手把啃了一半的酥皮酱鸭扔到案几上,赶在君天澜前面,从白钰儿手中抢过荷包。

    她左右看了看,一脸轻蔑地笑道:“白家的小姐真是不懂女红,这缝的是什么玩意儿!我家国师万金之体,自是要佩戴最精致的荷包,比如我缝的。”

    说罢,嗤笑一声,将白钰儿的荷包扔回她手中。

    白钰儿低下头,只见那荷包上沾满了褐色的鸭子酱汁,好好的一个荷包,就这么毁掉了。

    细若无骨的白皙玉手,猛地攥紧那枚荷包,她努力压抑住内心的愤怒,目光极冷地盯着沈妙言:“小小侍婢,怎敢如此同本小姐说话?!”

    她虽出身商户,可白家乃是楚国第一富户,即便当朝丞相见了她父亲,也是要客客气气的。

    这个不知打哪儿来的碍眼婢女,怎敢如此侮辱她?!

    沈妙言轻哼一声,将沾满酱汁的手随意在裙子上擦了擦,解下腰间的那枚盛着七彩玲珑珠的红鲤鱼荷包,在白钰儿眼前扬了扬:

    “看见没?这就是我的手艺了。再对比一下你缝的,那是什么玩意儿啊!我都看不上,更别提我家国师了!”

    那红鲤鱼荷包,乃是花容战请京城最好的绣娘缝制的,绣工一流,自然不是白钰儿这个闺阁小姐的手艺能比得上的。

    白钰儿面颊涨得通红,最后狠狠剜了眼沈妙言,也不行退礼,哭着就跑了出去。

    沈妙言翘起嘴角,满脸都是乐不可支。

    把白钰儿赶走,内心莫名产生一股打胜仗后的喜悦。

    书房中恢复了安静,君天澜手肘撑在矮几上,唇角含笑:“沈妙言,本座怎不知,你的女红手艺有那么好?”

    说着,目光落到那只红鲤鱼荷包上:“这荷包,不是本座给你的吗?”

    沈妙言将荷包挂到腰间,尾音上扬:“古话说,士别三日即当刮目相待,小女孩别三日便当千娇百媚。你不在的这几个月,本小姐变化可大了。本小姐差不多已经可以比肩京城第一才女兼第一美人了。”

    君天澜嘴角抽了抽,小女孩别三日便当千娇百媚?他怎么不知道有这句古话?

    沈妙言将荷包挂好,瞧见君天澜的面色,扑哧一笑,突然凑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腰:“国师,我赶走了白钰儿你却不生气,你待我真好!”

    她在他怀中蹭啊蹭、蹭啊蹭,完全化身成了一只粘人的猫咪。

    而面对这样撒娇卖萌的小丫头,君天澜的心忍不住就放软了。

    他望着她的发顶,他想他大约会把这个小女孩放在身边,好好保护着,好好宠着……

    莫名的,就是喜欢看她开心的小模样。

    而沈妙言离开书房后,回头望了眼珠帘后继续看书的男人,又将双手伸到面前,仔细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手上的酱汁,刚刚都在国师身上擦干净了呢。

    反正国师穿的黑衣裳,脏一点也看不出来。

    她欢快地蹦跶出去,打算去小厨房找点好吃的。

    国师每次说不准吃饭、抄多少书、背多少书的惩罚,到后面就跟忘了似的,只字不提了。

    国师其实,很容易对她心软。

    她想着,抬头望了眼遍布星辰的浩渺夜空,圆圆的瞳眸中满是思念。

    爹爹,娘亲,祖母,妙妙现在过得很好……

    有国师在,你们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