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要让天下人知道我的才华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日一早,白家的人离开了国师府。

    不用再见白钰儿,沈妙言无比欢喜,中午甚至多吃了一碗米饭。

    她在太阳底下,懒洋洋睡了半个时辰的午觉,醒过来时,就瞧见添香气呼呼地过来,“小小姐,那个韩二公子又来了,说是要看你。”

    沈妙言的瞳眸渐渐聚焦:“哦,那让他进来好了。”

    添香从骨子里讨厌韩叙之,十分不乐意地将他请进来,连杯茶都没给他泡。

    韩叙之走到沈妙言跟前,在她身边的大椅上坐了,笑容中透着几分激动:

    “妙言妹妹,这一次秋闺会试,我的策问和诗赋写得极好,定能考中第一名去参加殿试。皇帝陛下早就对我颇为欣赏,想来成为钦点的状元郎,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我提前恭喜叙之哥哥了。”沈妙言懒懒坐起身,喝了口茶,想起韩棠之,不禁问道,“叙之哥哥,你家兄长,这一次是跟你一起参加考试的吧?不知他考得如何?”

    韩叙之眼底掠过一抹轻视,不咸不淡地回答道:“兄长考试前只顾喝酒,根本就没看书。即便参加,想来也是落榜的下场。家父总说兄长聪慧,可依我看,为了个不在人世的女子搭上自己的前途,却分明是愚蠢。”

    沈妙言抿了抿小嘴,没说话。

    韩叙之对她笑了笑:“妙言妹妹,我娘是父亲的续弦,可父亲总是念着故去的那位母亲,对她留下的兄长也总偏心些。我很想做出些成就,叫父亲知道,我比兄长更优秀。”

    沈妙言抬眸看他,他眼中满是坚定。

    她的视线落在远处,只见长廊尽头,国师正和韩棠之一边说着什么,一边走过来。

    君天澜走到这里,扫了眼韩叙之,他不卑不亢地起身,拱手行礼:“国师大人。”

    “国师。”沈妙言也轻轻喊了声。

    “在这里同人闲聊,功课都做完了?”君天澜淡淡出声。

    “上午就做完了。”沈妙言小小声。

    “再重新做一遍。”君天澜不悦,十分不喜韩叙之同沈妙言待在一起。

    沈妙言委屈,却碍于外人在场,不好同国师讨价还价,只得闷闷不乐地耷着脑袋往回走。

    然而还没走两步,手腕忽然被人扣住,她轻呼一声,就被韩叙之拉了回来。

    她瞪大双眸,韩叙之紧握着她的手腕,直视着君天澜,冷冷开口:“国师大人,妙言只有十二岁,正是爱玩的年纪,且又是女孩子。你逼着她天天做功课,是何道理?”

    话音落地,游廊中瞬间寂静。

    沈妙言屏住呼吸,叙之哥哥,是在向国师挑衅吗?

    君天澜的目光落在韩叙之扣着沈妙言手腕的那只手上,狭眸中掠过杀意,撩起衣袍,在大椅上落座。

    沈妙言无比敏锐地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不善气息,试着去挣开韩叙之的手,却只是徒劳。

    韩叙之仿佛察觉不到这里的紧张气氛,依旧紧盯着君天澜:“妙言妹妹住在这里,不是让你折腾的。你若待她有一丝不好,我会毫不犹豫地带她离开。”

    君天澜的目光依旧盯着他那只手,摩挲着指间扳指,似笑非笑:“那么,你带她离开试试。”

    韩叙之一怔,没料到君天澜会这么说,于是鼓起勇气,深情地望向沈妙言:

    “妙言妹妹,我已经想清楚了,等我成为状元,我定不会委屈了你,我会求皇上开恩,为咱们赐婚。我不会再让你做妾,妙言妹妹,我愿意娶你!”

    游廊中寂静得可怕,沈妙言不用去看君天澜,也知道他此刻是何表情。

    她努力地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往后退了一步。

    韩叙之愣了愣,不可思议地盯着她:“你……不愿意跟我走?”

    沈妙言暗暗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开玩笑,这样的局面,她若是跟韩叙之跑了,以国师的脾气,她不死也得脱层皮!

    她一言不发地走到君天澜身后,只垂头不语。

    韩叙之呆愣半晌,忍痛说道:“妙言妹妹,可是他威胁你了?!你告诉我,我一定会为你出头!等我成了状元——”

    “韩叙之,”君天澜缓缓抬眸,打断了他的话,狭眸中全是戏谑,“你就这么肯定,你能中状元?”

    “我饱读诗书,为何不能中状元?”韩叙之说着,几乎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淡淡扫了眼韩棠之,“从小,兄长在院子里玩耍时,我在书房读书。兄长同其他公子外出骑马射箭时,我在书房读书。兄长睡觉了,我依旧在读书。”

    “我如此用功,就是为了让父亲知道我不输兄长,就是为了让天下人知道,我韩叙之足以改变一个国家的才华!国师,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我韩叙之,一定会站到比你更高的位置上。”

    君天澜低低笑出了声,“更高的位置?本座拭目以待。不过现在,你可以滚了。”

    韩叙之皱眉,夜凛和夜寒已经出现他面前,大有他不走就把他丢出府的意思。

    韩叙之被这样请出去,觉着难堪,清秀的面庞染上了一层薄怒,望向韩棠之道:

    “兄长可是觉得,我中了状元,你在父亲面前会抬不起头?否则,我受到这样的侮辱,兄长为何不为我出头?”

    “出头?”韩棠之披着件雪白衣裳,歪歪靠在游廊的柱子上,唇角流露出一抹冷笑,“你要自取其辱,我又何必拦你?”

    “你——”韩叙之面颊爆红,他从未受过如此侮辱,不禁怒火中烧,正要与韩棠之争辩,夜凛和夜寒一左一右将他架起来,直接往外走。

    “你们,你们放开我!”韩叙之双脚在空中直踢,完全恼羞成怒,大骂出声,“君天澜,等我做了官,定要铲除你这个大奸臣!妙言妹妹,你不能跟着这个男人,他是奸臣啊!妙言妹妹!”

    他渐渐远去,君天澜靠在椅背上,姿态倨傲:“本座,恭候韩二公子成为状元的那天。”

    等韩棠之也离开之后,沈妙言垂眸为君天澜斟了杯茶:“国师,如果我刚刚真的跟他走了,你会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